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10.07.16 - Column:Telling The Truth With Plants

04

撰文:盧怡安
用植物說真話
Telling The Truth With Plants

植物、花朵,曾在《藝術自由日》中以藝術的形式,頻繁出現,成為一股新媒材的旺盛力量。消毒 玻璃瓶以植物創作出來的藝術,不盡然是我們過去印象中只能鮮豔、甜美、嬌嫩的模樣。在李霽的作品中,植物的表情可以冷冽、可以高傲,甚至帶著一種哀傷的控訴氣息。也是他勇於表達厭恨偽善,最直接最誠實的方式。

鮮白的蠟滴,像是隨時要滴下來一般,宛如活生生的流動著。即使向上揚起的枝葉那麼青翠,李霽這些以蠟重新詮釋過的植物作品,卻充滿了濃重的死亡感。像是華麗的死去,表達安靜的痛著。明明是靜態的,但有著劇場般的魔幻氣氛。

學建築的李霽,一直以風格獨具的花藝作品聞名。2015年,因為一場受邀在知名餐廳MUME的設計,他以碳、繡球花、蠟、香菇、冬粉(沒錯,真的是冬粉),為植物換上一種新的表情。給人留下一種更驕傲、更冷艷,但似乎悲觀而憤世的印象。他也因為這項設計而啟發,隨後踏入了藝術創作,展開「The Pain」系列藝術作品一共七項。

對李霽來說,植物是美的。但花藝,不全然是浪漫的、鮮美的、夢幻的、無瑕的,佯裝生氣勃勃的。與其表現出那種近乎偽善的氣氛,不如誠實的表現出它們在離枝後凝重但艷麗,死亡感很重但仍保持著優雅的姿態。

他出生在台北都市中,卻是個愛植物的,屬於山林的孩子。疼孩子的父親,是一位牧師,在李霽小時候,會騎著摩托車,一有空就載著他往烏來山區跑。亞熱帶低海拔山區的植物風貌,是混雜卻平衡的。這些風景後來變成他飽滿而渾然天成的天分。李霽早期就是透過混雜十數種乍看不相干的花材,搭配出一種新的平衡美感而闖出名號。

「我很喜歡在充滿植物的環境裡,雖然不是真的認識它們的名字。」李霽回想起父親帶他們回花蓮的老家,有蓮霧、檸檬樹、馬拉巴栗,隔壁就是稻田,他非常習於也樂於,甚至沉醉於能與植物相處的環境裡。

原以為他會與父親和樂融融的一直這樣下去,甚至接棒擔任神職工作。他也曾一度這麼以為。但在教會中總有一部分不可碰觸的話題,不能點破的觀念,一些總是只能摸著邊而虛假的表面應對。他和父親之間出現了一塊塊真空的防壕而彼此不能接近。「為什麼不來教會了?」父親會問。「啊我不能不去嗎?」他只是半撒嬌狀的笑鬧著,而也不能講真話。

誠實直白,無所矯飾的直指問題核心,其實原是李霽最相信、最在意的事。在「The Fake」系列藝術創作作品中,他用鋁箔盒和保鮮膜包裝了人造植物,挑明揭發了人們生活中無處不想要用插花來裝作生氣盎然、明媚的氣氛,卻常常根本不適合植物生存,只是將它們硬塞進商業空間的虛假謊言。

人家看他的作品怎麼都有點帶有凋萎、死亡感,甚至病態。他才覺得,讓離枝的植物在不適合的環境下,還假裝微笑、鮮嫩欲滴,才是病態。

他想戳破的是偽善,他想討論是為甚麼不能觸碰沉重的話題。

看到他越是這麼用力的抨擊偽善,越覺得他心裡有一塊誠實而不容易被接受的真心話,是想與父親坦白的。

也許有一天,他能父親聊開,一起重遊枝茂葉盛的烏來吧。

IMG_6117r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