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0.01.16 - The Home, The Carpenter, and The Delightful Mid-aged Woman|家,木工,還有心情愉悅的那位歐巴桑

與母散步北投路上看見的小房子│53.0×45.5cm│oil on canvas │2015與母散步北投路上看見的小房子│53.0×45.5cm│oil on canvas │2015

家,木工,還有心情愉悅的那位歐巴桑
The Home, The Carpenter, and The Delightful Mid-aged Woman

撰文/盧怡安

偶爾在讀部分藝術家的創作論述時,覺得好玄、好難懂喔,似乎要有很偉大、很奇妙的創作動機,才有感人的作品。有時候,想創作的動力,能不能只是剛好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感到滿足快樂的心情呢?

喜歡許嘉宏畫中素素淡淡的灰、藍色調裡,常常藏著的那一抹明亮、開朗。颱風過後,在庭院掃水的胖腿歐巴桑,在藍色毫無擾雜的背景中,顯得很安靜。時間好像有點靜止。實際上她本人當時真的在發呆。那一抹紅色小短褲,怎麼會用得那麼巧妙?總覺得再多一點就太吵鬧,再少一點就太悲傷。好像不是「天啊,這麼多怎麼掃得完」的發呆法,而像是她心情有點愉悅的暫時停下來,可能腦中還哼著歌。蠻喜歡這樣的氣氛。把人比例畫得很小,卻因此讓人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多停留了好一下,想把她看清楚。在不故意搶眼的小處,用上鮮亮的色彩,這風格好像和藝術家本人一樣,似乎沒有太強烈的存在感,但在恰當的時候總會冒出幾句幽默的話。沒有刻意營造某種相似性,或某種記號似的「風格」,但在〈與母散步北投路上看見的小房子〉裡,同樣有著在細處才點綴上亮黃、紅線的巧合,和整體鬆鬆緩緩,卻又開朗舒適、非關頹廢的氣氛。很想問他這樣的風格是否磨練了許久,才知道掃水歐巴桑與小房子,不過是他近二十年空白之後,重拾畫筆的第二及第三張創作。哇,這麼一來更令人好奇的是,那怎麼會突然間開始創作了?不知道我能不能這麼截彎取直的說,是因為他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小窩。好像有點武斷,卻好像也幾分真實。

從復興美工畢業的許嘉宏,雖然是吊車尾入校的,卻在高中時期得了不少獎。然而那些獎,像是緊箍咒一樣的。每一拎起筆,制式的畫法與教條好像直把他手拽住般的,畫出來的,不怎麼像自己的個性,也沒有滿足感。踏上將近二十年的設計之路後,服務著業主所需要的各種樣子,創作兩個字,好像離他越來越遠。兩年前是一個轉折,他有了自己的小窩。離開一直以來住一起的哥哥,和新婚不久的太太茵茵,開始有了家庭、有了自己的地方。新家,迫在眉睫的問題是沒有容納大量書的櫃子。許嘉宏動手釘了恰恰好在每種大小的書頭上一公分處分隔開的合身書櫃。發現,木工還令他挺有成就感的。太太抱怨了一句桌上太亂,他興致盎然的,用榫接方式做了小木盒子方便收納。仔細想想,這好像是第一次在沒有人指揮,沒有客戶意見,沒有制式技巧的牽絆下,做的幾件「作品」耶。這種滿足感,蔓延開來,他終於覺得創作和畫畫也不是那麼「偉大而不可侵犯」的事。

「以前都覺得講到創作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好像要掏出甚麼東西來,費盡心思跟別人不一樣。」他口氣輕描淡寫的說著以前備感壓力的事。木工,意外的讓他覺得好玩而有成就感;捲開塵封一、二十年的畫布,變成接下來自然而然的事。我們都看過太多耍憂鬱、耍歡樂、耍無所謂的畫,再看許嘉宏的作品,特別令人感覺真誠。不知道是不是他放開對創作的「戒心」,或持之太過沉重的防備,一下子輕鬆了起來,只是單純的,表達想畫的愉悅,於是那種輕鬆感,在畫裡處處皆是,讓看的人也很放鬆。為他高興有了自己的家庭後,有了很有自己味道的創作。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