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9.11.15 - Column:Daily joy of a naughty boy|皮小孩的日常樂趣

香港x台北.D-美勞課│227 x 182 cm│2015│壓克力.蠟筆.畫布 (1)
時永駿│香港x台北.D-美勞課│227 x 182 cm│2015│壓克力.蠟筆.畫布

Column:Daily joy of a naughty boy|皮小孩的日常樂趣

撰文/盧怡安

小孩子皮,不是病,但皮起來一定很要媽媽的命。愛玩與幽默感,似乎有點與生俱來,而且難以約束,想要培養或製作一個面板控制頑皮的程度,讓它恰到好處,實在太難了。要嘛,就是讓皮小孩火力全開的玩到大吧。一個很皮的孩子,時永駿,辛苦了媽媽;但在他的畫裡,許多人得到了莞爾的樂趣。

好笑,對時永駿來說,是一種讚美。

他就是有一種獨特的幽默感。即使全天下有幾百位、幾千位藝術家,用類似的技巧、類似的色調、類似的日常片段與小東西來作畫,他筆下的幽默感,大概就是只有他有。

印象很深刻的,是他畫一個小朋友,被側面挖了洞、裝上透明塑膠片的蛋糕盒,結結實實的套住頭,於是擠壓出一張很冏的臉。或是另一件作品:時永駿穿著浴袍,煞有介事的舉著槍,想打飯店房間牆上裝飾的一排銅鳥。又或者,人躲在衣櫥裡掛著的一堆衣服後面,卻露出了腳,像是被抓到時,只好把寵物狗狗的臉,代替自己的臉伸了出來……。

大概不是很爆炸性的,讓人看了立刻捧腹大笑。也不會笑到眼淚流出來。但就是定睛一看了以後,在心裡有一種「哈!」「竟然!」或者,「你很煩ㄟ」(想要邊笑邊搥打他)的樂趣。

在近兩年來,五百八十檔名稱裡有「日常」的展覽中(對不起,我誇飾。我沒有數過),這樣的日常,令人眼睛一亮,嘴角上揚。

無論是像〈蛋糕盒〉那樣,帶著一點捉弄般的肢體玩笑;或是像〈射擊飯店房間牆上的3隻銅雕鳥〉那樣,很愛自己發明平凡生活物件的新用途、新角色,他的幽默感,讓我很想指著他的鼻子說:「小時候一定很皮吧!」

啊,真的很皮,而且很認真的皮。他說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愛跟高年級的玩,高年級的故意把很大一個、攀在上面可以轉的球體,推得速度很快、很快,想要讓低年級的嚇得鬆手,嘲笑他們害怕的樣子。那個很不信邪,速度已經快到人都像面旗子一樣變成橫著張開來的時候,還玩得很高興的人,就是時永駿。下場終究是飛出去,然後在他下巴留下一道縫過的永遠的疤。但這人瘋到甚麼程度呢?就是以後那幾位高年級的看到他,都嚇得不敢跟他玩。

如果我是這個小孩的媽媽,差不多把他禁足到十五歲算是剛好吧?但,也許得不到家裡其他長輩的認同,時媽媽卻讓他保持這樣的玩心,這樣的皮,一直到最近。

對,一直到最近。比較特別的是,時永駿最近筆下那些令人莞爾的畫面,都不是在腦海中拼湊出來的。而是現實生活中,真的在他與朋友笑鬧之間拍下的;或者,他會很故意的讓這些無厘頭的劇情,在生活中發生,然後拍下來畫。

到底有多愛玩?在〈香港x台北.D-美勞課〉的大教室裡,那匹黃色的跳跳馬,宛如一起穿上制服,和黃色運動服的小朋友一起上課的情景,還真的是他拎著跳跳馬,跑進上課中的教室,讓它跟小朋友一起聽課。這在現實生活中發生的真實畫面,光想到都覺得好好玩。

我深深相信,他是先懂得如何在生活中找到趣味,玩得很樂,然後才開始創作繪畫的。於是這種日常的厚度,相對讓人覺得很有趣。

對於喜愛微帶一點點黑色幽默的藝術粉絲來說,真的感謝時媽媽讓一個令人頭痛的小孩帶著他的頑皮長大,然後帶給我們無可取代的生活歡樂。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