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7.09.16 - The Frame

許嘉宏|山高高路長長-3|80x46
許嘉宏|山高高路長長-3|80x46cm|2016|油彩.畫布.現成物

The Frame|框

撰文:張智凱

框,在字義上可延伸成原有的範圍、固有的看法。若用這樣的概念梳理許嘉宏的創作,可以看見他試著在一個近似卻又迥異的文化圈裡,像個說書人般,利用記憶和日常所見,穿鑿出兩個地區弔詭的日常;而李瀚卿這次選擇讓觀者書寫自己,新系列的鏡框讓我們恣意穿梭其中,一個畫面就是一齣劇本。感嘆人生如戲的當下赤裸的剖析自己是誰,又想成為誰?

山高高,路長長
許嘉宏是早期台商的第二代,自小在中國出生成長,後來到台灣繼續求學生活至今。他跨越在兩個文化體之間,將自己抽離好看待日常光怪陸離的現象。用一種淡然甚至戲謔的語彙拼湊出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掙扎。創作特意選用台灣眷村改建遺留下的廢棄窗框具現上個世代的鄉愁,我們這個世代的愁悵則是框架裡強人崇拜的雕像、耳熟能詳的政治口號等種種畫面,那些離我們太遙遠卻又狠狠嵌入生活的黑色幽默。

作品名稱的靈感源自於紀錄片【山有多高】的主題曲的歌詞 ,許嘉宏在電影中看見了自己的影子。對於歸屬與身份始終模糊的自己,用這樣的方式創作爬梳、面對自身內心的疑問。好似《西夏旅館》 裡那個的亡國人,擠身在時光洪流中,在現實事件與虛擬的場景交疊裡,追尋自我的定位與正名。許嘉宏在上一輩的千萬步鄉愁長路裡,試著逃出那個既有框架找尋專屬於自己的棲身之所。

凝視想像
李瀚卿這次的新系列繪製了很多古典鏡框,一貫細膩寫實的技法呈現出鏡面些微反射的視覺狀態。藝術家以往的體裁都是自己收藏的骨董物件、玩具,這一次瀚卿不再聚焦翻玩收藏定義,而是讓我們觀者凝視自己。白雪公主裡的魔鏡會魅惑我們的認知,心生我們的妒忌,《黑天鵝》 裡那個黑暗的自我會藏在鏡像裡等待我們最脆弱時突襲而來,但李瀚卿的鏡子單純是一個提問,一道開放觀賞者自我答辯的習題。

「主體所觀看到的不僅是由觀者的眼睛所決定,更是由他的期待所決定」,拉岡提出的鏡像理論恰恰反映了人們日常觀看的誤視。李瀚卿的新系列《凝》讓我們在漆黑微光的鏡面中審視自我,而藝術家則決定躲在鏡子的背後期待著觀者的反饋。在全然孤寂只屬於自己的時刻裡,望向鏡中的自己,在一面面意若思鏡前,上演只有觀者自己方能知曉的想像世界。

1001夜
阿拉伯經典文學天方夜譚,也是經典的框架小說文本。在主體架構下衍生出許多不同的框架故事,交縱的情節讓人停不下的閱讀節奏,影響後來無數個世代及文化。我們的人生也像一部未完的框架小說,由眾多不同的支線交集構成的生活經驗,在未來的回憶中是最耐人尋味的故事情節。許嘉宏探尋著他的漫漫長路,試著從曖昧的侷限中展現這個世代的聲音;李瀚卿選擇將話語權留給觀者,觀看他作品的同時也被藝術家窺探著。我們是彼此的人生故事中的主角與配角,在無數個未完成的夜晚裡追尋自己。

[1〕《山有多高》,《山有多高》專輯, 詞曲/陳建年, 2010角頭音樂發行
[2〕《西夏旅館》, 駱以軍著, 2008印刻文學出版
[3〕《黑天鵝》, Darren Aronofsky執導, 2010 Twenty-First Century Fox, Inc.發行

1635-|李瀚卿|2016
李瀚卿|凝-01|180×180 cm|2016|油彩.畫布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