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9.01.16 - 烏合之眾THE MOTLY CREW|侯辰璐個展

2016.1.23 – 2016.2.28 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YIRI ARTS Taichung Space

bar

【烏合之眾THE MOTLY CREW|侯辰璐個展】

展期|2016.1.23 – 2016.2.28
茶會|1.30 (六) / 15:00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I’m beautiful in my way
‘cause god makes no mistakes
I’m on the right track baby
I was born this way
Lady gaga在天生完美中唱出了每個人都獨一無二的,每個人只要好好愛自己,天生如此,不必因為別人的眼光去改變自己,但是,主觀的社會價值觀是不是讓自己改變了,是否某個程度上也被制約了?要怎麼樣才能成為一個大家覺得好的模樣。暗示的力量以一種缺乏剖析學依據的神祕方式,替代了群體的個體自我人格–又或者,只是將這之中的某種螯伏力量喚醒而已;一旦這種力量被喚醒,群體自我人格的原有部份就會迅速地被這種不羈的力量給掩沒,所消解,再也不會起任何作用。在肌膚之親(Under the Skin)裡「她」說著挑逗的話題、扭動性感的身軀誘惑單身男子,而讓他們陷入致命的圈套,但很快地也意識到自己良知的問題。擁有美麗的皮囊外表她,吸引著一個個單身的男子。對於女性身體的觀看,每個時代都會有主流的美感,什麼才是美?侯辰璐在雕塑作品中呈現出的三個乳房的女性雕塑,探討著什麼才是美,在美國影集美國恐怖故事畸形秀(American Horror Story:Freak Show)中的黛西莉.杜普里(Desiree Dupree)是為擁有三個乳房的女人,透過三個乳房來吸引男性的目光,在現實社會中Jasmine Tridevil(假名)為了上電視真人實境秀花了60萬台幣元整型多了一顆乳房,她的目的是希望讓自己不在吸引男人,她不希望再有任何約會。這樣的女性天生和後天的改變,三個乳房,是為了什麼?侯辰璐透過醺燒的方式讓陶塑本身可以呈現一種原始的樣貌,沒有釉色的包覆,透出陶瓷本身的材質感,讓看似考古出土的雕塑,女性的美,三個乳房的審美觀。

侯辰璐小時候山東的生活經驗,90年代雙親在工廠工作的環境,群體的生產線,下工後的公共澡堂,蒸汽瀰漫的澡堂濃濃的蒸汽,看到許多的裸體在澡堂裡穿梭,豐腴的身材沒有拘束,但是也因為中年婦女並不像年輕人在意身材,所以豪邁的個性在心中留下深深的記憶。求學階段到了廣州,獨自離家後的生活,開始捉模情感之前的關係,捉摸著自己要的是什麼。在創作上不管在雕塑人體型體上的或是繪畫中的人像,都可見人體豐腴體態受到小時候在工廠生活的記憶影響著,陶燒的手感溫度,透過醺燒的過程中留下的痕跡,讓作品更能感受到溫度跟時間性。在繪畫上使用的紙材是酒廠封酒罈的草紙,粗纖維的草紙媒材結合墨色的線條,趁托出一種理性的溫度,作品中又呈現癲狂的狀態,感受到侯辰璐內心理性與感性之間的情感抒發。處於群體中的個人會感受到一種強烈的正義力量,對於群眾來說群體就是正義,數量就是道理;即或不然,群體中的人也會有一種「法不責眾」的想法,因而在群眾行動時就表現的理直氣壯。對於社會的群體意識,侯辰璐想要探討著這樣的群體主流價值是什麼,是否沒有這麼絕對的價值觀。

12654351_10205506563683544_1245192537826695323_n

12688009_10205506566043603_5025796366278771196_n

12417990_10205506565083579_8729851692906487759_n

12645259_10205506564323560_2263655790707621130_n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