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2.07.15 - Art around Berlin|藝術柏林

image

藝術柏林/Art around Berlin

對一個藝術愛好者來說,柏林絕對是夢想中的天堂。
因為你可以在一天之內,從亞述、巴比倫的兩河風情、希臘、羅馬的古典榮耀、中世紀的宗教藝術、文藝復興、自然主義、浪漫主義、印象主義、表現主義、Joseph Beuys、Andy Warhol、Jeff Koons…穿梭到21世紀的絕對當代。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於1999年正式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博物館島,位於貫穿柏林市的施普雷河上的施普雷島北端。1797年由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威廉二世準備興建第一座博物館開始。接著在1810年腓特烈.威廉三世頒布法令,回應了公民對於藝術、教育日益高漲的需求,開始策劃為公眾開放的展覽。1822年由普魯士的傑出建築師、都市計畫師與畫家卡爾.弗里德里希.申克爾(Karl Friedrich Schinkel)提出了博物館島現址的規劃藍圖,當中除了興建博物館,同時也規劃了排水渠和多座橋梁,而整個工程則由柏林洪堡大學的創始者、教育家──威廉.馮.洪堡(Wilhelm von Humboldt)擔任總召。1870年這個區域正式被定義為「博物館島」,宣告了普魯士王國對於藝術、文化等層面發展的決心,並以倫敦、巴黎等一級城市做為發展目標。
目前博物館島一共有五座舉世聞名的博物館,建築風格皆以新古典主義為主,除了博德博物館是帶有明顯的巴洛克風格。由舊到新分別是:Altes Museum老博物館,1830年落成。老博物館是一座兩層的長方體建築。展室圍繞著中央圓廳,其中的圓廳模仿了羅馬的萬神殿。主要藏品為古希臘、古羅馬的歷史文物,最著名的藏品包括了西元前四世紀的青銅像-祈禱的男孩。Neues Museum新博物館,1859年落成,但因為在二戰期間嚴重毀損,一直到2009年才重新恢復參觀。與老博物館一樣,皆為新古典主義建築,不過這裡的藏品為古埃及文物,最著名的藏品為古埃及法老阿蒙霍特普四世的妻子奈費爾提蒂的半身像,也是全館唯一禁止攝影的藏品。Alte Nationalgalerie老國家畫廊,1876年落成,展示十八世紀到二十世紀的繪畫、雕塑收藏。Bode-Museum 博德博物館,1904年落成,位於博物館島最北側,主要藏品是雕刻、繪畫、拜占庭美術品與約五十萬枚的各種硬幣。Pergamon Museum佩加蒙博物館,1930年落成,是德國最受歡迎的博物館,每年約有100萬人參觀,原因無非是該館收藏的三「大」藏品:古希臘的佩加蒙祭壇、古羅馬的米利都市場大門和巴比倫的伊什塔爾城門,當時的德國考古學者親赴這些古文明的遺跡,並將其一塊一塊的切割,再運回德國後重新組合而成,並收藏於室內環境,讓我們得以親眼見識到這些巨大且雄偉的遺跡。
其實整個博物館島在二戰期間飽受戰火摧殘,加上後來的東西德分裂等政治因素,讓德國政府在近年耗費相當多的資金去修復整個博物館島。尤其是新博物館,在二戰期間70%都已經毀損,照常理來說,比較經濟的選擇是放棄已成廢墟的建築,去蓋一座新的博物館,而德國政府卻捨近求遠,耗費2億歐元,花費12年慢慢進行修繕工程。這大概就是德國人的固執吧!也如整個柏林散佈的各個歷史建物與劃過柏林的圍牆遺跡,德國人選擇去誠實的面對歷史,並好好的保存歷史,讓人們記住歷史的慘痛教訓,不再重蹈覆轍。
而目前整個博物館島還是不斷再施工,因為德國政府預計再投入近億歐元,為整個博物館島進行擴建計畫,完成之後會將現有的五座博物館整合,興建建物之間的廊道與休憩設施,並會有一個統一的入口與服務中心。

