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30.04.16 - Column:Liberated In Fantasy,Good Girl

圖片 1
王冠蓁|有當歸的湯|72.5×91cm|2015|壓克力彩、畫布 Acrylic on Canvas

Column:Liberated In Fantasy,Good Girl | 乖女孩在小說世界裡大展自由

撰文:盧怡安

被管教得很嚴的孩子,或許不見得就要很乖,畫出四平八穩、有條有理的作品。也不見得就很叛逆,硬是創造出一些看了嚇人一跳的作品。有一種可能,是在嚴得不得了的家庭中,在書的世界裡,找到一種小說般,充滿想像力,自由自在的創作風格。像是王冠蓁。

畫面中的人物,一眼看左、一眼看右,無法對焦的眼睛。像是來來回回塗抹,筆觸短而明顯,好像小時候用快沒水的彩色筆,不小心塗得有濃有稀的樣子。藝術家王冠蓁筆下的風格,乍看漫不經心。

很奇妙的,這種氣氛卻給望向畫的人,帶來一種放鬆的、自在的感覺。因為畫面上占據絕大部分位置的主角,沒有兩眼直盯著你瞧;因為那人物懶散的動作,和背景有點不切實際的細節,沒有銳利精細而逼人仔細審視的壓力。看著看著,有種鬆了口氣的安心感。心思一下飄揚起來,好像會令人想起自己一些不太重要,但感覺舒適的生活片段。

「很自由」,的確是王冠蓁最嚮往作品能帶給人的感受,一如她喜歡英國藝術家Cecily Brown自由奔放、不拘小節的作品。

以為她是個從小就可以自由自在,到處閒晃的孩子。沒想到她說,家裡開中藥行,父母總是非常忙碌,怕四個孩子到處亂跑,總是對他們管得很緊。生活規律到近乎單調,包括不能像其他同學一樣,去彼此的家過夜、玩。唯一會讓父母點頭說:「好,妳去吧。」只有附近的圖書館。

從安徒生童話、中國民間故事、吸血鬼小說,到吳明益長篇的小說《單車失竊記》、駱以軍的《女兒》,她在圖書館裡讀了大量的小說與故事。在生活裡,也許不能想去哪兒就去哪兒的那麼自由;在書裡,卻是想到甚麼情境裡就可以到甚麼情境裡的,很寬廣。小說,是陪伴王冠蓁從小到現在最好的玩伴。

歡樂的、恐怖的、驚悚的劇情,她都不挑,一一吞沒它們。大概是因為小說的灌溉,她的想像力滋長。可愛的、詭異的、充滿幻想的感覺,也在王冠蓁筆下融合。國中的時候,她就畫出一張長滿許多眼睛的臉。想像力不受拘束,很自由。雖然讓風水師大皺其眉,覺得不吉利,不過其實家人一開始還蠻捧場的,裱了框,把這張臉掛了起來。

正因為可以一個人在小說的幻想世界裡,自由的跑來跑去,氣氛一下明亮、一下黝暗的切換來、切換去,王冠蓁的作品也是如此。可以像她筆下《紅髮肖像》那樣,勾起內心的黑暗面;也可以像《有當歸的湯》一樣明亮而閒適自在。

筆觸細膩不是她的風格,但整體卻總能掌握一種幻想般的、悠遊或沉溺在某種或低或高生活情緒裡的感覺,從她自己渲染到閱覽作品的人身上。閱讀她的作品,也像是一部部有長有短的小說。

開中藥行的父母,至今還是那麼忙碌。她也還在吞沒更多更多的小說。好期待接下來,她會畫出甚麼樣的小說感。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