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09.03.16 - Psychic Father, Artist Son, Work In The Same Way| 乩童父 藝術家子 他倆是同行

010空白計畫-天雲宮
空白計畫-天雲宮- 550 x 550 cm

乩童父 藝術家子 他倆是同行
Psychic Father, Artist Son, Work In The Same Way

撰文:盧怡安

素雅的壓克力顏料下,質樸露出大半鉛筆底稿的痕跡;宛如在水泥般的材質上,繪出輕透薄紗的具象功力;鮮黃、寶藍的雕塑;刻意粗陋的錄像裝置……各種不同的表達方式,讓人有點難想像,這是同一位藝術家相隔不到五年、甚至有些是同一次展覽中的作品。高登輝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甚至風格不具體的印象……嗎?似乎不是這樣。

啊,好多變難認。展覽上,看到高登輝作品,第一個反應是如此。然而和他聊過天後,他敦厚誠懇,不那麼會說話,卻又很容易親近聊天。再漸漸深入他每一件作品背後,發現他創作的共同點,就是擅長與人合作。

無論是室內設計師、自己的父親、母親……高登輝透過與另一個人的交談,慢慢領會,然後用他的藝術語言表達,畫下了這位對象想說的事,讓其他人了解。這成為他特別獨特的強項。意外的,作品變得好認了。

本來很想形容,他像是個說書人,把別人的心事,用藝術作品說出來。一聊,聊到他的父親,高登輝說,父親在廟中工作,就是俗稱的乩童;但是,老爸自己認為,他也是一位藝術工作者。沒想到,父子倆才是「同業」。

不是指表面上畫符的筆跡,不是指起乩的肢體動作,高爸所說的藝術,其實是他把每個人想要消災祈福的內心故事,用他的方式告訴神靈;神靈再透過他,表達另一番說明。他也像是位說書人。這一番轉換的過程,其實也很藝術。

不知道是不是有種擅長傾聽和轉達的能力,高登輝和高爸,其實都把與人互動的過程,用自己的方式表現出來。某程度上,父子對彼此的工作,超能體會、超契合的。

在大學時,高登輝本來對爸爸進行的工作不太清楚。有一天,他問爸爸,到底是都和三太子溝通,成為人們與三太子間的橋梁,還是他也會為人找別的神明求助啊?高爸說,當然會和許多不同的神明溝通啊。他覺得好有趣。

不知道是不是一脈相傳的隱性基因,和其他藝術家用力訴說著自己心裡底層的事比起來,高登輝更自然的,想要替無法接觸藝術的人,用不同的方法,說他們的故事。

父親心底的想法,當然是他最想說的故事之首。他畫著臉孔並不清晰的父親,但那些帶暗紫、深藍,而有銀光點點畫面,給人一種置身宇宙、星球之間的異象感。父親在畫中的動作很簡單,拿著一面大大的旗子而已,卻能感受他在具象與抽象間溝通的強大能量,非常有趣。

和室內設計師的合作,喚醒高登輝細膩的寫實功力。畫布打的底,幾乎像清水混凝土。頭戴面具的女子,有一襲令人幾乎屏息的具象薄紗。

形式、筆觸、手法,幾乎像出自不同的藝術家。但貼近對象想要表達的情緒、氣氛,才是高登輝想要經營的作品。就像是父親拋開自己的認知、個性,甚至是聲音,讓自己成為神明回應人們的管道。聽到這裡,覺得他倆真的是同行,毫無疑問。

很獨特的想法,給自己很獨特的定位。第一次覺得,原來藝術家也可以是服務業耶。

07空白計畫-樸實而內有精采
空白計畫-樸實而內有精采- 550 x 550 cm

06空白計畫-火炭-伙炭
空白計畫-火炭-伙炭- 550 x 550 cm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