Berlin Mitte Bodemuseum mit Frensehturm an der Spree

非關命運/Fateless
《薩克森豪森集中營/Sachsenhausen Konzentrationslager》
位於德國柏林近郊的奧拉寧堡,是二戰期間所有德國占領區納粹集中營的指揮總部。這是納粹黨衛軍頭目希姆萊被希特勒任命後建立的第一個集中營。而該營於1936年8月建成,到1945年關閉前,先後關押超過40個國家、20多萬個囚犯。一座現代化、完美的集中營並為之後在德國及歐洲各地持續建造的集中營樹立「最『邪惡』的理想」模式。營區前如墓碑般的巨型水泥牆上寫著營區的名稱,薩克森豪森集中營是個正三角形的區域,大門就位在中軸底邊上。新來報到的犯人,在還沒真正走進集中營區前,早已被大門上「ARBEIT MACHT FREI (勞動帶來自由)」的字樣,徹底的嘲諷一番。三角型的營區內整齊劃一的區塊,是以前的Prisoner Camp (囚犯營),共有68棟,是靠之前生還的牢犯口述描繪再重建出來。這一區裡展示著牢囚的日常生活,一整排的馬桶、不知當時有多少人共擠一間澡間、窄小的三層床鋪每層每人互疊著睡覺、而毒氣間裡斑駁焦黑的天花板,場景令人毛骨悚然;還有一間間的牢房關著當時有影響力的政治犯,有的就這樣在牢籠裡死去…!如果不是集中營內的生還者紀錄與陳述及後人的考察,這一切,無論德國或甚至全世界,都不知道集中營裡煉獄般的慘況。更不敢想像過去的傷痕就這麼真實的呈現在眼前,而身為人的基本權力在這蕩然無存。參觀後步步沉重令人哀傷肅穆,更直接的讓大家記取那段深刻、殘忍且哀戚的教訓。

sachsenhausen-und-das-stadimuseum-in-berlin-L-S8Z9ik
《柏林猶太博物館/Judisches Museum Berlin》
對於二戰時期德國屠殺百萬猶太人那段慘痛的歷史,雖然漸漸隨著時間遠去,但是德國從未停止對歷史的反省。為了表示「勿忘歷史」的決心,德國於1992年為猶太人修建了一座「柏林猶太博物館」(Judisches Museum Berlin),以德國猶太人兩千年來的歷史文物與生活紀錄為主要展出。整體建築空間猶如迷宮般壓縮,反覆連續的銳角曲折、幅寬被強制壓縮的長方體建築,蘊藏著不滿和反抗的危機,還有陰暗的照明完全是館方刻意安排的,主要目的是透過空間使訪客感受到猶太人在德國充滿艱難與挑戰的歷史感。設計者以此隱喻出猶太人在德國不同尋常的歷史和所遭受的苦難。建物出入通道、走廊也被設計的相當狹窄,並且必須從隔壁建物「德國歷史博物館」的出入,此做法象徵著德國和猶太人歷史不能分離,同時也是猛烈而隱密的。在猶太博物館舊館的一樓,多媒體藝術家薩斯基亞波德克與英國導演彼得.格林納威的展覽《Obedience》,以聖經裡有名的故事──亞伯拉罕願意聽從上帝的命令,並犧牲他的兒子以撒──為主題,並以以撒的犧牲做為一個出發點,是上帝的命令強大?抑或是父親的愛能勝天?帶著這些問題,以他們的觀點去發展出一個具連貫性、貼近聖經的主觀敘事再將它解構、重新聚焦、組織,以文字、影像、裝置、雕塑、自行配樂等方式,創造出這些富濃郁的情感且感性的15個藝術場景,為此聖經的故事,詮釋出另一種嶄新面貌。

