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10.05.15 - Column:Freelancer’s Predicament|藝術大腸花 FREELANCER的悲哀

a

藝術大腸花:Freelancer的悲哀 / COLUMN: FREELANCER’S PREDICAMENT

撰文/王若鈞

「你工作好輕鬆唷,只要在家寫文章就有錢賺了!」
前些日子在家族聚會的場合上,這句話穿刺腦門引起無比光火,瞬間浮現學運後「大腸花」活動中,每位參與者一上台就要先問候對方長輩的影像。
較少接觸藝文創作生態的普羅大眾,似乎都會因為「作品單價高」而產生「藝術圈很好賺」的想法,加上現今創作者不是太高調就是太沈潛,往往加深這種刻板印象和錯誤理解,讓我實在很想以「藝術大腸花」的方式,說說這個創作行業裡,freelancer不為人所知的種種悲哀。

Freelancer是什麼?What is Freelancer?
根據Google大神和維基百科的說法,Freelancer意旨自由工作者,不隸屬於任何公司或與特定公司簽訂契約的職業形態。在中世紀的歐洲,國王和貴族在戰爭時會和傭兵簽訂雇用契約,Freelance即表示尚未和任何一方簽約(free)的戰鬥單位(lance)。近代則指稱脫離組織的工作狀態,如自由作家、自由記者、自由撰稿人、藝術家、插畫家、動畫製作者、配音員、翻譯人員等。

Freelancer有苦難言?Freelancer’s Predicament
各種形式的創作品,單價可能是一般上班族月薪的好幾倍(有時幾十倍,甚至更多),光憑這一點,引起種種的羨慕嫉妒恨,可想而知。然而,自由創作者背後所付出的時間與心力,卻時常被忽略。
我常說一句話:「不用和打卡機賽跑的生活,就是24H工作的生活!」通宵趕稿,很正常。凌晨兩點跟歐美的藝術家或策展單位聯絡,很正常。從活動籌備期就開始每天工作超過16個小時,很正常。週末不是用來放空或踏青,而是穿梭各大開幕活動(我最高記錄一天跑過6場),非常正常。
而一位攝影師朋友也曾說過,跟著表演劇團或電影攝影組拍照的工作,都是沒天沒夜的腦力活加體力活,不僅拍攝時程長、上山下海跑透透,進行後置作業的那一個月更是不知日月為何物,連睡覺都還不敢上床。薪水應該很多吧?我猜有人會這樣問;然而,以他曾入圍台北美術獎和掌鏡7年的經歷來說,45萬左右的年薪,應該會讓很多人掉下巴。
除了工作時數之外,太多不正常的事,在freelancer的世界裡都太正常了。好比說我的藝術家好友,去年6月展出四件一幅的作品,要價12萬,展出後隨即被藏家預訂,朋友原以為下半年的材料費有所著落,誰知卻遲遲等不到款項入帳,詢問後才發現,畫廊考量消費者財務狀況(說到底是為了提升買氣),實施分期付款制度,畫廊在收到全額,再扣掉50%的佣金,並經過畫廊的年度結算之後,才會匯錢給藝術家。也就是說,朋友在歷經8個月的煎熬後,終於拿到了6萬元的酬勞!
年輕一輩的文字工作者也不好過,市面上比較沒良心的業主,一個字支付一塊錢的稿費。試想,如果一個月想要有三萬元的收入,就必須要寫到三萬字,還得要等到刊登後的隔月才能領到稿費,這個文字血(寫)汗工廠瞬間變成屠宰場。
沒有固定收入,沒有年終獎金,幾乎所有Freelancer的薪資,都要等到結案之後才會入帳。因此,為了要生活,case不能停,手頭上得同時處理二、三件不同的案子,才能確保下個月不用躲房東不會餓肚子。看似無拘無束的「自由」二字,其實是犧牲大量時間換來的,更別提偶爾還被要求提供「賣菜兼送蔥」的免費服務。以「馬來獏」成名的插畫家Cherng一句「為什麼我準時交稿,卻無法準時領到稿費?」,已道盡委屈。
簡單來說,換算成時薪或日薪,多數的Freelancer都是「廉價勞工」,如果沒有一些理想和熱情,很容易就另謀出路。在這個領域,不是會創作就能靠作品吃飯,也不是有才華就能在市場上生存,連天才都需要99%的努力,更何況是需要長時間練習(從專業技巧、表達手法,到整體思維呈現)並累積能量的我們呢!在不斷等機會、等資源、等媒合平台,甚至是等結案的日子裡,往往充滿焦慮,沒有身歷其境,便難以明白箇中苦澀。我們都念過聖賢書,所以會把大腸花中的垃圾話吞下去。然而,讓我嚴正地重申一次:

「這個世代沒有什麼工作是輕鬆的,創作工作更是他媽的一點都不輕鬆!」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