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7.09.16 - Natural Selection

Daniel Sueiras Fanjul|S.N. -Retrato Ilustre CXVXII-|130×96cm(framed)|2016|Oil on Wood
Daniel Sueiras Fanjul|S.N.-Retrato Ilustre CXVXII-|130×96cm(framed)|2016|Oil on Wood

Natural Selection|南方野獸樂園

撰文:葉柏昇

班·謝特林,其鏡頭底下的小女孩天真樂觀、充滿想像力,帶領觀眾進入一個充滿詩意及魔法的世界;電影《南方野獸樂園》宛如來自未來的預言,建構了一個對立世界。堤防內的世界,乾淨富足;堤防外的世界,落後蠻荒;階級分明。女孩荷西波比和她相依為命的父親居住在堤防外,家園遭大水吞噬時,政府官員前來驅逐群眾,要求所有人搬到堤防內避難;本來穿著隨性的荷西,來到燈火通明的文明世界時,被打扮成洋娃娃模樣,乍看可愛,其實是粗暴地強加標籤、教條與束縛在所有人身上。西班牙藝術家─丹尼爾‧蘇維勒斯‧范弗像是為未來預言般,透過作品建構了一道堤防。將動物精心打扮,穿戴著文明產物的配件:西裝、禮服、眼鏡,並且以華麗的金框圈住動物,試圖透過作品中散發的衝突氛圍,引領觀者設想人類對於環境與其他物種間彼此關係的議題。

物競天擇 的殘酷去留
從丹尼爾的作品中,常常能嗅出高高在上、雍容華貴的味道,像是建構一個演化後的高度文明的動物未來。丹尼爾假設著動物在經歷過物競天擇後高度發展的社會,出現了「動物偉人」,詼諧地諷刺自詡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在演化之後的現況。
人類定義自己為高等動物、自命擁有更強勢的能力與動物相異而不凡,因此人類界定出其他物種;並且「階級有別」地與其他物種相處。身為強勢物種的人類,掀起了工業革命、文明大躍進,人類在與其他物種的關係上已經取得完全的絕對控制力,但「演化」卻是地球上運行不間斷的公式,人類在享受物質文明的同時正在親手摧毀自己賴以生存的地球環境,這樣人為的破壞也是「物競天擇」的一環。丹尼爾像是貫徹騎士正義的亞瑟王,相信著「不是因為我們能夠所以我們應該,而是我們應該所以我們能夠。」
藝術家透過作品來寓言,人類若不能與自然和諧相處,也許在物競天擇的遊戲中,即將面臨去留的是靈長目人科人屬的「人」。

內心獸性的反樸召喚
丹尼爾童年時期時常與爺爺於阿利坎特 的山區觀察野外的蟲魚鳥獸、花草樹木,這樣的經驗使丹尼爾自幼便發展出對於生態的強烈興趣也成了創作靈感的來源。某次,爺爺將抓來的蠍子與獨角仙放進玻璃罐中,試圖觀察結果會如何。一開始蠍子將刺扎入獨角仙的身體中,不久後因為烈日下密封的玻璃罐造就出一個危險的環境使蠍子開始將刺扎入自己。這樣戲劇性的畫面使丹尼爾震驚與錯愕,若非人為一個環境的惡劣,也不致蠍子自戕。
丹尼爾融合對自然的愛好與繪畫領域背景,試圖喚醒心中「尚未崩壞的獸性」,這樣的獸性並非指向野蠻或原始,而是一種更尊重自然的態度。丹尼爾認為,因人類離開自然世界,異域而居,主動與其他動物們劃清界線,導致人類總是很後設才想到自己其實也是動物,更糟的是,有時人類遺忘自己也是動物。丹尼爾透過動物天性加以人的情緒符號,試圖模糊人性與獸性的分界,反映出人類與動物的情感糾結。
肖像中,偉人與動物相結合所投射的—是「同理心」,想建構的,是生命形體在想像過程中,對於人性本質的反思。藝術家將作品與存在主義連結,思考人類在自然界的定位,以及人類真正的本質—本能與理性的衝突。就像柏拉圖所說「人類是同時被兩匹互相拉扯的馬拉著的馬車」 意圖讓觀看者從不習慣的角度去觀看自己。

道德框架的華美化身
在《物競天擇》系列的創作初期,丹尼爾直觀地認為作品裡的動物肖像需要搭配富麗堂皇的畫框,尤其是老舊的巴洛克式風格華麗的那種,於是為其裱上華美外框。不過現在,丹尼爾反其道而行,從框去構思題材的發想,透過走訪舊物市集或是結識古董品商人蒐集而來的框架,自身與框對話,構思相對應的動物肖像。
乍看丹尼爾的作品,很快地就能被畫面中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所吸引,與作品中的動物對望相視片刻後,有種與畫中動物互換位置的錯覺,彷彿我們生為觀者被侷於框內,而動物在框外肅然而立的凝視著我們。這樣的框其實是「獸欄」,是道德的框架,更是一種價值追求。
「道德毫無神聖之處,它純粹祇是人之常情」 指向道德為人類創造的一套公式,使我們依公式而生活與自然中的動物分野,在追求倫理價值下我們其實犧牲掉了動物,最後這樣的道德反而框住了人類自身。像是我們觀看丹尼爾的作品一樣,在視覺錯位的感受後,反思身而為人被道德框架所圈住,而犧牲掉的是「自然」;提醒著人類應該擺脫獸欄、追求更高的價值、「做隻好動物」 。

[1〕
在生物進化論中的意思是每種生物在繁殖下一代時都會出現基因的變異,若這種變異是有利於這種生物更好的生活 的,那麼這種有利變異就會通過環境的篩選,以「適者生存」的方式保留下來。

[2〕《永恆之王》,英國作家T·H·懷特(T·H·White)1938年的小說。
[3〕阿利坎特是西班牙巴倫西亞自治區,阿利坎特省的首府,在地中海旁,為重要的海港。
[4〕出自柏拉圖《斐德羅篇》,柏拉圖以靈魂馬車譬喻人類理性與感性人性與獸性的衝突。
[5〕“There is nothing divine about morality; it is a purely human affair.”-Einstein

[6〕“Be a good animal, true to your instincts.”
出自《白孔雀》,英國作家D.H.勞倫斯(D.H.Lawerence)1911年 的長篇小說。

Daniel Sueiras Fanjul|S.N. -Retrato Ilustre CXVX-|66×72cm(framed)|2016|Oil on Wood
Daniel Sueiras Fanjul|S.N. -Retrato Ilustre CXVX-|66×72cm(framed)|2016|Oil on Wood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