juedisches-museum-berlin_luftaufnahme_1_990x330au_gehorsam_greenaway_der-widder-raum-mit-damien-hirsts-black-sheep-with-golden-horns_c_juedisches-museum-berlin-foto-yves-sucksdorffOBEDIENCE_012  YS17897-1
《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Denkmal für die ermordeten Juden Europas》
位於在柏林的歐洲被害猶太紀念碑,也可稱為浩劫紀念碑。由彼得.艾森曼及布羅.哈普達設計,紀念浩劫中受害的猶太人。安放了2711塊混凝土塊,在一個斜坡上以網格圖形排列。混凝土塊長238cm,寬95cm,高度從20cm 到480cm不等。這些大小高度不等混凝土塊,整齊排列下的間隙,其通道猶如迷宮般,產生一種導致心神不安纏擾不清的氣氛,秩序中流出疏離寂寞感。
這次有機會拜訪參觀對於德國歷史而言非常重要的地方,面對過往的這些行為或罪刑,究竟要「清算?」還是選擇「寬恕?」抑或刻意地遺忘,還是忠實呈現史實並大膽做出評價?我想,來一趟柏林,能更認識與理解德國是如何面對處理過往的錯誤,這是趟非常深刻的旅程。

Holocaust-Mahnmal_Berlin_2006

《「me」我的收藏室/“me”My Collections Room》
搭S 線地鐵到奧拉寧堡大街站(Oranienburger Straße [註1]) 往北走去便是八月街(Augustraße),沒有太起眼的地標,這個位於舊東柏林的樸實街區,若非導遊的指引,還真不知如何至此尋覓。
柏林圍牆倒後紐約MoMA的知名策展人Klaus Biesenbach為這個地方播下藝術的種子,他與一群年輕的藝術家們,利用八月街上的舊黃油工廠,成立了柏林當代藝術中心(KW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Art),廣邀藝術家齊聚創作發表,此後90年間藝術空間便如雨後春筍般湧出,除了一樓臨街的空間外,更多是隱身於老房中二樓以上的秘密天地,遊覽於此時,只要有路走,門開著,基本上都歡迎你進來欣賞探險。
而緊鄰於KW旁的「me Collectors Room」,我們一行人被它廣袤的空間(相較於附近的營業空間而言)及品味獨特的陳設所吸引進來,前區是複合式空間,咖啡廳、書店、小精品,落地玻璃旁的座位區,還會定時開課讓小朋友進行創作,坐在這喝著咖啡翻翻書冊,看著窗外操場們小朋友踢著足球,好不愜意;而後區及二樓則是近百坪的展覽空間,此時正展出名為「QUEENSIZE [註2]」的收藏展。
從標題的「QUEEN」帶出「女性」,Olbricht先生從80年代開始蒐羅藝術品,有意無意大多數是以女性藝術家為主,對他而言,其作品總是如此的亮眼有趣,吸引著他的目光,從繪畫、雕塑一路到攝影、錄像藏品相當多元。「QUEENSIZE」是指雙人床的尺寸名稱之一,將「床」視為人體驗生存網絡的關鍵、死亡和出生、誘惑和色情、夢想和夢魘的象徵,亦指人生各個不同的階段,探索生、老、病、死的意識,這些藝術家將他們眼中對人性的存在和特色詮釋出來,人們最內在的需求、渴望和熱情,探索「自我認知」和「別人眼中的自己」間的落差,也試問是否真的有「女性觀點」這東西。
看完這批二戰後到今日當代的藝術品,深刻感受其流漏出的生命力,動人而堅韌;而Olbricht先生對藝術品的熱愛,收藏且不吝分享的精神,亦是令人嚮往欽羨。
[1] Straße的ß為德文「ss」的連字,不等同於希臘字母β(音:貝塔),Straße即Strasse。八月街Augustraße亦可寫作Augustrasse。
[2] Queensize ‒ Female Artists from the Olbricht Collection。2014/12/7 ‒ 2015/8/30售票展覽, 展出Thomas Olbricht之藏品,由Olbricht Foundation主辦,Wolfgang Schoppmann及Nicole Graef策畫。

