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7.01.16 - Memory of the immortal tree|記憶裡的永生樹

1519-03|李瀚卿|XXIX|60.5×72.5cm|2015|油彩、壓克力彩、畫布
李瀚卿|XXIX|60.5×72.5cm|2015|油彩、壓克力彩、畫布

記憶裡的永生樹
村上春樹《1973年的彈珠玩具》Χ李瀚卿

撰文/夏蒂蒂

「彈珠遊戲的目的並不在自我表現,而在於自我變革。不在於自我擴大,而在於縮小。不在於分析,而在於總結。」 -村上春樹

迷戀有時是一種病,突然有一天,某樣東西攫住你的心,讓你廢寢忘食,耽溺其中無法自拔。玫瑰花蕾(rosebud)、Stan Getz的爵士薩克斯風老唱片,或者任何微不足道的小東西。有那麼兩三天,其中一樣在心中盤旋、揮之不去,彷彿你的心被挖了好幾口井,而那冷井的上方有鳥兒飛過。

世上有什麼不會失去的東西嗎?我相信有,你最好也相信。

村上春樹《1973年的彈珠玩具》裡的「我」,每天過著「十點進辦公室,四點下班回家」一成不變的生活,有一天,他再次被自己曾經沉迷過的彈珠遊戲所吸引,當年與好友「鼠」相逢在「傑氏酒吧」,他們共同熱愛的「太空船」突然銷聲匿跡,於是展開追尋1973年那台彈珠遊戲機的下落。

藝術家李瀚卿的世界裡也有一台彈珠遊戲,裡面裝滿了從小收集來的日本動漫玩具、國內外購買的公仔及珍藏模型。因為愛得太濃烈、太痴狂,於是把投擲過多的時間、金錢、收藏慾望慢慢轉移到畫布上,希望透過創作過程,將原本封存在玻璃展示櫃中的擺飾物件,直接轉化成平面藝術呈現,讓作品本身也成為獨一無二的收藏。

你能從彈珠玩具獲得的東西幾乎等於零。只不過是換算成數值的自尊而已。而因此失去的東西卻數也數不清,還有無法復得的寶貴時間。

1308-01|李瀚卿|I|91x116.5cm|2009|油彩、畫布

伍迪艾倫在電影《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中提到:「會收藏懷舊物品乃是逃避現實的一種行為。」藝術家沉溺在自我構築的世界裡,彷彿被溫暖的光暈圍繞,藉由創作的過程,好像又回到當初帶著雀躍之心在組構模型一般,李瀚卿化身為收藏物中的角色,今天是鋼彈、明天是驚奇四超人,遨遊其中,一種幸福的感覺正無聲降落。

為了真實呈現這些「心頭好」,李瀚卿選擇寫實繪畫。在創作之前,先依照自己設定的構圖、焦點、光線用照相機拍下來,再進電腦軟體後製執行。運用噴筆、畫筆在畫布上表現出高超的寫實技巧,追求表面肌理的擬真,同時還要看不出手繪的痕跡,宛如照片一般自然天成。從構圖到上色,從一筆到一線,看著心愛的收藏品逐漸清晰具象,甚至更符合心中的想望,那種成就感絕非單純的收藏行為可比擬。因為收藏是一種進行式,一旦得手之後,喜悅之情伴隨而來的是無盡地失落,但若將其昇華為藝術品,那則是一種自我實現的完成式。

正如玩彈珠遊戲不是要表現自己,而是要改變自己,同樣的,繪畫、文學、音樂…,任何形式的創作皆然。即便對現實人生並無直接助益,但正因這些百無聊賴的小小逸樂,讓人覺得每一天都時間不夠,每一天都是嶄新的一天。Have a nice game,祝你玩得愉快!

1308-03|李瀚卿|III|116.5x91cm|2009|油彩、畫布

【延伸閱讀】
村上春樹
1949年生,日本小說家、美國文學翻譯家。熱愛音樂。29歲開始寫作,受歐美文化薰陶,第一部作品《聽風的歌》即獲得日本群像新人獎。作品充分掌握時代特質與都會節奏感,擺脫日本戰後陰鬱沉重的文字氣息。一點點虛無,一點點無奈,一點點存在主義的叛逆,一點點寓言式的嘲弄…..構成了村上春樹的文本世界。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