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06.05.15 - Collectors & Collections | 收藏家:劉騰駿

劉騰駿_01

收藏家:劉騰駿

撰文/李茗哲

每個藝術愛好者在收藏作品的背後,都有它獨特的理由,
當作品走入空間時,如有著故事的角色來到了演出的舞台。

第一次接觸時,他在作品的前面反覆思考了很久,在相對不容易被注意到的角落。
第二次來到他的居家空間,他分享著他所收藏的作品,像是個說故事的人。
第三次到現場採訪時,夜裡,長長的桌子上佈滿紙張,一旁是威士忌,背景是黑膠唱片。

那時他正在進行的編校,將從小生長的桃園,透過不一樣的觀察角度與注入美學的觀點,將關於地方共有美好的吉光片羽拾起,他謙虛地說,雖然要做的事情很大,但其實只是一個記錄者,在做喜歡的事,他暫時放下手邊的筆,談到關於藝術收藏。

他說,我們從哪裡開始聊起?

Q:是怎麼開始收藏的?
A:過去的我對藝術有興趣但不得其門而入,這同樣也是許多藝術愛好者所遇到的問題。有時候需要一些機緣。開始在2011年。日本311大海嘯時,看到電視上有村上隆Newday系列版畫300套義賣的消息,老實說那時的我對於版畫、版次,是不太有概念的,更別說投資收藏。主要的目的是因為公益,其次是希望留給未來的小孩的,想告訴他們在這2011年世界上發生了這樣的大事,還有它的背景,讓小孩從小就有機會接觸到這樣的事,也像是一個事件的記錄。

Q:在開始收藏前,有特別偏好的藝術類型嗎?
A:老實說沒有,那時候不懂得做功課這件事。

Q:第一次收到你所收藏的作品,是怎麼樣的感覺?
A:一張紙怎麼會這麼貴!(笑)(好真實的想法)
但那時候不明白藝術的「價值」該如何評斷,與藝術家創作的背景,純粹是公益,可是也因此引發開始探索村上隆的創作背景,以及所謂的版畫到底是什麼?比較像是以這件作品作為出發點,從興趣變成學習。

Q:收藏作品過程中有受到誰的影響嗎?
A:主要是因為工作上會接觸到的譚精忠,譚老師與胡永芬,永芬姐兩位。也不能說是影響,比較是興趣相和,所以會聊到。會向他們學習從資深藏家的角度與策展人的角度去看作品,有著不同面向,蠻有趣的。

Q:關於開始收藏後所進行的「功課」,平時如何進行?
A:主要是常逛畫廊、拍賣會,但並不見得要買。主要是接觸之後留下聯絡資訊,會有展覽訊息或藝文訊息進來,慢慢的從對一個藝術家到展覽,透過點線面的接觸,訊息越多元,知道的就會越來越全面。再來是人脈,我覺得與認識的朋友一起看展,自然會從他們身上學到許多。

Q:會參與哪些類型的拍賣會呢?
A:羅芙奧、中誠、金仕發等等,基本上有機會都會去看看,但去的原因不太一樣,像去羅芙奧主要是去了解市場行情與學習,因為拍的作品還不是能力所能負擔的,但也就因為沒辦法能負擔主要的,卻意外能在那裡收到一些相較還未被注意到的作品。有時候也有點運氣,像當初遇到姚瑞中老師的作品時,是在金仕發,那時甚至是比畫廊還低的價格。

Q:在首件作品後,怎麼開啟從欣賞到收藏的過程?
A:了解了版畫後,也就在做功課時了解了日本當代的藝術家,那時候在2012Art Taipei第一次在看到草間彌生的作品原作,非常非常的喜歡,但我沒下手,猶豫很久。老實說那時候我靠領月薪3萬多過日子,買藝術品的錢是平時減少娛樂與工作獎金所存下來的,那時草間彌生的作品一件20萬,現在看雖然很便宜,當下看很貴,幾乎要花掉的半年的薪水。買藝術品都一樣,在那個當下總會想這個價值到底在哪裡,然後也許就錯過了,那時我想了很久,沒下手,比起一開始的賑災性質,一套一萬五的版畫,這作品需要花更多的時間考慮,那時也才剛開始收藏。後來作品就日本畫廊帶回去了,我猶豫了很久,但因為我真的很喜歡,才寫信給日本,後來花了大半年的時間分期付款,好不容易才收藏到,是一件1982年份的南瓜,上面還有拼貼的部分,誤打誤撞在很好的時機,後來很幸運的增值了好幾倍,但重要的是他對我的意義重大,倒不是增值與否。