Unbenannt

柏林當代藝術館/Museum für Gegenwart Berlin
位於柏林中央車站步行五分鐘的距離,以1846年建成之漢堡火車站候車大樓為主體,于1996年以「柏林當代藝術館」之姿,乘載著當代藝術新移民,再次矗立于國際間重要的當代藝術館之一。

HamburgerBahnhof

《Moby Dick》
主展館為藝術家Michael Beutler個展,以《Moby Dick》為名製作了五公尺高的白色大型裝置,佈滿整個展間。不透過美術館式的圍欄隔離,而是讓工程現場的裝置直接呈現在觀者跟前。交錯於建築主體內的木材角料暗示體系結構及社會結構的一種視覺反應,而各個站點擺放不同的工作台,以不同的工程內容具象的呈現概念。作品概念上強調工業生產過程的分工、及與之相應的經濟構成,透過製紙、金屬板、木材及塑料的大型建築結構,加上最後一道程序:觀者的置入,來完整呈現這隻「Moby Dick」。
文學名著《白鯨記》中,船長亞哈是一位意志堅定、經驗豐富的捕鯨者,終日想著如何對抗奪去自己小腿的白鯨莫比迪克。但在自己的意志及能力可及之下,亞哈就像獨立挑戰社會體制的勞工階級一樣,終將成為工程場域中揚起的塵埃,持續的再生、落下。

beutler_002_grHamburger-Bahnhof-Museum-fur-Gegenwart-Michael-Beutler-2  HBF_Beutler_3

《Marx Collection》
1980年,實業家Erich Marx捐贈自己收藏的大量當代藝術作品,納入Hamburger Bahnhof館藏。展出作品包括Andy Warhol、Joseph Beuys、Robert Rauschenberg等藝術家作品。在Hamburger Bahnhof的入口處,正面的是歷史展廳,東西側各自展出《Marx Collection》。在東側展出Warhol各個時期的手稿作品,一樓出口進駐了一家獨立書店,選書內容都是藝術相關的獨立出版品。
西側展出Beuys的大型裝置系列《The end of the 20th century》。Beuys是20世紀代表性的行為藝術家之一。其藝術表現方式,透過各種生活物件本身所具備的符號性,加以重新組織出蘊含其中的觀念,透過觀者的主觀性判讀及觀者生命經驗的綜合解釋。Beuys作品絕對是否定唯物論的形式,透過藝術家的作品構成方式,誘導觀眾積極的聯想,來達到藝術與社會溝通之能力,提高觀眾對群性的認知,啟發觀者自體的存在感。不僅是批判與責難,Beuys透過藝術表現達到教育的意義。1982年Kassel文件展開幕時,啟動了Beuyes最知名的藝術計劃《7000棵橡樹》。透過栽植長壽的橡樹及置放花崗岩的活動,引導觀眾思考並實踐對社會能夠提供的靈性友善。

logo_858IMG_1433  static1.squarespace

《And away with the minutes》
通過候車大樓主體,步上一道小樓梯,踏入前往第二月台的蜿蜒通道,牆上保留著漢堡車站舊站牌,映入眼簾的是一道無盡的長廊,我們來到了第二展間。出生於德國的瑞士籍藝術家Dieter Roth (1930-1998),他的創作媒材橫跨電影、繪畫、版畫、多媒體裝置等不同形式,而同時囊括了視聽兩種感官的創作手法,是聲音藝術家Roth最主要的創作形式。在長廊展間裡面以Roth為主,一共集合九位藝術家(團隊)。《And away with the minutes》聯展主要是以聲音藝術的表現形式,結合行為、錄像、互動裝置等媒材。聯展藝術家以共同主題,呈現聲音在時間主題中的可能性。就像牧神手中的排簫,聲音具有魔力,記錄下這些崩壞、零碎的片段。

kuspit3-22-19roth13558_m-m7FcpJFor Dieter Roth/Bjorn Roth book Work Tables and Tischmatten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