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9.11.15 - Dear reader|至親愛的讀者

1509-20|劉耀中|水星七號|120×120cm|2015|壓克力彩、畫布
劉耀中|水星七號|120×120cm|2015|壓克力彩、畫布

Dear reader|至親愛的讀者

撰文/劉耀中

親愛的讀者,你正閱讀著手上的伊日藝術誌,沒由來地出現藝術家劉耀中的創作自述,再看看同一頁裡的作品圖。你輕蔑的笑了兩聲旋即翻頁,或者你感到好奇,於是期待著接下來的文字能夠提供近一步理解…

LEFT BRAIN
「總而言之…」每當我們試圖要說些什麼或者要對特定的事件做出評論時,總是會這樣開頭。這意味著當面對物件、事情時,我們直覺的將感知轉換成語言試圖進行溝通。就像美鈔上寫著「我們信任上帝」( in god we trust),在這個例子裡,語言即是上帝,而文字是祂的天使。我們每天每天地不斷地轉換,從感覺到文字,從文字到概念…反之亦行,最終成為文學的雛型。

對我而言,創作就像是一種廣義的書寫,書寫某種日記或者短文般。有時僅僅是某種思考軌跡的速寫,有時則像是使用一些諸如類比、譬喻、對仗等等的基本寫作技巧。作品則像是尋找一種物件與概念之間的最佳組合方式,就像書籍中的圖像對照文字,或者電影裡的影格搭配字幕。而所有的內容則源自於我日常生活,從遇到的人事、所閱讀的書籍、聆聽的音樂或者觀看的電視、電影等等,甚至是在上網瀏覽的所有無用資訊。藝術創作幫助我統整這些不同來源的資訊將其分類,或者從中發掘出相似與相異的結構,開展新的閱讀路徑,讓文本能夠從當下的範疇跳脫,連結到不同的領域之中。

總而言之,我的創作就是運用自身的直覺與幽默感,在記憶、經驗中不同來源的知識、資訊之間行走,透過不同的形式玩遊戲

RIGHT BRAIN
所以,左半部就像一份完整的陳述,作者標準的對其創作特質進行描述。然而,右半部就像是換句話說(on the other hand),說著左半部的敘述方法近乎是在宣告作品本身無法為自己辯護,而需要到處標上註記,如閱讀喬伊斯的尤里西斯,總是不時的在下方標出行文內的所有指涉,無意識的打斷閱讀的節奏。

另一個角度而言,創作又是完全不同的事情,無法加諸任何語言於其上。更接近被拋在一個陌生之地,白晝時沒有太陽,入夜後沒有星辰指引,所圍繞著的盡是虛無感與不確定性。

…必須要找到方位!所以,睜大雙眼,緊盯著週遭的一切,看著世界所給予的線索開始演繹!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