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0.09.15 - Murmur in nowhere|靜匿於表層的浮世語句

相片 2015-8-23 下午7 49 04

Murmur in nowhere/靜匿於表層的浮世語句

撰文/顏華志

乍看涂皓欽的作品,容易被畫面張力所吸引。寂寥的空間、解構的人像特徵、兀自私語的畫面氛圍,沈澱的用色卻不顯得陰鬱,平塗的色彩在二維平面空間表現出深不見底的情感幽光。細究畫面中物件的配置、人物的視線方向,每幅畫作都仿若訴說著一個結構完整的故事,不是盪氣迴腸的滂礡寓言,亦非甜美無瑕的仙境童話,更像是藝術家與每一個生活於時代當下的人們皆能投身其中的一部生活敘事。這是涂皓欽融匯設計、動畫與繪畫領域背景的個人藝術語言,也是他善於藉由藝術創作體現時代氣息的獨有風格。

#smokytu
「設計對我而言是一個最好的工作,我也很擅長,但是我並不喜歡。」
這是涂皓欽,更加為人熟知的身份是設計師Smoky。香菸不離手的形象已經成為個人代號,一如他非美術學院出現的背景與橫跨繪畫、動畫、攝影、雕塑等領域的創作態度,從來不是最主流的典範,卻總以兼具爆裂和沈澱的實驗性格誕生一個又一個令人驚豔的代表作品。
十多年前開始從事設計工作,曾經參與數家設計公司的草創時期,也以個人接案的方式投身設計。為人熟知的作品散見於音樂品牌、電影節、書籍出版品、海內外大型商業專案。對於擅長理解他人需求、嫻熟工具技巧的涂皓欽而言,設計工作最大的挑戰是缺乏表現自己想法的機會,僅能夠依造案主需求提供具備高完整度的視覺影像,長時間下來讓他對自己產生「不事生產」的挫折感。
相片 2015-8-23 下午7 51 35

#foresters / 人森工作室
歷經數度的游移與掙扎,決定全心投入藝術創作,專注發展自己的繪畫作品。然而初期並非一帆風順,全職藝術創作的高度期待反之演變為對於摸索與突破自身風格的精神桎梏。早期習慣的創作方法是用硬筆線條勾勒輪廓,再以電腦進行上色,而後思索著如何由講求線條精準控制的插畫,發展成為能夠自由發揮、創造不可預期性的繪畫創作。期間遇到的關卡包含對於繪畫媒材的掌握、創作主題的再思考,以及如何平衡於創作與生活之間的現實問題。
2013年成立的「人森工作室」是涂皓欽以執著和突破給予自己的解答。「唸起來就像是『人生』的諧音,每一個『木』都像是一個人,隨著時間一年一年過去,大家都長大了,能在工作和創作之間皆有成長,最終每一棵樹都可以成為一片森林。」現今的「人森」,在涂皓欽的主導之下,以培育的概念帶領著夥伴們經營許多跨領域專案,包含熟悉的設計案與動態影像製作、品牌建立與商品開發,甚至營運一家餐酒館,以及最為核心的個人藝術創作。
相片 2015-8-23 下午8 19 07

#sleeploser / 弱蟲 與滯留物
此次以《弱虫》為主題的個展,延續涂皓欽擅長細膩描繪的情緒狀態,「像是人壞掉的樣子。人在一個空間裡長時間停留,喪失對於時間的感知,每一個過長的停留都會在空間中留下滯留物。那些滯留物隨著時間長大,身在其中的人要回過頭來才會發現。」涂皓欽的藝術創作曾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當代藝術館等空間展出,每一次的展覽不僅記錄著一個時期的自我體會,更是藉由藝術家敏銳的感知映照出一個時代的集體喟嘆。「每件事情至少都有兩個面向可以解讀,最好的一面、最壞的一面」,游離其間的各種視角,則如同光譜發散出兀自獨特的幽然絮語。
R0028085 拷貝

bar

弱虫 / 涂皓欽 個展
SLEEPLOSER / Tu Hao Chin Solo Exhibition
——————-
只要懦弱存在,這房間就存在。
你隨時會在無意識中進來這裡,卻無法自由離開。
——————-
他也沒注意,這些身體停止過的地方,
都沉澱了痕跡,遺失了看不見的部分。

一邊厭惡一邊討好的往前,
一邊自傲一邊卑微的往前,

製造著壞掉的重量,
任由它在房間裡置放。

如同傢俱覆滿灰塵,
它們一點一點的堆積著,
有了厚度,成了形狀。

等他發覺,
房間裡到處都是渺小的固體了,
連同自己也只是被擺放著的物體而已。

在這個被他所遺棄的房間,
在這個與懦弱共存的房間。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