Q:這算是你第一件主動收藏的作品,怎麼會是它呢?
A:南瓜是日本戰爭後的食物,象徵著知足、感恩,也因為是戰爭結束了,南瓜對於當時日本人而言非常重要,是賴以為生的植物,也帶著飽滿豐融的寓意,剛好對應到我的價值觀,就像台灣早期與番薯的關係,與生活經驗剛好有對上,以跟自己一直以來對於食物的珍惜,不謀而合。所以最後決定牙一咬,可遇不可求,請他從日本送過來,我用半年付、分了好幾期才終於拿到,後來送給了朋友,現在看到在書房的是後來又再遇上的黑色南瓜,日本前陣子還出價想買回去呢,但當然不賣。

Q:聽起來對你來說收藏作品是不容易的?是因為頭銜的關係常被誤會你收入很好,所以才開始做收藏?
A:你說對了!大家都誤會我了,就連熟識的譚精忠也是直到有一天他才相信。那是有一次董陽孜的展覽,因為我無法前去,覺得可惜,結果他說要幫我挑作品,總共30幾萬。我很喜歡,也很謝謝他,但是我告訴他,如果我要收藏就需要去籌錢,甚至還問他:「我要去哪裡弄錢,難道你可以借我嗎?」這時他才相信我真的是慢慢儲蓄收藏作品的資金的。

Q:對於那時收入3萬塊左右的你,收藏作品負擔不小,但是你怎麼看待與利用資金的?
A:就像有些人買基金股票,但是對我來說,收藏作品就像是投資的一個「選擇」。當然我也嘗試過一般的投資,但是每次買基金股票的投資都腰斬(笑)反而,幸運的,我買藝術品的直覺跟運氣就來的好很多。我剛開始不信邪,但後來我確定,以我的例子來說,其實買藝術品的風險遠低於股票或基金所需要擔心的變動。所以如果收入三萬塊能夠做基金股票的投資,同樣的一也能用在收藏藝術品。當然是要先選擇能力許可的作品,真的很喜歡的話,都會談分期付款,畫廊是能夠體諒的。

Q:除了藝術品之外,你有其他的收藏嗎?
A:我有500多張CD,還有黑膠。平時很喜歡聽音樂,其實我以前是音樂班的,拉大提琴的,是哪種代表比賽的,還得名喲(笑),但樂器很花時間,後來就放棄,後來停止音樂就變壞了。那句話說的很對「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一不學就變壞(笑),台灣的教育就是好學生繼續好下去,壞學生就永遠不出頭。對我來說都是生活的一部份,

Q:關於其他作品的收藏故事
A:這件姚瑞中,他畫面很討喜,大多數的人都看得懂,喜不喜歡到是另外一回事,跟空間都很搭。
收藏當代時,這麼多作品,藝術家比的是什麼,重要的是切入的點,而不是技術,別人沒想到的是什麼?

Q:從現有的收藏,作品有什麼相同的地方嗎?
A:我喜歡東方感。

Q:對於這樣品味的形成,有什麼原因嗎?
A:宗教,很多的想法是受到信仰的影響,除了我有供奉佛堂之外,像老子、道家、佛家的思想我都很喜歡,也許就是這樣形成了東方的思維。

Q:依你的喜好,聽來你,是個老派的人?
A:是。(笑)常有人這麼說,但從我喜好的東方思想之中,我學會謙卑與敬天地。

Q:觀察了你所收藏的作品,很巧的畫面裡似乎都只有一個人?
A:這點很有有趣,可能是因為喜歡東方的感覺,所以不太喜歡角色太明確的或太熱鬧的畫面。像擺在客廳姚瑞中的千山獨行,常被朋友開玩笑說看起來很孤僻,一定是因為這樣才孤家寡人,然後一直鬧著要我換掉。但事實上對我而言在那個畫面裡,當回到家在客廳疲憊的休息時,看著在叢山之中不斷登高的人,反而默默的就激勵自己,也提醒自己正在做的事也許艱難,但是要以更開闊的角度看待,有一種安慰的作用,而不是像朋友開玩笑的孤獨啦。

