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8.05.15 - Collectors & Collections | 收藏家:盧怡安

_DSC5365_2

收藏家:盧怡安

採訪/李茗哲

那天她做好了一桌的菜在橘色的前面前,房子裡有孩子得塗鴉與散落的玩具,兩張不同風格的椅子佇在客廳的木質地板上,一個有生活感的空間,作品隨意的錯落著,所看見的是主人單純而直接的喜歡,也許是身為文字工作者的關係,她的語調輕鬆詼諧,卻簡單的道出毫不矯飾的真誠,一種對於藝術品的喜歡,她是盧怡安,一個自稱古怪且不太溫和的女性。

Q:關於第一件收藏?
A:2011時的村上隆,可是我心裡面的第一件坂田源平。

Q:心裡面的意思是?
A:村上隆那件公益性質比較大,但我其實不喜歡村上隆,而真正心裡的第一件,
它比較像我的個性,他的袋鼠的臉很囧。

Q:你覺得為何要「擁有」作品,而不是拍下來就好?
A:我想想。我覺得拍照起來,有些東西你每次看感覺都不同,但如果是拍照感覺很平,每次都差不多,每次要傳達的訊息都不會再跟多了,如果有一張擺在家裡時會跟隨著環境、光以及它周邊的東西不同有很多的不同變化。就像有一個很了解你的人在那。

Q:那好像是一種自然的喜歡?
A:其實我覺得我是一個蠻怪的人,可是有些畫也很怪,我覺得我們是互相理解的,我會覺得不會那麼孤單。曾經我在一個價值觀很主流的媒體,但其實我不是這麼主流的,在這些藝術家想要表達的訊息裡,會發現跟我一樣有些奇怪的人好像到處都有(笑)會覺得「哈哈也是有這種人嘛~」

Q:你為什麼對「藝術」開始有興趣?
A:最早之前2005時幫台新寫一本書,那時我完完全全不懂,其實寫了那本書之後,我有好一陣子都沒有去逛畫廊,直到後來kakakiki開的時候我還特別去看,後來開始主動逛的第一間畫廊是小室畫廊,好久以前了。

Q:如何看待藝術家?
A:作品本身就會自己說話,如果就連那都感覺不到,就算藝術家再有資歷也沒有意義。我一點也不在意作品的價值,我在乎的價值是他要傳達的與我有無關聯。
真正的價值是與我之間的關係。例如是否能相互了解,你會慢慢地了解作品要傳達給你的,但講「相互」很怪,因為作品可能沒想了解你(笑),其實比較像對話。

Q:其實你完全不追逐名家?
A:我會去理解,我會去想為什麼大家為什麼這麼喜歡他,例如畢卡索,每次看的感覺都很不一樣。像我的收藏裡很多是素人,例如在西班牙時遇見一個荷蘭藝術家將作品畫在樂透上,我覺得很好笑,在柏林的時候也有,其實就是喜歡。

Q:至於你為什麼會突然開始「購買」作品呢?
A:這個嘛,我得想想…,可能是時間吧。就好像你某個年紀會買名牌,會吃高級的餐廳,但又突然會覺得這些你一點也不在意,那是有人生階段性的,也許是最近來到了收藏藝術品的階段。

Q:收藏作品的關鍵?
A:其實收藏作品時,我很直覺,甚至作品不用達到100%的完美,也許明知道那不夠好,但我還是會收藏。

Q:為何不需完美?
A:因為每何必那麼嚴肅?每個人都有不足處,藝術家也是人,我們應該期待的是收藏之後,也許是延續了這個藝術家的創作。

Q:那你在意作品的部分是?
A:重要的事能跟作品可以互相理解,加上我可以負擔得起並覺得這件在我的生活裡還不錯,就夠了。例如我反覆的想很久的,我都不會買,包括同一個藝術家也是。不會硬要買,且大部份都很快。

Q:這幾件裡你有後悔的嗎?
A:有呀,當然。某次台北藝博裡買的日本藝術家。

Q:後悔的原因是?
A:它要表現氣氛很獨特,我有點被他迷惑住。但後來我覺得那不是我的個性,我有點迷戀畫面中那種恐怖的感覺,但我其實不是那麼黑暗的人,覺得不是那麼契合跟無法與畫面溝通,比較像是衝動。

Q:什麼樣的作品會吸引你?
A:幽默,大部分是黑色幽默,讓人發笑的。

Q:從什麼時候開始收藏作品?
A:2011年,其實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開始的,除了村上隆那件。記得有一天突然看到王姿婷的作品,有了很想收藏的衝動,於是打電話給老公,那件號數不小,大概是十萬元,詢問上班中的他能否收藏,也許是因為太突然了,後來並沒有收藏,但很意外的有了這樣的衝動。

Q:有沒有錯過作品的經驗?
A:時永駿在一票票個展時的〈石蕊試紙〉,那時我非常非常喜歡,但我無法說服家人,他們覺得很可怕,即便我再怎麼喜歡,就是無法說服他們。第二次看到的則是賴威宇,是畫面裡是很可怕的四個人那件,他們還是無法接受。可是後來時間久了他們慢慢就可以就可以接受了,也許是時間吧,也就「習慣」我這樣的風格,後來反而放在家裡最醒目的地方。

