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0.09.15 - Shan Hai Jing|山海經

Shan Hai Jing / 山海經

撰文/張聖坤

「又東三百里,曰堂庭之山,多棪木,多白猿,多水玉,多黃金。」

史學家認為《山海經》非一時成書,自戰國開始,記錄著海內外各種人文風土、地理、河道,與動植物、氣象及祭祀等資訊。西漢時,劉向父子統整出的初代《山海經》,集合了散亂的資訊,並添加了《大荒經》及《海內經》。而這二部內容,收錄著盤古、女媧、黃帝等為人熟知的上古神話資料,也是清代文學將之編為志怪小說類別的理由。
撇除神話般的資訊,《山海經》的確是人類順著好奇的開拓天性,以可蹴的極限,記錄下長時間蒐集到的外部史料。其中未能被證實的一些特殊人種,和西方史料卻有些謀合之處,如《海外北經》曾提到一目國,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德也曾提到蒙古西部的阿爾泰山脈有獨目人的聚落,就連紀錄的方位都相當地接近,提升著現代學者們對《山海經》的史料價值。

司馬遷曰:「至《禹本紀》、《山海經》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其實又有何不可呢?人類科技早也不只跨越山海,世界的視線不斷開拓,異己之物也不再被標籤為怪物,再也沒有事物是不可被定義的了。透過相異的個體資訊解讀,相異的腦波狀態下,就算是同一面景色,紀錄下的必然是不同的訊號。而我們只能在這世界中,提著這串訊號,冀求著他人的共鳴。

伊日藝術以《山海經》為名,邀請四位媒材迥異的藝術家,白雨、謝牧岐、林厚成、李亦凡,以打破科學式實紀、以當代的紀錄形式、以個體思維的角度,重新詮釋藝術家的腦內山海經,呈現出各種方向的藝術視線。

bar

《白雨/世界》
人類的科技日新月異,藉著天文學和科學的幫助,對於世界的認知方式也已從古代「中原」的想像轉換成為「地球」的概念。在這些天文學、地質學資料與知識的幫助下,人類瞭解了現今對於「世界」的認知,乃為地球存在於宇宙之間,而這就是白雨自幼以來認識「世界」的面貌,亦是二十一世紀文明地區對於世界的普遍認知。地球這顆巨大的石頭,漂浮在無垠的太虛(宇宙)之中,但對這浩瀚穹蒼言而,亦只是滄海一粟、億萬顆星球中的其中一顆罷了。不論是一顆顆巨大無比的星球,或小如鴨蛋的隕石,當自身處在一種遠眺、全觀的視角上,這些大大小小的「石頭」,便是一個個「世界」。
白雨自學習繪畫開始,接觸了五代、北宋時期之山水繪畫。中國古代的水墨繪畫作品,反映著該時代人類對於認識世界的渴望,也重現藝術家對龐大世界的未知、驚嘆,並濃縮這份體驗,表現在巨幅的山水作品上。無論是范寬《谿山行旅圖》中對於自然壯闊的敬畏表現,或李唐《萬壑松風圖》對於意識中理想仙境的經營,都是藝術家以自身觀點對於「世界」的認識與詮釋。水石、巨巖,一直是白雨創作中的重要元素,呈現出的是藝術家對自己生命意義的姿態展現,透露著樸質且頑強的精神。對白雨而言,創作不僅是精神層面上的探討,在媒材的物理特性上亦不容忽視。水石經自然之力研磨出的肌理,在藝術家的手上,就如筆尖、筆腹,乘載著意識,多層次的皴染而成。也揉合了絹本的通透特性,冉冉地映出,那有如自然雲霧般的介質感受。
對於創作的體現,如同水石一般,在每個剎那間,呈現出的樣貌也僅是一個過程,就如生命的可視層,藝術創作凝結的不僅是一個畫面,也是一段歷史的時間。
01浣石 壹 96x45 cm 絹本水墨 2011(4.8才)

