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9.05.15 - Find a place to feel the Sunshine | 尋:在日光裡展

2015.3.31 – 5.10 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YIRI ARTS Taichung Space

這個展名,很困擾人吧!

策展/盧依琳

一開始便將你丟到荒島上,立刻要你開始求生,想法子活下去,好不容易活下去之後,就開始面對思考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可能有答案,而大多數的時間並沒能那麼順利,接著,你只好開始將這個問題,納入生活一起活著或忘掉,在歡愉的時刻期許它不要趁勢出來擾亂作怪 ∙∙∙。
誠如「尋」這個展覽,參加的藝術家們有目前勉強、伊佐治雄悟、李明學、許喬彥、莊榮哲、劉耀中,大膽推測在性格上或許都帶點被虐的傾向,並從創作中得到無法言述的快感,我們如何得知呢?從他們的作品與作品生產的過程裡,可以窺視一二,像是作品瀰漫著「對自我的否決」的不散氣息、時不時便要「從現實中逃逸」、或者是懷抱著永恆希望持續地「對各式意義的搶救及擁抱」,於是令筆者最後決定將展名取為「尋」,一個不打算給予答案但同時企求你探尋的命題。
在一些經典文本中,隱藏了對存在的各式詰問,例如卡謬從薛西佛斯的神話,提出人在現代工廠裡是永不停息而又毫無意義的勞作,但為何我們還是不斷忍受重複呢?或如電影鬥陣俱樂部裡,沒有名字的主角被一場大火燒毀一切物質後,爾後便開始如通靈般的無眠地穿梭在現實與虛幻之間,同時電影運用主角真實的拳頭痛擊我們以為的表象,並將困境狠狠帶到我們面前;又或像作家貝克特,解構主義者式的文字,運用自我否決的迴圈式攻擊,猛勦差異,讓人絕望但同時忍不住愛上生命的殘酷 ∙∙∙。此次參展的藝術家,是否是藉由藝術創作的過程逃脫此種命運?並在最終生產出如鴻毛般輕盈卻同時承載著自己重量的作品?
被困擾或迷失的過程是神祕且吸引人的,藝術的創作過程猶如一場魔術表演,藝術家就是自己的魔術師,一輩子都在專研自己最精采的逃脫術,如羅蘭巴特描述的「零度寫作」,其中在零度寫作中,「文學被擊敗了,人類的難題顯露出來,缺乏進一步的闡釋,作者變得無可挽救地誠實。」是的,給我們誠實吧!這是我們作為一個觀者最想要追求的,接近最自由的猜測。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