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0.09.15 - Column: New York: The Legendary big apple|紐約那顆傳說中的大蘋果

Chicago
Column: New York: The Legendary big apple / 紐約那顆傳說中的大蘋果

撰文/王若鈞

SKY PIECE II
Look at the star in the sky
Not as something unreachable
But as a planet you would visit one day – Yoko Ono, 1964

誰想得到第一次踏上美國領土竟是由於今年加入FabLab[1]的決定!
FabLab世界年會邁向第11屆,2015年回到這股Maker Movement(自造運動)浪潮的孕育搖籃: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de of Technology)舉行。全球超過五百間的FabLab的核心成員,沒有意外地都集結在波士頓這個城市,進行為期一週(2015/08/03-08/09)的課程分享。
由於台北–波士頓的機票費用實在令人心驚,加上對於紐約的種種美好幻想,於是決定提早出發,先飛往紐約體驗明星般的旋風式停留,兩天一夜後再驅車前往波士頓的活動場地。

幻想總是美好
就像外籍人士來台一定會去找小籠包報到一樣,紐約行的首選就是那寫過無數文章卻無緣相會的,傳說中的MoMA(紐約現代藝術美術館,Museum of Modern Art,以下簡稱MoMA)!
MoMA由日本建築師谷口吉生所設計,參觀時適逢小野洋子(Yoko Ono)的回顧特展「Yoko Ono: One Woman Show, 1960–1971」[2],網羅這位備受爭議的前衛藝術家在紐約時期的創作,除了約翰藍儂的身影外,最令人無法忽視的,便是洋子於1964年在Carnegie Recital Hall表演的錄像作品《Cut Piece》,其中洋子一席黑衣短裙、網襪高跟鞋,優雅端莊地任逐一上台的觀者以剪刀隨意剪取她身上的任何一塊布料,直至外衣支解、內衣無法包覆胸部為止。
殘破不堪的冷調形象,洋子卻像個局外人般,唯一動作只剩冷峻且事不關己的緩慢眨眼,以一種看似無謂卻充滿力道的抽離,即便是距今已長達半世紀的作品,仍可強烈感受到藝術家不願受羈絆的一生信念,可以想見為什麼約翰藍儂會這樣形容他們之間的情感:「我和洋子的關係就是,一杯用愛情、性慾和忘卻調和的怪味雞尾酒。」
而《Poems》系列則記錄著1963-65年紐約的春夏秋冬,突顯出這位深受Fluxus運動影響而往往顯得「驚世駭俗」的先鋒藝術家,心中那柔軟纖細的寧靜,像星星一樣幽微透亮,一如她那曲空靈感傷、愛卻滿溢的《Lenon’s Wife》,與《Cut Piece》相映成了鮮明對比。
Yoko Ono. Cut Piece. 1964. Performed by Yoko Ono in New Works of Yoko Ono, Carnegie Recital Hall, New York, March 21, 1965. Photograph by Minoru Nii

現實總是殘酷
除了小野洋子的特展之外,MoMA更推出光聽名字就讓人興奮不已的展覽,像是Gilbert & George、Andy Warhol等重量級藝術巨星。可惜的是,前者只著墨於兩位[3]在1969-1975年形塑作品的前期階段,而後者雖將主力放在經典作品Campbell’s Soup Cans,卻只展現部份系列中的部份作品。兩者所展出的數量和實感,實在讓人心有不甘,在期待質爆表的情況下,難免大失所望。
至於其他結合數位製造、設計、建築等多元主題的展覽,也在混雜且不明理法的物件展陳中,淡化了展覽本該拉出某種議題或激發討論平台的角色。和同行的藝術家、相關專業的朋友們討論,看法一致:如果這就是傳說中的MoMA,那現實也真是夠殘酷的了!
不如多花點時間在完全免費的High Line Park[4],在廢棄的中央鐵路西區線的高架橋上,漫步於長達1.45英里的綠道和帶狀公園,欣賞自16街一路延伸至34街的建築線條、設計造景、街頭塗鴉, 以及透過樂高讓全民參與城市景觀共創,正是台灣努力許久卻始終無法達到的「城市畫布」風貌。
有趣的事情來了。研究所時期和畢業後在英國生活了幾年,習慣英國與歐洲多數國家經營藝文單位「不收門票、自由捐獻」的機制,回到台灣後更被「VIP免費入場」完全寵壞,當造訪美國紐約和波士頓的各大美術館,無論是公辦還是民營皆須收取25塊美金(約新台幣750元)成人門票之時,竟開始盤算著這筆錢究竟是該花還是不該花。無可避免地,我們又回到了最初那些關於「藝文人口」的統計問題:你願意花多少錢欣賞藝術?怎樣才算是值回票價的展覽?
Ono High Line

最後,回到那顆傳說中的大蘋果,只能說還好仍有百老滙的不敗經典,幸運地欣賞到Brandy Norwood在Chicago(音樂劇:芝加哥)一劇的告別演出,這一口咬得非常香甜!

[1]:FabLab(Fabrication Laboratory)是一個設備完善的數位製造實驗室,提供每個人將想法概念轉換成現實的能力,目標是製造幾乎所有東西,也是一個相互分享知識的國際性社群,為麻省理工學院位元與原子中心(Center for Bits and Atoms)主任格申斐德(Neil Gershenfeld)教授自1998年起所推動的延伸計劃,以 Open Source(開放原始碼,資源共享之意)為基礎,提供開放、設備完善的數位製造實驗室,而今發展成為鼓勵實作,相互分享知識的國際性社群與自造者空間。
[2]:更多展覽介紹,請參考官方網站http://www.moma.org/visit/calendar/exhibitions/1544
[3]:Gilbert & George曾說,雖然他們是「兩個」不同的個體,卻是「一位」藝術家。
[4]:更多關於High Line的介紹,請參考http://www.thehighline.org/。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