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0.05.15 - Art is justice, killing is right? | 藝術無罪、殺生有理!?

Humane 002

藝術無罪,殺生有理?!

文/王若鈞

對於印加文化的日漸著迷,讓位在南美洲的祕魯竄至旅行清單的首選。在累積存款數字的日子裡,翻查吃喝玩樂的相關資料,其中「青蛙汁」的出現,令人不自覺地倒抽一口氣。

青蛙汁是當地流行的飲料,一般由店家「現場製作」!意思是,當你說「我要一杯青蛙汁」之後,會看到老闆從玻璃缸中取出一隻活跳跳的小青蛙,先在腹部縱向劃上一刀,再將皮剝去,最後連同蜂蜜、蘆薈一同放進果汁機裡現榨,然後你手上就會出現一杯淡黃色、黏稠的清涼飲品。

「好不舒服的畫面!」相信很多人會因此打退堂鼓,但當地人卻深信青蛙汁能強身健體、解除疲勞,甚至可以舒緩哮喘、支氣管炎、性功能障礙等症狀,十分受到勞工階層的歡迎,從青蛙汁廣告海報中男性所展示的壯碩肌肉,便可窺知一二。

青蛙汁的陰影,讓我想到近日與丸尾末雄(註一)談及他的第一件錄像作品《人道毀滅》(Humane),簡單來說,作品記錄金魚在果汁機中經由攪拌後化為烏有的過程。一隻以新台幣2、30元交易而來的金魚,象徵生命價值的標籤化,是藝術家對於當時焦慮狀態的自嘲,也是宰制關係對立的激烈提醒,藉以討論立基於購買行為之「所有物」的處置合法性。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是智利籍藝術家Marco Evaristti於2013年在丹麥Trapholt museum所發表的《Helena & El Pescador》進階版(註二),Evaristti直接將果汁機設置在展場中,每部機器裡都有一隻游來游去的小金魚,觀者可選擇按下「on」啟動機器,或是在純觀賞後轉身離開。問題來了:如果是你,你會怎麼選?

按下按鍵成為兇手?等待他人動手,自己成為指證者?冷眼旁觀置之不理?

最後你會發現,無論怎麼選,都無法改變金魚死亡的命運!如此具有爭議性之作品,不出所料地引起各界人士關注,也讓動保團體、美術館、藝術家之間陷入永無止境的激辯。從司法角度的判決是,金魚在高速運轉的機器中,未帶有任何疼痛地死亡,藝術家因此獲判無罪,而這樣的說法能否從道德觀感層面服眾,至今仍是一場混戰。

藝術,好比中世紀的宗教,權威高塔凌駕一切,只要一句「這是藝術」的通關密語,便可進入神聖不可侵犯的禁地,沒有法律條約的規範,也沒有風俗民情的繁文縟節,如蔡國強的《一夜情》(One Night Stand)邀請50對情侶在塞納河旁的帳篷中盡情歡愛,有人批評此種行徑傷風敗俗,巴黎市長貝特朗卻讚許到大呼「天才」。這個藝術的聖地當然可以充滿極致的浪漫,然而,容不容許對生命的迫害?

丸尾用「Save you. Save me.」重構你、我、他之間的食物鏈關係,在體現生命價值之前,先拋出了「階級式」的人道主義,以及我們不斷討論卻無法定制的「偽善」。看似殘忍的殺生行為,若能重啟人們對於道德意識的無偏差界定,那此種手法不僅合理,甚至非常划算。郭亮廷(註三)在「『不舒適的明日』與『土地計劃』的對照記」一文中談及,藝術家訴說議題時,重點不在關懷弱勢,也非展現他的善解人意或人道主義,而是以歷史的眼光觀察人事物的轉化過程。或許這樣的理解, 才能不過度強化動物保育的立場,也防止藝術成為犯罪的神主牌。

馬丘比丘的謎樣號召力和日益增多的遊客,讓傳統口味面臨外來者道德觀感的挑戰,青蛙不再有意識地被凌虐致死,口味封面也添加許多蜂蜜和蔗糖,聽說已品嘗不出飲品原有的異味。不討喜,所以不買單,因此我們遺失了一些在調整中不斷被剝奪的原形。而回到《人道毀滅》也是一樣,丸尾開宗明義就發出了警告:「If you feel uncomfortable, don’t continue reading.」

不舒服,那就別看了!

註一:目前就讀於臺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作品多為錄像、物件形式。
註二:相關介紹請參考http://evaristti.com/index.php/helena。
註三: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講師、自由撰稿人及譯者。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