《謝牧岐/山》
繪畫創作,是繪者透過手執畫筆,意識牽動肉體甫能完成的合作型活動。而其架構出的畫面,大至整體氛圍、小至筆觸粗細。,謝牧岐認為,完成繪畫之整體系列動作,是需要經過一連串的控制與修正而產生的圖像紀錄,而這個控制便包含了繪畫的技巧、及意識的決策。
《山道與山脈寫生》的系列作品中,便是謝牧岐將意識控制的技術層面淡化,藉由非自然的視線狀態,即自動性技法的特點,來完成「山脈寫生」的另一種可能性。當繪者乘坐在行駛中的車輛,窗外的標的物會沿著天際,線性地流動。在這層被營造出的不安定視線狀態下,解讀過程的每一秒鐘,都有偌大的改變,是屬於意識狀態上的一種自動性技法,是種不可控的控制。另一層面則是繪畫環境上的不安定,行駛車輛的顛簸,阻饒了意識於肉體上的控制力。除了透過「意識控制」去完成流動景色的寫生技法之外,謝牧岐在另一部分也直接拋棄畫筆,讓顏料隨著車輛的動作,導入這不可控的自然流瀉。
其二部分,則是透過現代機具的介入,不以現場寫生的方式,捕捉二手的視覺資訊,呈現出寫生作品的第三層。謝牧岐以投影機將山脈影像投影至畫布上,透過投影機的光線照射,映出某些細碎的細節暗面。在繪者的還原意識下,透過自體控制並評判還原程度的深淺,直至下筆墨的輕重,都是一種藝術架再造的視點。
失去了紀實的仿真度,以外力排除自體意識的控制下而詮釋出的《山道與山脈寫生》系列,是謝牧岐以自然、物理、及歷史的科學角度,紀錄下的創作系列。
山脈寫生025-青山Mountains painting -G ... 謝牧岐 2014. 40x40cm 壓克力顏料.畫布

《陳聖文/淨山》
環境保護,是一直不斷被提出的重要社會議題之一。除了政府方施行的環保規範以外,成效不彰的現況,當然直接反映出道德低落的人性,但也因而促使各民間單位或非營利組織,以其他的活動倡導方式傳達環境保護的意識。
陳聖文的《垃圾不是我的衣裳》系列,也是以藝術手段來呈現出台灣的環保狀態。除了幾次發起淨山活動、拍攝紀錄片之外,陳聖文將北大武山、玉山等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上,拾撿來的人造垃圾,結合台灣特有生物作為主題,透過刺繡藝術的方式,諷刺地呈現了人造對自然的侵蝕。
火冠2

《林厚成/台西》
1996年,台塑集團六輕工業區進駐了雲林台西鄉的海岸。2005年,經濟部將台西訂為中油八輕、台塑鋼鐵廠兩大開發案的預定地。面對這樣人類開發的必經過程,大自然的崩壞,真的是人類寄生下所需付出的代價嗎。
政府在80年代開始,自台西鄉、麥寮鄉沿岸填造海埔新生地,推動海水養殖業。養殖蚵棚就像有機體一樣,開始往兩側佈滿了台西的海岸線。雖替台西帶來了豐富的經濟資源,但海水養殖漸漸被淡水養殖給取代,過度抽取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的問題因應而生,緊接著入侵台西海岸,就是六輕那一柱柱的巨大煙囪。
而這些生態問題,造成了一種台西那自然與不自然的共存狀態,海岸線也開始出現了大量的大型家用垃圾。林厚成在《既存於遠方的記憶-台西系列》中,融合了自然景觀及人造廢棄物,破絮的沙發倚靠在缺門的商用冰櫃,透過鏡頭在岸旁凍住的寂寥,便是這不和諧地「不自然風景」,超現實、卻是再寫實不過的現實。
林厚成-既存於遠方的記憶-台西系列2-80×60cm-白金純棉相紙

《李亦凡/海邊散步》
在李亦凡的系列作品中,總是紀錄下社會及人性上的荒謬現象,又像是現代人對社會狀態的一種呢喃。《海邊散步》是模仿早期「B級片」的電影形式,製造一個粗糙、暴力又色情的戲偶動畫片,敘述影片主人翁一日早上、中午、黃昏三次在海邊散步,分別遇到了三個難題、三個答案。
李亦凡在《海邊散步》中,嘗試不同於傳統偶動畫「逐格」的拍攝模式,而是使用伺服機做為戲偶動力來源,錄製戲偶的運動。透過有限的動力設備,營造出戲偶僵硬、不生動的姿態,呈現另一種更為虛假、模擬的氛圍。劇情上映照出現代人處理存在主義的心態,將自我存在感嫁接在他人的認同上、將自我存在感轉移到降低他人價值上,但到了最後的關頭,卻不正視自我的存在價值。這是現代人的普遍心理狀態縮影,也是李亦凡轉譯出的現代《山海經》。
截圖1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1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