©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7.09.16 - JAOCHIHWEI

33

Jaochihwei|人良土兀

撰文:陳佑洋

「我 曾經眼裡只有你」是張懸在《藍天白雲》裡反覆唱喊的一句重要歌詞,什麼樣的狀況下你會注視著單一事物 ? 對我來說攝影如是,停格的畫面讓觀者凝視進而感受,再體悟影像被定格成這樣的原因。雕像是我對人良土兀外在最適切的形容,精緻又不帶感情,感受不到溫度的同時,你會知道他只是內斂自己的情緒。

就像創作選擇身體作為拍攝素材,是出自想改變環境對這類議題的負面印象,此時他反而換作拾起雕
刻刀的角色,用鏡頭鑿出每個刻意或非刻意的當下,赤裸地呈現男體性徵的各種
美好狀態,看似沒有原因,卻夾帶著關乎自己的訊息。在自己的身分定位中,母親輕輕地佔去他生命裡的一大片田地,那裏的養分供應他成長,改變他看待事物的角度,甚至爾後踏出的每一步路都堅信著有雙扶住他的手,種出一株株勇氣來消化創作過程裡的挫折。

經驗可以很抽象地累積,再具象地映在創作中,彷彿一位寫日記的男孩單純地交代每件發生過的事,讓怯於釋出情緒的他依然能建立對外的存在感,這種看似不自信的行為扎實地投射在每幅影像裡,叫你仔細讀,讀出他的軟弱和堅強。
無論投以什麼眼光,作品中大量的靜謐感總能讓你沉澱,沉澱在那個都是陌生人的傍晚,那個四處皆空的清晨,你突然想起誰,曾經眼裡只有他。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