Q:看來家人的意見是會影響你的,有沒有作品跟家人互動的經驗
A:小朋友和我最有互動的是巫宇庭,他的〈魚人的願望〉,雖然名為魚人,但其實代表著是愚人,那件作品是穿著小學生制服的魚,而隔了一年之後有件穿旗袍的作品,我將他擺在一起,就像小學生長大變成大人。我常拿來跟小朋友遊戲,先指著那張小學生,然後跑著跑著便長大了。我買的時候他大概是五六歲然後他現在八歲了,像是一個伴隨生命經驗成長的互動。

Q:你們夫妻倆都收藏作品,怎麼開始的?
A:禮物。結婚一週年時,我正在坐月子,沒辦法買禮物給他,記得他有提過喜歡大阪志佳的作品,就委託朋友幫我買,從那次開始我們再也不是吃大餐或是買奢侈品,而都是互贈禮物。

Q:那你都喜歡嗎?
A:嚴格來說是部分,比較多是他自己喜歡的(笑)但送禮不就是這樣?

Q:先生的收藏風格是?
A:他喜歡街頭跟塗鴉風格的例如Parra

Q:跟他的人很不像,他的收藏習慣是?
A:跟我比起來他認真多了,甚至還去北藝讀世界藝術史,很認真的研究,並不停地逛線上藝廊做功課,他需要組織,但我都是跳來跳去,我會喜歡看我想要看的東西。可能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對於西洋藝術史的瞭解就會多些,但他工作上比較沒有這樣的機會。

Q:你們會透過網路買作品嗎?
A:當然,非常方便,就跟買其他的東西一樣,不需要這麼嚴肅。

Q:其實似乎沒這麼在意要親眼看到的這件事,那麼在藏品中,除了平面立體外還收藏錄像,你是如何看待錄像?
A:我覺得很有趣,我沒有很在意形式,收藏張立人那件第一時間就決定了,沒想太多。

Q:怎麼看待相關的保存問題?
A:想這個是白搭呀,雖然目前錄像很容易因為科技會變得out of date,說實在我沒有很在乎這件事,但是價格其實也沒有很高,而我覺得想這件事有點煩,但那不就跟看以前老照片一樣,即便過時了,畫素不足了,但倒別有味道,何必去跟正在發展的科技計較。

Q:最近有喜歡相關錄像作品的藝術家嗎?
A:羅天妤吧,google系列很幽默很黑色。

Q:回到你們夫妻收藏作品的經驗,對孩子有什麼影響?
A:一是她本身非常喜歡畫畫,說不上直接的影響,印象最深的是有次她跟我們去看了一個朋友的展覽,有點交際性質的,她很不喜歡在鬧脾氣,但是回去之後她卻默默畫了跟那個展覽風格很像的圖,雖然她不給我看,但卻很意外的發現。二是我們的假日休閒多半都是去看展,她還擅自將畫廊分成好廊跟壞廊(音近畫廊,笑)。

Q:好廊壞廊?怎麼分呢?
A:很簡單呀,她喜歡可愛卡漫風格的,例如上次展出Molly比較甜美的她就說是好廊,這次去東京看到巴比松畫派的,她就覺得無聊,吵著出來。

Q:有其他收藏作品之後發生的特別經驗?
A:朋友會因為看到自己收藏的作品對著我說:「這些都好像你」因而更發現他們所沒發現過的我。也有朋友跟我一樣收藏時永駿的作品,但是他形容我收的時永駿都很「哎唷」,跟他的很不同。

Q:你怎麼看待這樣的經驗?
A:同樣的藝術家,在同一件作品裡,每個人看到的氣氛或意念可能有些不同,不同的人會在其中找到與自己相同的部分,那就是我所謂與自己的「關聯」。

Q:可以舉一些跟作品與收藏者的關聯與判斷收藏與否的例子嗎?
A:主要是藝術家想要傳達的事情是否與我喜歡的一致。例如平子雄一,我喜歡他的畫面,也知道他談的是自然跟社會的關係,我懂,但那跟我有沒有關聯?其實我的答案是:「沒有」,所以我沒收藏。

Q:回顧你收藏,作品的共通點似乎是總有人物?
A:在你問之前,我並沒有注意到,後來花了點時間想想,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很喜歡表情,在表情裡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可以看。我看了就覺很好笑,是我覺得畫裡面有情緒上的共通點,回到村上隆的那件裡雖然也有人物,但其中並沒有讓我感覺跟我相通的。

Q:最後是否能就你的經驗對於第一次收藏者建議?
A:不要勉強。收藏作品時絕對不能影響到原本的生活。說到勉強,意思是就像年輕時有個階段會拿多餘的錢去買名牌包包,但到了三十幾歲歲時,會突然一點也不在意那些了,那就是人生,而所謂的不要勉強則是就是順應著喜歡而決定要有多餘的預算才收藏,千萬別為了買而買。

藏家資料
盧怡安,alive雜誌主筆,文字工作者,育有二子
收藏藝術家:村上隆、阪田源平、時永駿、張立人、賴威宇、蕭筑方、Guim
收藏資歷:3年
收藏件數:30餘件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