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8.05.15 - Made in central Taiwan | 《中部製造》

中部製造-李世文、巫宇庭、杜建衡、林思瑩四人聯展

伊日美學台中藝術空間首檔暖身展「中部製造」敬地主之誼,特別邀請四位來自中部地區藝術學院的年輕藝術家進行本次聯展。四位年輕藝術家,所關注的議題都是以「人」或是人的變異為出發,思考存在、思考慾望、思考記憶、思考生而為人何以為人的意義,或許是因為我們在成長的過程裡,都逃不了思考人所存在的意義的原因,而本次聯展,即是四位中部地區的藝術家,關於生為人所提出的疑問和解答,或許不能夠完全回答誰的問題,但是在觀賞本檔展覽過程中,也可以想想這些問題是否都給了自己最好的答案。

 

實驗-巫宇庭-30x60cm-2014
魚人先生日常

文/巫宇庭

伊拉斯謨(DesideriusErasmus,1467-1536)的《愚人頌》主要以“愚人”的口吻評論當時的世態世象。魚人創作以魚頭為主軸的魚人先生為虛構的腳色人物,沿用魚頭重複且統一的相貌來暗喻與揶揄社會思想上的同化與日漸衰落的自主思辨能力。
目前的魚人創作以日常生活做為方向,將其生活空間應用在於客觀的條件以及有別於現實所存在的客觀事物與情況;彼此虛實之間的交錯與換置,做空間本質上的關聯與對應,來傳達其視覺意象與其背後意涵。並利用其魚頭特徵做畫面安插與編排,平衡並扭轉日常生活中常見的日常行為,竊取一絲生活上的變化與趣味。

 

前往德文島-4 15x15cm 2015 壓克力彩、粉彩、不鏽鋼針、描圖紙、畫布
濃霧的記憶

文/李世文

存在,在我的想像中,是條濃霧大道──濃白的風景,我們在此之中潛行;每個自身向外傾出,探尋那些未能預見的。也因如此,為人,以有限的感知探尋世界、彼此。我們浮動、相遇、分離。在上述「存在」的進程中,零光片羽使人深刻,我們不斷相遇後便分離,無形中累積那些難以情狀的,記憶便為「已逝」的集合體。

創作,做為一系列記憶的展開,用以丈量這些已逝的,作者選擇以片斷的影像述說,以繪畫和物件去除(擴張)影像原有的指涉,當原有的影像更趨近於心像(mental imagery),它們便重新指向某個由作者述說的故事。然而,作者企圖使述說的口吻有機且中性──作者提出遠行的邀請,而觀者亦層層地投遞自身的記憶。

 

忠犬阿吉 73x91cm 2014 油彩、畫布
走在城市中沒有臉孔的人

文/杜建衡

走在城市,人群中穿梭,一張張面孔被懸起從身旁漂過,久而久之,我漸漸感受不到其中的差異。人類透過眼睛觀看、鼻子呼吸、嘴巴說話、耳朵聆聽,亦可以表現情緒,各司其職。
然而除了功能性以外它們也是建構「人」的符號。五官在臉上的位置大致不會相差太遠,這種安排方式使我們能夠辨識出彼此為同類,
而五官與臉型的差異性便足以使人能夠辨識出身份。
但在日漸疏離的城市,我常在思考是否能透過臉孔以外的方式辨識或著感覺出一位朋友,有時會問自己,我認識他夠不夠深?又或者是否非得看到他的臉才能夠叫得出名字?甚至在失去臉孔後,我還是我嗎?我還剩下什麼?
在此次展出的系列繪畫,我試著將畫作中的人臉以重複的器官重新建構,使其脫離辨識習慣。我企圖使觀者能夠在失去表情的臉孔上感受到畫面中人的情緒,
觀者在此過程後,最終發現作品所透露的仍是疏離感,這回應了真實社會的人際現況,同時也是我去思考與尋找答案的方式。

全景系列-狗 45x140x40cm 2014 FRP玻璃纖維
全景的我與世界

文/林思瑩

在攝影進入數位化的現在,全景攝影普及化,成為人們在平時也能使用的攝影技術,數位化的全景攝影,是利用相機的記憶功能將影像重疊,與一般攝影視野不同的水平觀看,將影像的片伏拉長至360度。
我運用數位全景攝影的功能,捕捉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動物,但是數位化和小動物運動的不確定性,時常出現失敗的影像接合,接合失敗的動物就像被卡在影像與影像之間,存在於不是現實的環境中,我將影像重疊失敗被卡住的動物具象化,讓原本不屬於現實的動物存在於真實世界。
被卡住的狀態就像在暗喻我的日常生活,被卡在藝術創作與現實生活中,無法前進也不能回頭的狀態。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