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10.05.15 - None are wasted in the virtual world|虛擬之中誰也不被浪費

1515-07-吳權倫-Digital Weathering H-90×67cm-2015-雷射感光相紙、水晶裱褙(壓克力、鋁框)

虛擬之中誰也不被浪費 / NONE ARE WASTED IN THE VIRTUAL WORLD

撰文/吳權倫

2001年九一一事件,2004年南亞海嘯,2011年三一一災變……透過媒體撥送的狼藉現場,瓦礫堆、廢棄物、不知名破片夾雜在泥流與灰塵之中。資訊爆炸的數位化時代,無意義的過量檔案、還來不及實現就過時的計畫,在虛擬之中誰也不覺得浪費。對我來說,殘骸/碎片、廢棄/放棄是這個天災人禍、內容過載的世紀的開端形象。
從《Debris》(2011~)再到《沿岸採礦》(2014)兩者都圍繞在殘骸廢物與當代社會的關係,然而前者借助虛擬,後者則企圖將現實與虛擬交互驗證。自《標本博物館》開始以3D軟體繪圖作為技術脈絡,最終在《Debris》建立成一套思考、觀看、製作的系統,使得創作者與創作工具彼此得以成為一組緊密的生產鏈。電腦繪圖的過程成為一種觀念的演練,運算衍生的畫面提供的是一種觀賞經驗,讓3D軟體不只是工具更是作為一種材料,得以扮演純粹的語言,展現自身的不可取代性。
所謂的3D視覺,其實往往必須透過2D介面才成立,2.5D的曖昧特質與軟體的世界觀和目的性,讓《Debris》逐漸形成幾種子系列。《Tool》以細長的造型呼應工具配合人手的掌握而被設計成棒條型的邏輯。創作的過程中規定自己只能透過想像來揣摩如球棍、筆、掃把、筷子等等棒條型工具,而不能參考實物或圖片,否則就會變成一種臨摹。藉由極度細長的輪廓與局部零件的造型試圖喚起觀者面對一件工具的身體感,彷彿即使是影像也可以親手介入而使用之。如此也回應了3D軟體用於工具設計的原始用途。《Polygon》則從單一造型出發,經過軟體內的調變、複製、疊加、收攏,在感覺經驗上更偏向雕塑。數位材質的選擇與配色並非是象徵式的,而是以直覺的創作狀態,單純的希望做到沒有重複,讓每一件《Polygon》都成為專屬於特定形狀的小宇宙。
《Debris》表面上形容了作品中破碎的零件被混雜的狀態。在內容上則透過3D繪圖的輸出,將設計、製造、丟棄的結構重新排序,跳過了物質上實際製造,用影像作為生產成果,卻設計出廢棄的結局,讓新創即是終結。
《沿岸採礦》接續《Debris》,但將目光轉向現實。我在台南一段乏人看管的海灘找到大量被風化過的人造垃圾。這些遭受烈日曝曬而劣化,隨著風沙與海水的侵蝕長出節理的東西,雖然有著近似天然產物的外表,但材質卻是不折不扣的人造品。原本號稱無法消滅的塑料被大自然「馴化」得越來越像某種出產在當地的「礦」,而「礦」的統稱也暗示將這些垃圾再度回收資源化的企圖。
有別於從材料的立場將垃圾回收後再製造,卻往往只是成為明日的垃圾。『沿岸採礦』以觀念將垃圾回收成為「礦」;再以3D掃描回收「礦」成為數位檔案,之後在軟體內對「礦」做參數化的調變,或是虛擬地替換材質。把多組「礦」與軟體內原生的模型重新組合,兩種生產邏輯的結合讓人聯想自然與人造這兩個世界之間的交互關係-就像曾在那乏人看管的海邊發生的事件,而這樣的手法被我稱之為「數位風化」。
這些在生產與消費的路上走到生命盡頭的「物件」到了海邊埋葬凋零,因為自然的造化重新定義了天然或人造的分類法則。最終藉由科技讓「物魂」得以被平反,以數位檔案的身分重生成為無關乎現實的方案。

吳權倫 WU Chuan-Lun
2015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造型藝術所
2007 東海大學美術學系
1985 出生於台南,台灣

個展
2013 渲染櫃/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MIT新人推薦特區,台北
2012 KiSS… and SAVE 吳權倫個展/南海藝廊,台北

聯展
2014 光譜的稜線/關渡美術館,台北,台灣
000 - 台北雙年展-劇烈加速度/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台灣
000 - Art Show Busan/釜山會展中心,釜山,韓國

獲獎榮譽
2013 MIT新人推薦特區/文化部
2011 高雄美術獎/優選
2007 台北美術獎/優選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