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6.05.15 - The 3rd chimpanzee floating animal | 《第三類猩猩》楊善淳

_DSC1798

漂浮的記憶

撰文/李茗哲

翻起童年的照片,總有幾張在公園裡與水泥動物合照的照片,成長的經驗裡,每個人總有幾張,照片裡的那個孩子看起來與自己既熟悉又陌生,每個階段的表情不太一樣,有時笑的燦爛天真,亦有不甘不願的叛逆,無法憶起那時的自己在想些什麼,但就如此忠實的被記錄下來。泛黃的照片裡,4×6的白色邊框與略帶黏膩的觸感,如同把時間氈在那薄薄的畫面裡,一針一針的。(若字數太多可刪除)

那是屬於時代共有的記憶,也像是善淳的作品。如果有一枚代幣,投遞那不會前進的卡通飛機,一起往作品前進。他自嘲是個叛逆的人,在學習過程,經過幾次轉學,大學時堅持自己的想法而從竹師肄業,遂直接進入北藝大研究所,古典的技巧與扎實的訓練,並沒有因此而斷裂,對於創作的執著與堅持,反而比起一路順遂的求學過程,更琢磨的清楚,叛逆的原因是清楚自我追求的道路,與體制的對抗,使得他常在旅程中;「其實我的旅行不是為了任一目的地,而是在其中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方式,有些時候前往同個地方,卻還是不同的感覺」,在退伍的那年,家逢巨變,被迫要離開熟悉環境,「那晚,我們只有很短的時間收拾行李,我直覺的拿起家裡的神主牌。」回想起那段不知怎麼經過的歲月,現在的他形容是一段驚喜箱,把所有的回憶都裝載在其中,成為畫面裡的故事,就如同他所愛的林布蘭特、石田徹也或是奈良美智,那些戲劇性的經驗,成為養分,也是古典的投射。

「想不到有一天我真的跟著這些畫作旅行」那段期間,因為需不斷搬遷的經歷,讓他將作品的尺幅,控制在能放進行李,方便旅行的大小,像是文藝復興時期流浪的藝術家。而看似童趣的畫面裡是層糖衣,層疊的顏料如水泥斑駁的的痕跡,是時間流動的證據。角色總位於構圖的最中心,選擇猩猩為代言,因人類與之只有2%的差異,更能比其他的符號貼近人心,自然的成為觀者的鏡像。將其放置于中心,如古典肖像,成為故事發展的圓心,讓人直視於主角,毫無保留更無可藏匿,更迷人的是透過處理的溫潤的微光,劇場般的為角色輔以語境,像是坐上遊戲器材上總會伴隨的歡樂配樂,那些失去動力的載具,時而是飛行器、潛水艇或者是行李箱,好似漂浮于半空中的。我們清楚知道其功能為帶領著乘坐者前行,但有沒有一種原地踏步的可能?
在過去是也許略帶鄉愁與感傷的,但是那都已然成為如黃暈的回憶,化作作品,帶給我們的不再是無可抵達的未知旅行,而是漂升凌起的落拓。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