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0.01.16 - Summer night|夏夜

駁二空間  Yiri Arts Pier 2 Gallery
夏夜 蕭聖健個展
Summer night

撰文/蘇泳升

機動藝術(kinetic art)在歐美藝術史的脈絡中,與二十世紀初的工業現代化潮流有連帶關係。藝術家們藉由機器的自動化運作,展現出物體動態與速度的迷人影像,這種自動化的機械擺動特性在那個時代氛圍中,是一種現代性與進步感的表徵。在台灣當代藝術的領域中,藝術家蕭聖健(1968-)可以算是新媒體藝術中著實極具著個人特色風格的代表性藝術家。蕭聖健的作品就技術層面而言,可以被視作機動藝術之創作類型,然而在審美層次上則不同於歐美機動藝術發展的初衷。他的作品乍看頗有機械動力裝置強調動態的媒材特性,然而卻又跟單純強調動態與視覺變化性的機動藝術作品有些不同。這其中最大的差異在於藝術家往往在建構機械及組合物件時,刻意在材料運用上呈現出一種天真、粗糙的手工性。並在情境敘事的語言中進行具象情感投射或者對物件進行符號的隱喻。他的作品看似看似有著繁複的機械結構,卻藏不住細膩的人性溫度。

或許是藝術家早年在台灣師範大學時期專攻水墨創作,綜觀他的作品總不失帶有著一絲文人的幽然風雅。而後進入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攻讀造形藝術碩士打破了傳統的基礎訓練,進而在在當代觀念的刺激下重新審視個人的興趣與專長,並在綜合機械的媒材中找到獨特的創作方向。藝術家談到:「早些年在創作這些機械媒材的時候,是因為這些東西給了我一些獨特的吸引力,我很專注在技術性的表現,總希望能利用它來表現些什麼,然而這些形式上的操作最終有個極限,到後來我漸漸地回歸到內容本質上想去探討一些人的感情與詩意性。」蕭聖健多年來都在高雄居住、創作,生活在這個有著深厚重工業開發歷史的城市,或許是特殊的體驗觀察引發了他對這個城市的眾多想像,在他的眼中,南台灣高雄是一個很原汁原味的工業都市,很多的部分顯得粗獷、不修邊幅,這一點引發了他在新媒體藝術形式思考上刻意創造出溫暖豐富的人性痕跡,並對刻板印象中極盡酷炫的高科技表象,提出了反向的思考。

1528-08|蕭聖健|夏夜-蟲鳴|120×35×35 cm|2015|鈴鐺、古董唱盤、木架
夏夜-蟲鳴|120×35×35 cm|2015|鈴鐺、古董唱盤、木架

此次在伊日駁二空間的個展「夏夜」,蕭聖健特別選用了高雄城市生活中所容易得到的素材來追憶這個城市與個人過往記憶中的自然印象。為了重現幼時記憶中的聲音,藝術家透過機械物質來營造諸多回憶中樹影婆娑的月下情境。試圖藉著以人造的聲響來模仿自然的音景,反諷著人類為了追求工業與科技文明的發展,而不斷去破壞身邊珍貴的自然環境的盲目行為。如果說現代工業文明的發展,改變了現代人原初的生活方式和環境,當自然的景色消逝不再,吵雜穿梭的人車雜沓取代了記憶中的蟲鳴鳥叫、田野蛙鳴。作為一個藝術家,蕭聖健無疑地在這殘酷的現實中透過他的藝術,建構起一個感性的溫床提供給觀者無盡的懷想。

在當今高端的新媒體藝術浪潮中,蕭聖健少見地排除技術應用的造型意義,而致力於簡易精巧的機械構成中探索機動藝術更深層的美學意涵。在他的機械世界中這些機器與物件像是自成一個想像的小宇宙,在動能的驅使下,結構的運作彷彿被賦予了生命,機械與空間的交互影響從理性的物理運動轉換成人文的隱喻與象徵。當作品透過自主運行的過程行進著,觀者得以看見材料的非客觀、非物質性的一面,進而呈顯出人造世界的精神意義。

每一個城市都有有一個開發與過往歷史的衝突,尤其像是高雄這樣一個正走向現代化的工業城市,建構與破壞在現代化的過程其實對高雄人的記憶與情感是很多衝突的,蕭聖健感性地說道:「我常常看到一些工業用五金有就有一種莫名的感情,有時是熟悉、有時是失落,當一個藝術家我體認著自然與機械本身就存在著衝突性,但我願意用著最動人溫暖的方式找尋到它們彼此可以共存的部分。」

南台灣的夏夜總是格外的悶熱與令人躁動,這股氣息來到了此地即刻可以感受得到這難以言說的部分,如同這般地接觸蕭聖健的作品,我們該用全身的感知去體會這些無可取代的細微震盪與感應。

1528-06|蕭聖健|憶-夏之聲|60×60×20 cm|2014|廢鐵、骨董扇子、馬達、變壓器
憶-夏之聲|60×60×20 cm|2014|廢鐵、骨董扇子、馬達、變壓器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