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4.07.15 - Tiny Movement|小動作

小動作/Tiny Movement

在習以為常的人事物中,做了一點手腳。在微小的運動中,帶領出不同的觀看方式,描繪勾勒著你我記憶裡的風景。

他夢到他把一個很輕的東西拿起來,一株綠苗、一把扇子、一本口袋書,但是他真的拿起來了嗎?在夢裡懷疑自己似乎有點不切實際。這些小物件彷彿有生命一樣,被帶到了一個遙遠卻又似曾相似的空間裡,在這裡相遇的我們,勾起了濃濃的回憶,工業城市形成了縮影、環繞在課桌椅間的悄悄話、小腳丫踩踏過的土地……。自己突然變得越來越小,所有動靜越來越難以辨認,而這個夢看來是要醒了。
生活時間軸的跡軌,累積的記憶,旁人乍看微不足道的事情,對於我們卻是最重要的事。第一次的植栽,看著幼苗漸漸成長茁壯,那份暖暖的感動,感受到生命的可貴;學校生活裡的回憶,木頭課桌椅上的筆跡,迴盪在教室裡的嬉鬧聲,木頭課桌椅奔跑中的發出的碰撞聲,在圖書館裡幻想探險,劇場般奇幻情節;童年回憶,喜歡親近自然,赤腳踏在海灘上,閉上雙眼,用耳朵去傾聽自然的聲音,海浪一波一波的打上岸上,長大後希望在喧囂的城市裡,可以再次聽到最熟悉的海浪聲,海風親撫在臉頰的微涼。
日常的物件、熟悉的景色,在空間中的靜止、在腦海中的停格,對於生活的感觸,在快速的時代中,逐漸褪去,就像高速行駛的磁浮列車,眼前的景色不只是向後的移動,停留在眼前的已經沒有了具象的畫面,這是進步帶給我們的痲痹?還是習慣速度後的麻木?「小動作」就像是藝術家在習以為常的人事物中,做了一點手腳,就如生活需要微小的改變,需要一種你以為靜止的,卻是移動的幻覺。藝術家們,透過自身對於情感的記憶,映射於如物件、場景賦予動力的創作上,在微小的運動中,帶領出不同的觀看方式,描繪勾勒著你我記憶裡的風景。

ㄎ一 ㄌ一 ㄎㄡ ㄌㄡ / Ki Li Ko Lo
TEXT/邱懷萱
作品的主要型態是以木材構作出微型物件,並藉由選取的物件再現某種記憶經驗與生活體悟,使人們的情感、概念、價值有了替代並成為物質化內容。它們不僅承載著我欲傳達的材料內容,包含了課桌椅碰撞的木頭聲響、原木色所構作出的場景畫面,同時扮演著引領觀看生活的角色。而透過把手的轉動、感應器等動力裝置的驅動,物件所建構的空間開始產生運動,猶如一場微型的舞台演出。
在這個由靜至動的轉換過程中,作品從純粹的空間描繪,進入至對人的描繪,無人的空間狀態開始有了人的存在。物件動作的產生,讓我們在物件的觀看中獲得一種時間性的延伸;物與物彼此接續的空隙中,則提供了一個意識想像進入的縫隙。這些動作的列序與訊息,使得想像的空間不斷地被擴充,此時,觀者與作品空間也產生一微妙關係,觀者的記憶與想像填補了畫面中的空白,因果關係與邏輯性的觀看完成了演出的劇本,他們是劇情的編寫者,亦是演出的觀賞者。
最後,因微型而拉距出的距離,我們得以站在另一個角度觀看物件,並且擁有更開闊的視野。作品藉由微型的表現形式改變觀看的視野、造就觀看的深度與廣度,在此,我們不僅看見生活場景的再現,更是一種具精神層面的生活體現。 

低科技美學 / Low-tech Aesthetics
TEXT/蕭聖健
機動藝術在歐美藝術史的脈絡中,與二十世紀初的工業現代化潮流有連帶關係。藉由機器的自動化運作,展現出物體動態與速度的迷人影像,這種自動化特性在那個時代氛圍中,是一種現代性與進步感的表徵。我的作品就技術層面而言,可以被視作機動藝術之創作類型,但是在審美層次上則不同於歐美機動藝術發展的初衷。作品乍看頗有機動藝術(kinetic art)強調動態的媒材特性,但又跟單純強調動態與視覺變化性的機動藝術作品有些不同。最大的差異在於作品中對物件隱喻的強調及具象的情感投射。在建構機械及組合物件時,刻意在材料運用上呈現出一種天真、粗糙的手工性。這樣的作品性格與其說是追求進步的現代性,不如說是現代之後對逝去過往的緬懷。

在當今數位虛擬的高科技藝術浪潮中,我卻仍致力於開發低科技機械自動性的各種可能。在我的作品中機械的運作方式帶有兩種美學意涵:一、機械結構的自治性和材料本身可能具有的言外之意。二、藉由機械的自主運動,以反思主觀的深層創作動機。裝置後的(展出)空間使機器與物件自成一個小宇宙,在電力的驅使下,小宇宙的運作彷彿被賦予了生命,機械硬體結構與運作模式不再只是冰冷單調的運作,而是背負了許多結構之外的隱喻與象徵。機械的既有功能與結構在此被轉換成非工具理性的人文情感。而且一定要在它們一齊運作後,作品的完整性才會成立,否則只是一堆堆的零件與電線。透過作品自主運動的過程,觀者得以看見材料的非客觀、非物質性的一面,進而呈顯出創作動機的某種主觀意義。 

共生 / Symbiotic
TEXT/陳漢聲
出身自農業家庭,下田工作從小就不陌生,其中種苗的培育,是我在父母工作當中,最常幫忙的項目。植物給人一種好像不會活動的印象,更正確的說,是活動頻率慢到無法使人們的肉眼察覺,因此我常在幫忙的時候想像,如果植物的活動或反應,能提升到人眼能夠察覺,是否人們就有可能從新注意到環境中的變化?以此出發,創作是對家鄉田地、工廠與居民之間,生活當下卻忽略感受的一種反思。看似農業與工業、自然與人工的對立,在生活中呈現出一種模糊的「妥協」與「習慣」,成為日常的「自然」風景。
現實生活中的我們,有許多必須兼顧的事物與工作,以致沒有多餘的心力關注社會、環境等議題,有時候並非真的不知道,或是不關心,而是因為知道了,卻也無法做些什麼?周遭事物的轉變與消失似乎也伴隨著上述的無力感,形成一種汰換的習慣,汰換的生活中,對於生活的感受也不斷的被汰換,創作在此是我對於這種狀態的一種反思,希望借由這樣的接觸,將遺失的感受重新找回。創作系列以擬生、共生虛構思路,賦予物件一種想像的生命,轉譯的創作,紀錄著生命中無解卻重要的人事物。擬生所映射的,是情感的投射,在投射的背後,透過植物外型與擬生的賦與,其實想建構的,是生命形體在想像過程中,對於人性本質的反思,物件本身所創造出微觀視點與微弱聲響,隨機的重複性,書寫著與記憶不符的情感斷層,這條記憶之路在返家的路途上,需要不斷地反芻與挖掘,進而剖析與釋放,創作是重新整理這條思路的過程,也是找尋自身連結的起點,記憶中的土地與現在逐漸失溫的土壤,交織新的,提供記憶的,甚至是記憶自身的組件。 

2015.7.21 – 8.23
小動作─邱懷萱、陳漢聲、蕭聖健聯展│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04-2327-4361│13:00-19:00│週一休館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