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0.05.15 - LOVE HOTEL|情慾大旅社

情慾大旅社_WEB

情慾大旅社 Love Hotel

撰文/張聖坤、李茗哲

歡迎光臨情慾大旅社Welcome Love Hotel
在自然界的觀點,生殖或許是交配的目的。但若是除去了繁衍目的,在那霎時的高潮中、我們得到那超乎體感的精神感官又是什麼呢?隨著資訊及文化的串流,性再也不是地下次文化的秘密了。芬蘭的湯姆(Touko Laaksonen)在2006年總算踏入藝術殿堂,性偏差的污名終被更正為性少數。而性解放的思想也搭上人權主義的順風車,在60年代跟著避孕藥一起上市。尼采的無神論宣言,就像新世紀的教條,將藝術及文學隨之解放。當情慾透過藝術方式來呈現,這些被紀錄下來的現實、超現實的情慾互動,讓藝術反饋回慾望。我們不講道德、不下評論,只用身體的直觀來體驗人類的原始情慾,重新塑造我們心中的阿尼瑪、及阿尼瑪斯。

註│心理學家榮格所提出的潛意識原型,男性內心的女性形象稱之為阿尼瑪;反之則稱阿尼瑪斯。有別於繆思,她(他)們的形象未必是正面的,有時是有點侵略性、或充滿肉慾的,但在陰影深處其實是吸引著自己的。

第一章:沈思坦 Chapter 1: SHEN Si-Ten
螢幕上傳來一封訊息,是張照片與赴約地點,在一個黑白場景裡,彼此在無法識別的容貌的盒子裡,閉上眼睛,用著不慎熟悉的左手,把玩著記憶裡存在的人的容貌,眼睛、鼻子、嘴巴、耳朵,掐掉了聲音,他們把身體交給觸覺。柔軟的被褥,堅硬的磁磚,偶爾透出來的顏色,像是過了保存期限口紅,像是電影事後清晨所留下訊息的筆跡,訊息指向這裡,閃爍昏黃的燈,短毛的紫色地毯,房號1_6_,資訊不明。

第二章:孫培懋 Chapter 2: SUN Pei-Mao
推開房門,沒有玄關跟房卡的插入處,只有豐腴的女人,等著被插入。上海式的室內陳設,在頂上的鏡面頭盔裡,空間在變形,如平躺的男人頸後皺摺的床單;陰唇、窗簾、陽具、麒麟,回想進門前,咿呀聲不斷地門片,上面的「請勿打擾」。像是那個播放節目前會有國歌的起立時期,三台、三色,深夜節目會在Color Bar後面,什麼時候,又聽得到聲音了?老舊黑色的映像管電視傳來…。

第三章:陳冠宏 Chapter 3: CHEN Guan-Hong
「是彌賽亞」,電視裡那人誇張叫喊,面容冷靜,音調拔尖。冷氣過強,毛孔擴張,於是身體出現許多孔洞,也發現了原來掉落數字,懸掛在兩只筆挺的陰莖上,特寫鏡頭。「這是一場競技,關於尊嚴與權利」旁白略帶戲劇性的配著,引人入勝。心想床頭櫃應該會有本聖經,結束這場荒謬,如果可以告解。拉著略帶著皮質香的赭紅色抽屜銀質拉環,「用力、用力、在大力一點,就能打開…」,櫃上的電話被拉扯搖晃,略顯急躁的雙手在檯燈的照射下,玫瑰花樣壁紙上的影子有點曖昧。

第四章:顧廣毅 Chapter 4: KU Fred
「空的」,「所以我要你進來」,所以將手深進,略顯窄長的抽屜,試著尋找慰藉的冊本。對於洞穴,總有著太多的好奇,難道雙手儼然成了貓,無所畏懼地往底去,一個濕熱柔軟的生物體抵住,即便害怕,但仍然把玩著,因為慾望。慾望也像容器,成了不同的形狀。這個溫熱的觸感,腹肚的飢餓感,這個邊間沒有窗戶,時間在小小的內坎格櫃裡,要不是有生理時鐘,很難識別究竟所謂何時。放棄了尋找救贖,取而代之的是口腔的滿足。

第五章:倪瑞宏 Chapter 5: NI Jui-Hung
下了旋轉樓梯,永生的緞面花朵在牆上開著,綴著金粉,水晶吊燈的結晶光線,折影在住客搭於扶手的各式手臂上,人們說說笑笑,想著眼前手裡這張單薄紙質餐券,所等同於現實社會裡的各式餐點、飲料、水果,如此邏輯,不正等同祭祀時那一張張長型黃底綠紋的更衣,至於關於仙境的想像,唯一記得的是那個名詞與碗裡的白米,有著孿生的暱稱-飢餓。無論來在那個盛產的國家,它都必須使我們飽足,但據說仙境裡沒有衣食匱乏的問題,那麼我們想像的投射,來自哪裡?

第六章:簡翊洪 Chapter 6: JIAN Yi-Hong
往外望去,落地窗後,是一個偌大的游泳池,人們袒裸著身子,早晨陽光正好,還不足炙熟皮膚,在現做台前料理師在米飯上放上比目魚腹,大火烤過,海鮮特有的脂肪香氣傳來,玻璃長碟,盛裝著剛完成的刺身,等待夾取,一旁湯品區,有個黑框蓄鬍的男子,眼鏡被熱氣蒸的迷霧,不得摘下眼鏡。那麼他眼中鏡子後方的人在這一段不算短的距離裡,每個人似乎都相同的在搬演著,等待食用者與被食用者的關係,垂涎欲滴,景窗的內外成為彼此獻祭品。

最終章:李亦凡 Final Chapter: LI Yi-Fan
遠遠的樹叢裡,有個反光點,是偷拍的長筒鏡頭,不知在捕抓什麼的等待守候,池邊有許多的乳房,攤曬在陽光底下,高起的救生員椅上,黝黑的救生員紅色的短褲與健美的身材,鳥看著這些如鵝卵石般被陳列在池邊的隆起,裸露在運動的包裝下,名正言順,但那暗潮的洶湧以及堅挺的勃發,如雨林處處生機,但鏡頭卻不指向這些發出求偶訊號的男男女女上,反之,是在兒童池裡的那些孩子。因為那是慾望之下的產物。「我想和你交配」,那封訊息裡寫著,已讀不回。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