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30.04.16 - The Thunder Of Spring

圖片 1
邱君婷|在平安夜的禮物|60x60cm|2016|壓克力顏料、複合媒材

The Thunder Of Spring | 春天的雷 邱君婷個展

撰文|羅硯澤

Life Wake Up By The Great Sound| 轟鳴下的生息
“春雷響,萬物長”
中國的老祖先們依據農業社會的需求,並且經由長年累月的觀察以及修正,建制出了二十四節氣。然而它除了滿足人們對於氣候預測的需求之外,每一個節氣的背後更是蘊含了生命與大自然之間互為運作的哲學概念。每逢國曆三月五日或是三月六日,初春大地首降甘霖之際,該年的第一聲雷響也會隨著珠玉般的春雨重重落下。而古人們相信這聲轟然的巨鳴就是將大地從冬日喚醒的信使。所有冬眠中的生命,都將在這聲催促呼喚之下甦醒。
一年裡的第一聲雷響–春雷,就這樣經由古人的妙手,在科學與幻想的交織下,以生命使者的形象,嫣然降至于眾人面前,進而成為華人文化中一個重要的象徵符碼。而君婷此次的創作系列,也藉由展覽名稱裡的春雷意像,向眾人揭示其欲討論的生命主題。

Artis ‘s Ritual Behavior | 藝術家的儀式行為
縱觀人類的行為模式,約莫可分為三類:實用行為、溝通行為、宗教行為[1]。其中的溝通行為與宗教行為,都因利用象徵與符號來達到運作的效果,又可被統稱為「儀式行為」(ritual behavior)[2]。儀式如同「文化表演」,盛載了人類文化中的許多觀念,例如生死、倫理、禁忌…等等。透過了解不同儀式中所蘊含的各種觀念,我們可以觀察到不同文化、不同社會環境的價值觀念,並且藉此洞察社會環境底下不同個體與群體的價值觀[3]。

人生剛踏入婚姻以及成家階段的君婷,承接上一次個展的白日夢概念,單純使的用意像拼湊捕捉她對於婚後生活的遙想與期待。在《新娘》此一創作之中,一身白淨清新的新娘,被一群彩鹿所圍繞。畫面中不止明示著創作者本身對於現階段的滿足。更也暗喻著長遠的期待,那些圍繞於側的小鹿,就像是典籍中那來自遠方的祝福,除了給予當下的美好,也向未來獻出了希望;進一步的,在《長成一個母親的樣子》中,君婷遙想了自己為母的那一刻,明朗的天空與青鳥的環繞,仿若歐洲中世紀宗教畫的構圖,也像是童話故事一般的場景。於此,這不只是一種未來想像的描繪,更是向那即將到來的一刻深深的獻上了祈禱與祝福。
不同於《新娘》一作描繪生命中令人欣喜的一面。《在平安夜的禮物》則是選擇了關於一對患有肌肉萎縮症的兄弟做為題材。畫面中心的狐狸臥躺於鋪著潔白被褥的的床上,然而白床超現實的擺置場景,使得狐狸縱然不能奔跑,也能享有一眼望去的曠野與星空。遠方遙望奔跑的族類,如同陪伴也如同守護,使之不再寂寞。生命已向君婷證明了無常與殘酷,然而君婷卻用白日夢圓滿了兩段宥限於病榻的生命。
如果說創作是藝術家獨門的儀式行為,那麼君婷以其自身對於生命圓滿的期待所創造的白日夢,便如同春日裡透著粉光嫩彩的祝禱者,除了彰顯生命的美,也療癒了生命的痛。那一幕幕由色塊推擠出的斑斕畫面,清晰地展現創作者對於生命價值的認同,而靈魂真摯的光芒,也在此耀眼閃爍。

The Treatment of Creator | 創作者的治療
生命的旅程綴滿著高低篇章的故事,所有能改變的與不能改變的,都會隨著時間一同離開,我們能留下的總是那最輕盈,也是最沈重的回憶。那些我們最想遺棄的,往往早已深根於心裡。而君婷選擇將那些他對於生命的疑問及感受,推至心裡頭那最柔軟的地帶,化為意像的符碼,利用長時間的堆疊與詮釋,組構出一片片白日夢境。所以些君婷所創造出的情景,不僅僅是一種她對於現實生活的想像或彌補,更是她能夠以微觀的距離貼近問題的核心,梳理自己的心。

 

[1]李亦園楊國樞文崇一 著,〈現代化過程中的傳統儀式〉,《現代化與中國化論集》,(台北:桂冠,1995),87。
[2]林曉瑜,〈藝術展示與儀式性關聯的初探〉,(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音像藝術管理研究所,2003),4。
[3]吳曉群、郭曉東,〈論儀式學視角下儒家禮樂思想的解讀〉,《華東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37.4(上海,2005.01):8。

圖片 1

 

邱君婷|長成一個母親的樣子|Ø130cm|2016|壓克力彩、複合媒材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3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