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30.04.16 - Tiny Movement2.0

詹詠禎1617-04
詹詠幀|水循01(測試版)|複合媒材|2016|尺寸依場地而定

Tiny Movement2.0 | 小動作2.0
豆宜臻+簡翔晉、邱懷萱、莊志維、陳漢聲、詹詠幀、蕭聖健 聯展

撰文:張智凱

走在壁面斑駁、樹藤漸漸佔領磚瓦牆頭的老村落裡,是俗稱40、50年代人的共同記憶。充滿雜訊的收音機放送出來的民謠似乎還在牆壁間迴盪,村外田埂旁的蟲鳴會在夢醒時分於耳邊忽然響起;下課十分鐘的戀愛那幕場景,是6、70年代的專利。在制式化課桌上用美工刀刻下誰暗戀著誰,塗鴉課本上的偉人肖像。屢破國片電影票房紀錄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中的青春情懷正是這一時代的最佳註腳及縮影;當黑金剛已成骨董,電子郵件取代傳真功能的現下,資訊爆炸帶動的便利跟快節奏早內化到80、90年代人的基因組裡,大家都通曉讓自己成名的15分鐘。但網路的無遠弗屆反而加深了人際間的隔閡,重新界定關係和尋找關係是這個時代人們的課題。

然而真正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1]。是聲音勾起久遠的記憶,是味道喚醒內心深藏的秘密,生活中看似慣性無用、平凡無奇的小動作,反而是當事人最重要的積累,卻也是最容易被遺忘的情節。6位創作者們用不同的媒材與方式,在我們習以為常的事物中動點手腳,就像把一顆石子投入水中,形成一波波向外擴的漣漪,用最微小不起眼的取巧與變造,激發人們重新審視生活的每一個時刻。藝術家們透過自身情感的探索,映照在物件、生活場景那些早被忽略的小東西上,帶領人們用不同的角度觀看、勾勒你我的內心風景並挑戰著大家對於日常的定義。

達達噠噠Dada Dada
蕭聖健的作品乍看屬於機動藝術(kinetic art)[2]的脈絡,強調著媒材特性跟純粹的動態美學,卻又不同於歐美當初機動藝術發展的初衷。差異存在於媒材的選用及創作上的核心動機,他刻意使用老舊物件、自然素材呈現一種返璞歸真和另類的粗糙手工感,這樣的追求並不像是機動藝術嚮往的現代感和進步,反倒是現代社會中對過往的一種緬懷。

邱懷萱作品的主要型態是以木作構成的微型物件為媒介,讓物件再現我們的記憶與體悟,同時人們的情感、價值有了憑依具現的對象。而物件在力量介入或動力裝置的操作下,作品就像一齣微型劇場,本來無人的空間代入了對人性的想像與側寫。觀者、作品、空間三者開始有了化學變化,改變了我們觀看的視野的深度與廣度。
1602-01|蕭聖健|夏夜-蟲鳴II|18×18×10cm|2016|鈴鐺、古董抽屜、馬達、竹片
蕭聖健|夏夜-蟲鳴II|18×18×10cm|2016|鈴鐺、古董抽屜、馬達、竹片

1528-04|邱懷萱|下課之後|117×72×16 cm|2015|核桃木、松木、動力裝置
邱懷萱|下課之後|117×72×16 cm|2015|核桃木、松木、動力裝置

植物的語言Words of plants
莊志維用光和影為觀者解釋合為植物的語言。機械動力操縱著植物以一種設定好的軌道運行,屏除了陽光和水等生存要件,植物們在凋零的過程中不斷調整本身的狀態,之後慢慢又活甦起來。詩意的敘述帶領觀者內省社會化帶來的制約。植物之於我們,就像陰影之於現實生活,它們用漫長緩慢無聲的嘆息轉移了我們的焦慮,救贖我們的靈魂。

重商主義的工業社會下,週遭事物轉變太過迅速讓人無力麻木,出身於農業家庭的陳漢聲,反思在不斷汰換變遷的社會下,植物是否也該將反應速度提昇到讓人察覺,點醒我們忽略的當下情感。金屬編織的擬生植物、秧苗罐裡快速旋轉的幼苗,消弭了人工與自然、農業與工業的對立,創造出一種新的習慣令人們記憶,再造一幅另類的「自然」風景。
222
莊志維|Into The Shadow_3|60x60x20cm|2015|有機玻璃、馬達、LED、人造植物

1512-62|陳漢聲|共生苗 Symbiotic Seedlings|125×34×34cm|2014|磁場動力結構、人造植物、鋁罐、木箱、鐵架
陳漢聲|共生苗 Symbiotic Seedlings|125×34×34cm|2014|磁場動力結構、人造植物、鋁罐、木箱、鐵架

負能量 Negative Force

每天被大量勵志、正向的文宣和圖像包圍轟炸的現代人,連表現脆弱的權利都被掠奪[3]。詹詠幀新作的一件水循環裝置,當水盈滿赤燒紅陶人像的內部時,將化為人偶的眼淚流洩而出。創作者用我們最原始的本能探究在一片正向肯定到病態的社會中,這種只能做不能說的示弱小動作,關係著自我到群體、個體至社會中情緒微弱的細膩流動。

Idon團隊(豆宜臻.簡翔晉)透過「窺視」的身體行為解釋群體社會下,人時常感到身在其中卻又抽離的疏離感。而其中的鴻溝則用廢墟這個載體來做精神性上的補足,透過跟網路、親身體驗和當地居民的口述歷史,藝術團隊重新想像拼湊著廢墟原本的理想面貌。就像是種心理療程,窺看廢墟的同時,我們也在審視自己內心破敗的那塊,沒有什麼不好,就只是需要有個乘載所有壞情緒的地方,放在那裏等它慢慢自動消散。

[1]《小王子》安東尼.聖修伯里著
[2]機動藝術, 受達達主義的啟發於1910s開始發展, 見文章http://www.theartstory.org/movement-kinetic-art.htm
[3]節錄與改編《孤獨患者》, 《?》專輯, 陳奕迅, 2011 環球音樂發行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