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0.09.15 - Skulls, as the Family intimate Pattern|骷髏成為 家中「愛的圖騰」

何思芃│黑洞│72.5x90cm│2012│壓克力彩、油漆筆、畫布

骷髏成為 家中「愛的圖騰」 / Skulls, as the Family intimate Pattern

撰文/盧怡安

是不是有某些圖騰、某些影像、某些藝術的表現方式,在某些家族、家庭中,會成為彼此溝通的密碼;一看到「它」,家裡的成員馬上會在心中浮現溫暖、開心、彼此了解的那種默契與會心?

好像大家很能想像,藝術中那些動物、花草,或是特定風景的主題,可以勾起一家子人在同一種審美價值觀下,愉快、放鬆、充滿回憶的心情。不過有點難想像在藝術家何思芃家中,這種默契圖騰,竟是骷髏。

從英國念書回來的何思芃,最熱愛的線條,都是從人身上找得到的:大腦的皺褶、嘴唇的弧線,骷髏骨,還有眼睛的靈氣。不管大家是不是一直說:好可怕;她就是很愛。「妳不覺得它們就是很amazing嗎?」天真而直率的她,這樣跟每個人說。不是故意賣弄恐怖氣氛,她真的覺得刻意想去創造出來的線條,總是沒有天生就在我們身上的那些來得厲害。

這樣的熱愛,完全進入她的創作中。她可以因為十八、十九世紀版畫中,一顆醫學說明用的眼睛圖案,誘發出自己內心好多好多幻想、記憶、潛意識,與夢境。於是她筆下一顆大大、金色底的眼睛,乍看就是單色描繪、如同剪影的單純線條,仔細一看,細節裡,卻有城市的天際線,有充滿不安全感的絨毛觸手,有骷髏,有唇形,有更多的眼睛……。

那可能是她某一次旅行的記憶、某一場令人討厭的宴會留下的不良印象、還有她對未來的擔憂和不確定感,下意識的,融合流入在筆尖。

她那麼個人的回憶和情感,應該跟我們毫無關聯;很奇怪的,不知道為什麼,卻總能讓看的人,也想起一些從來沒跟人說過的夢境、感覺,或是秘密。

那顆金色眼睛,的確是在她人生最低潮的時候畫的。有一位完全不認識她的婦人,看了之後,深表同情的跑來跟她說:「妳一定遭遇了很深的傷痛。」因為,她也是。

這情節實在很達利。記憶、潛意識和夢境,是會透過圖形,自動互相溝通的哩。

而這種很能在人與人之間成為溝通橋梁的圖形,從達利,到何思芃,都用了許多骷髏、眼睛、人體器官。想想真的是很妙對不對?

我很喜歡何思芃喜愛骷髏的那種純真、直接的出發點,她就是覺得創造出這線條的造物者太神奇,太棒,而不是畫在圖中故意想嚇人、想製造恐怖,還是想耍黑暗、耍個性。這種單純的出發點,竟然也「傳染」給她的小兒子。

小兒子原本有點怕。何思芃在家裡蒐集的那些大腦解剖圖、眼睛細節圖,和頭的雕像很多,他自己一個人半夜起來,不敢從那旁邊走過去。但他媽媽對骷髏的喜愛,和覺得「那根本很美」的想法,慢慢成為一種家庭之間的默契。

沒有經常和媽媽住在一起的小兒子,某天,畫了一張卡片給媽媽。上面沒有外面畫畫工作坊常教小孩畫的太陽、草地、小動物,卻是一付他獨創的骷髏。

像是喝到一杯史上最甜的蜜糖糖漿,何思芃雖然嘴上沒這麼說,但心裡甜到最深處。「我有一本從古到今所有人畫骷髏的圖鑑,就是沒看過他這樣畫法的。」她平鋪直敘的這麼說著,但就是令人覺得甜得出汁。

奇妙的,骷髏這圖騰,在她們家,就是這麼甜蜜溫暖的共同默契。

也不是說一定都要熱愛這麼特別的圖象,但在每個家庭裡,一定都有能傳達彼此心意,讓彼此都覺得「天啊,我們真的是一家人」的某種對美獨特的價值觀。有可能是一個圖騰,有可能是一種畫法,有可能是一種說不出來、但你們家每個人都會在心裡點頭的藝術。重要的是,不要害怕那共同的想法,跟別人有多麼不一樣。不一樣,才有趣!

1

2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