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0.05.15 - The Artist who turns memory into reality Chen Yun|將記憶具象化的藝術家 陳雲

陳雲-礦。輝映在髪颺起的記憶邊界-60.5×60.5+60.5×91+60.5×60.5cm-2014-壓克力彩、畫布

將記憶具象化的藝術家-陳雲
THE ARTIST WHO TURNS MEMORY INTO REALITY - CHEN YUN

撰文/吳思薇

“Time and memory are true artists; theyremould reality nearer to the heart’s desire."
「時間與記憶是真正的藝術家;他們重塑現實更接近內心的渴望。」
────約翰·杜威John Dewey( 1859-1952)

藝術家一日 An Artist’s Day
在距離上一次陳雲的個展發表(2013),已經將近兩年了。從2012決定以藝術家作為職業,陳雲專心走入專職創作的生活。而大眾好奇所謂的「藝術家的生活」樣貌到底是如何,其實對陳雲來說,做一個藝術家的一天,跟作為一個人的一天其實沒什麼太大的差別,也就是生活著。每日晨起,為自己做一份早餐,回想夜裡的夢境,梳理當天的心情,投入繪畫工作。調色、塗上厚厚的塗層、等待顏料風乾時得閒午餐、再打磨、再塗上新的塗層;一路工作到晚上七八點,一天的工作差不多有個眉目,才休息晚餐。幾乎每日都是進行這樣的工作,陳雲自嘲他的生活比小學生還規律。

感覺、記憶與夢境 Senses, Memory, and Dreams
陳雲的作品大多數在描繪那些同時是抽象且具象的,必須利用蒙太奇的敘事去捕捉的。而她所描繪的內容,本質是記憶、是感覺也是夢境。記憶與夢境在人腦中呈現出非常雷同的質地。過去的記憶、和夢境中的體驗,都是自我曾經經歷過,卻無論如何都無法證明是真實的存在。而夢境的描繪對陳雲而言,總是越描繪卻越偏離,彷彿永遠無法讓他者體會相同的經歷,只能留下模糊的印象。而陳雲的創作,即是捕捉自己遙遠的記憶,也試圖喚醒觀者感知的總和。

沒有臉孔的角色 Faceless Characters
「不知道是屬於誰的手、被風吹起頭髮遮住的容顏、畫面僅出現頭部以下的一個女人的站姿、某人的背影、遠處看不清表情的角色、睡夢中的面孔。」以上所及都是陳雲作品中出現最接近人類的形象,雖然觀者無法清楚閱讀那些身影,在陳雲刻意的低限描繪中,卻傳達了高度的情感濃度。陳雲說,就像是你夢見一個人影,在夢境中你雖然看不見他的模樣,意識卻能清楚地知道他是誰。

意識深處的領路人 A Guide in the Depths of Consciousness
陳雲的畫作有個特色,大多是以二到三幅組件的方式拼接而成,去年開始,從橫式的拼接逐漸轉向直式的拼接,從地平線的展開,轉變為拔地而起向下扎根的直式構圖,探索視覺心理、與向度上的衝擊。而她精心規劃的構圖,像是一首詩作,隱藏了現實與時空,僅留下一些有限的線索,像是定焦的場景、手的特寫、女人的背影,和微觀的物件或符號的畫面,讓觀者自行拼接組合獨立閱讀。陳雲像是一個領路人,打著微弱的光帶領觀者走入記憶深處。
上一個創作階段,陳雲盡心竭力嘗試出各種技法、構圖研究與質感工法的實驗。而這兩年間,陳雲經過沉澱,獨自走入生活之中;工作室創作佔據了大部分的生活,除此僅只有必要時候的日用採購。在最無華的日常中體會生而為人的所有感覺。陳雲大量的瀏覽照片、報章雜誌、電影、文學,擷取撩撥起記憶的、心中強烈被吸引的那些。陳雲如海浪淘選,將那些放不下的那些記憶,琢磨成夏日裡,赤腳踏入溫熱包覆的海沙。
陳雲是一位忠實的創作者、勤力踏實的生活者,像外科醫生一般不著痕跡的開刀取出寄生於日常的記憶刺點,重新淘選琢磨成一幅幅看似嶄新,同時又與觀者的心非常靠近的畫作。閱讀陳雲的作品,我們從不感到陌生,反而像是將我們人生的回憶與夢境,從深處取出又重新活了過來。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