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9.03.16 - PRESENT|時光禮物

1607-15|Guim Tió Zarraluki|Goodbye|40×40 cm|2015|Oil on Canvas

時光禮物|PRESENT

撰文:黃琳軒

自2013年西班牙藝術家金.提爾.撒拉路基(Guim Tió Zarraluki)與伊日藝術合作舉辦首次亞洲的個展,金的雜誌系列深烙於每位觀者的腦海中,專屬於金.提爾的獨特旋律在內心低吟著。就在今年三月!2016年金於伊日藝術台北空間的展出別具意義,經過兩年多的奧德賽旅程[1],金與伊日都不間斷地面對自我的探索以及挑戰著美學的可能境界,此次個展如同是場交換禮物的儀式,“Present”是當下、是自許突破的疆界、是禮物。

 

不喜歡舒適圈|Disliking the comfort zone

一位熱愛畫人像畫的畫家卻始終在玩一個躲貓貓的遊戲。藝術家金.提爾對於人性的透析已遠遠超乎僅對於臉部表象的刻畫,人們對於漂亮卻又令人不自在的東西感到視覺上的舒適與情感認同,深陷於景觀之中,而金就是個觀景人。金就像是法國作家提爾希.容凱(Thierry Jonquet)[2]筆下以及西班牙導演佩德羅.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 Caballero)眼中的羅伯列格特醫生,藉由羅伯烈格特醫生的外科手術、金的圖像制裁,重塑人類的面容,經常地不舒適與瘋狂的人性v.s.人造過程,藉由外在塑型的手法,迫使男性與女性之間的屏障逐漸褪去,在陽剛與陰柔間徘徊,打亂了所有個體與其對應字符的含義。

 

化妝儀式 | Makeup Ritual

化妝儀式是場盛典,讓所有捕獲的成為失去的,而後平衡。

一切從金的雜誌系列談起。雜誌系列即是對於雜誌中的主流美感人物與景觀進行塗改、修繕成為一位毫無保留的真實人,唯一保留的是畫面中的眼睛樣貌,因為其靈魂的窗口,流淌出來的精神足夠澄澈,除非他/她再也無法用那雙眼呼吸時,就是個消除的時刻。原始畫面中的他與她,擁有名字的臉蛋,不可否認的是,傳遞著屬於個體的訊息與魅惑,透視進入畫面中,或許我們還可以嗅聞到濃煙草味,掩蓋著些許的不安全感與過度自信的糾纏,透過金.提爾的化妝儀式,所有肖像都獲得了永生,不再有名字、名氣與其所賦予的權力等標籤附註,令迷失的靈魂有了全新的妝容。

 

注定被打破的邊界 | B0undaries Destined to be Broken

不斷地挑戰邊界,如同金的加泰隆尼亞[1]身分一樣。

金的 “Present”系列從兩個相反的面向進行開展,一則從全然不認識的個體身上在剎那間的捕捉找尋永恆,另一則從自己生命中重要的記憶凝煉出珍貴的片刻,而兩者的交織點即為 “Present”,當下。在熟悉的與全然不認識的、存在的與消逝的、家庭與社會、他者與自身,金在兩極間尋覓著牽絆與相互制衡。在所有的相反字詞中沒有純然的二元對立與絕對平行。人們在觸碰永恆之際,所有的存在瞬間徒勞而無意,又為何如此著迷於追尋平穩與長久? 這是一個弔詭的問題,因與自身相反的情境提供了想像空間,並在這過程中產生追尋的動力,卻在二元對立的立場中抹煞所有其餘更貼合的選擇,而 “present”這個交織點保留了綜觀的可能性,在突破二元對立的邊界中獲得重生,如同金.提爾那人像臉上的色彩繽紛與濃重筆觸,都是喚起重新拾獲生命中重要羈絆與衝撞的號誌。

 

絕美 | Exquisite Beauty

我們在尋求真實與絕美之中相濡以沫。

所謂的完美是一劑甜美的毒藥。人類從關注「美」直至探討「醜」,而後回到美學的核心與思量真實的樣貌,我們不斷地自問,何謂絕美(The Great Beauty)?金將這個龐大的問題回到生活本身:「生活就是-不間斷地破壞陰謀。」,除去對於完美的遐想上癮症,因為這一切都只是戲法,金駕馭著它,成為主宰,卸下偽裝,無懼而自由,還以美麗的驚嘆號。

 

[1] odyssey,o字大寫為古希臘史詩《奧德賽》,意味漫長的探索過程。
[2]  小說《狼蛛》的作者,而後由西班牙導演阿莫多瓦翻拍成電影《切膚慾謀》。
[3]  Catalan,西班牙東北部的自治區,首府為巴塞隆納。2015年11月9日,加泰隆尼亞議會以72票對63票通過一項決議,並推出了一個為期18個月的獨立路線圖,尋求2017年脫離西班牙獨立。

1607-22|Guim Tió Zarraluki|Obsession|150×150 cm|2016|Oil on Linen
Obsession|150×150 cm|2016|Oil on Linen

1607-21|Guim Tió Zarraluki|Noe and her cat|55×46 cm|2016|Oil on Linen
Noe and her cat|55×46 cm|2016|Oil on Linen

1607-17|Guim Tió Zarraluki|Cynara|40×30 cm|2016|Oil on Linen
Cynara|40×30-cm|2016|Oil-on-Linen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