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06.05.15 - Without you & me | 《沒有你沒有我》孫培懋

孫培懋|別想起明天|35×27cm|2014|壓克力.畫布

撰文/吳思薇

案發現場
在晚間路邊的一起車禍案發現場,幾個身穿制服的警察在現場做筆錄,旁邊有隻一動也不動的狗躺在路邊,看來這起事故有人傷亡了。旁邊一些零星的路人圍觀著。幾個警察在現場勘驗、拍照、紀錄目擊者的口供,也有幾個警察在一隻成年的大老虎旁試著請他說明案情….

停格的劇情畫面
孫培懋的作品總是描繪成熟的人類社會才會出現的事件,比如醫者替病人看診、生者幫逝者埋葬、車禍案件、人像攝影等等,這些因為特定目的而產生的行為,若在大自然中以肉眼觀之,也會發現根本不太合於自然物理。假若今天我們不是系屬於社會化的人類,看到這樣的社會行為,恐怕也會像是個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我們非常容易在孫作品中察覺到,藝術家試著挑戰觀眾對於文明與不文明的分野。從這裡開始,吸引了觀者的目光,開始細細探究畫面中的各種布局,才發現作品畫面中像是電影畫面的場景,我們看到的僅只是一個截圖,若走入時間開始之處這畫面彷彿便會衍生各種情節,這些老虎、警察、護士、他們又會千變萬化的在其時空中進行各種怪異的活動。而就靜止的這一刻而言,這些突然不再動作的腳色又好像各具意義,這種在劇中時間內與時間外的各種想像,讓人覺得這個畫面裡有無數作者未畫的情節,若解構這些畫面的元素同時卻也有各種弦外之音。閱讀他作品的感覺,像是在某些古經典的書籍中用來輔以故事的圖片,但丁的神曲、薄伽丘的十日談,藉由一個個像是紀錄照片的描繪構築出那個虛構又擬真的時空。

色彩不滿足
進步的發生總是起因於各種程度的不滿足,孫培懋是天生色弱的藝術家,他看不到一般人能夠看到的中間色相,若是不夠飽和的色彩,在他的眼中便會糊成一片,看不出差異性。他有時候會覺得不太平衡,有時候會想像正常視覺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於是有一天他決定自己製造一個,屬於自己正常視覺的世界,他在畫布上面塗上各種視神經最有感覺的色彩,鮮紅、寶藍、艷綠等等各種原色。當這些對比極大的顏料在他的畫布上狂奔的時候,才終於覺得他的視神經被滿足了,於是才開始摸索將高反差色彩為色調的創作系列。

有限畫布中無限的空間魔術
孫培懋作品的另一個重要元素—空間變異,在作品畫面中常常擺放了描繪風景的屏風、特殊花紋的和式紙門或是古典形式的地磚拼接,這些被藝術家偷偷嫁接在作品裡的空間元素,常常使畫面產生一種怪異且不合於常理的空間感,孫形容他布局的用心,像是在原先設定的畫面之中又偷取了一個空間。甚至在某些視角裡,觀者會產生看見視覺邏輯的矛盾或是錯視,好像畫面中某部分的角色是從屏風之中跳躍進來的畫面另一種可能的錯覺,這樣的安排又增加許多作品的觀賞趣味。

當我們整檔展覽看下來,其實是一個非常充實的過程,孫培懋帶領我們一路從視覺體驗進入思考,從議題延伸想像,我們可以感受到孫是一個非常認真的創作者,他對當代平面繪畫的無盡探索,和他一直不斷向前探索的熱情,都在本次展覽之中呈現。他建立起屬於自己的繪畫語言、創作脈絡,在其建構出的畫面國度裡,好像每次創作都要畫布的所有向度都用盡了才肯罷休,他的作品除了在高度反差色彩中產生出強烈的視覺衝突外,還有內容題材上的尺度挑戰,在各方面都是非常高強度的視覺衝擊,當我們走入孫培懋精心營造的案發現場,將再難全身而退。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