Q:提到放置的位子,室內空間與作品的關係你是怎麼考慮的?
A:第一個尺寸跟顏色,以及跟空間對應。拿旁邊這件沈昭良老師的作品做舉例。畫面裡代表的是什麼,一個台灣的時代感,與我的黑膠做一個對應,這個空間作為一個招待朋友使用,和朋友坐在這裡聽黑膠,享受有點時代的氛圍,喝喝酒聊天,然後夜裡的感覺與旁邊的窗戶,是一個過去的時代感。這是一個複雜的思考,有很多層面,絕對不是因為剛好空一道牆而將作品擺在那裡。身後的作品則是畫面呼應著客廳裡的內容,收藏時剛好覺得很巧就像看到自己每天會遇到的情境一樣。
比較特別的是最近朋友所送藝術家張徐展的攝影作品,掛在廁所裡。畫面有很多世界知名建築,那時直覺想著要放在小便斗上,每當在上廁所時看到,別有趣味,這樣尺幅的作品讓空間產生很多的聯想,加上非得凝視的狀態,很好玩。而掛在未來的小孩房裡的是第一件收藏,村上隆的作品,主要是顏色與後面要傳達的意義。然後像是阿斌(席時斌)的小馬,那時候想要將它墊高,但又想要融入空間,剛好到日本時,看到一個很古樸的箱子,很幸運的尺寸與材質都跟空間很搭,於是就在這裡了。

Q:有沒有在安排時遇到的特別的事
A:收藏作品的幾個基本原則:1.喜歡 2.有適合的地方。
我個人不喜歡作品是被收進倉庫,也不太贊成這件事,作品應該是要能被看見與空間結合的。我最近又收了一件沈昭良的作品,是橫濱三年展的主視覺。拿回來後我找不到適合的地方掛,很多人可能會想跟原本的那件做一個對稱擺放,但我覺得太呆板了,有一天現場工地的工頭(工地主任),約莫40歲,來到家裡站在作品前許久,他對於藝術是門外漢,但他對藝術是有興趣的,雖然看不懂,但是他看得很認真,不像有的人會排斥藝術品,但是那時候就想他家沒有藝術品,所以就覺得給他掛,像是借放他的家中,也能讓更多人看見。其實很有趣的,他開始在生活空間裡有了藝術品,原本在他生活裡,也許很難有機會主動接觸到,但是借由這樣的方式其實是更讓藝術品被看見,而畫面裡的題材(舞台車)其實是與他的生活背景更加貼近的。

Q:在你的工作裡,有將藝術品結合社區的例子,可以談談是怎麼開始的嗎?
A:很多東西的起頭很重要,我們從個人談到工作。很多人是消費藝術的,但是我們更謹慎的請了永芬姐(胡永芬)與朝聖哥(胡朝聖)給予我們建議,後來選擇了席時斌的作品。如果不明白藝術家的背景與故事,這樣的想法就會毀了,所以我們做了很多功課。其實在商業跟藝術之間很難取得平衡,我們做的是很努力的讓他平衡,而有個很重要的概念要釐清。

「藝術是幫房地產加分,而不是拿藝術來賣房子」

Q:很多人剛開始收藏作品會從平面繪畫開始,但你從版畫和攝影開始,這樣的選擇什麼樣的原因?
A:喜歡跟能力。
常被譚精忠唸買作品要阿莎力一點,但現階段的能力有限,買作品需要三思,很少一次下決心的。
我想的倒不只是收藏的未來性,而是讓自己沈澱下來,去想作品對我而言適不適合,而呼應程度的深遠又到哪裡。開玩笑來說好像是在選擇交往對象一樣,不是第一眼看外貌喜歡就好,而是長遠的相處與個性要合,要不第一眼看不錯,後來還好(笑)那就糟了。一樣道理,作品過一陣子看還是要很有感覺,不要為了買而買,有時後買回來之後擺在那邊也很奇怪,就像交往對象一樣,如果沒那麼喜歡,怎麼能耽誤人家的時間,留給人家去找一個好人家吧。

Q:最直接評斷收藏與否的標準是?
A:1.真正很喜歡,不是一面之緣,內心感受是深遠的。
2.能力許可的
3.有找到適合作品的空間,才收藏。

Q:目前收藏的脈絡?
A:兩年的時間,還不足以談脈絡,主要是緣分。
大體上是以東方為主,畫廊告訴我,我是收沈昭良最年輕的藏家,那對我來說是小時候的回憶,我小時候會畫畫,也畫過神豬,是一種對童年的記錄。這樣的收藏裡,畫面會保留起下一代看不到的內容,有流動攤販、神豬等等,是本土、懷舊、且淡淡哀傷的。有時候換個角度,是透過藝術家的眼光在收藏記憶。

Q:怎麼看待藝術家的經歷與背景
A:作品永遠優於藝術家,在藝術世界裡,一定會有很多不認識的藝術家,認識的反而只是會是少數,
那只是熟不熟悉的差別,只是一個幫助參考的條件,或是說有機會更認識,而不會影響作品本質。

Q:會受到主流的影響嗎?
A:現在沒有包袱。

Q:對於收藏的態度與想法是?
A:藝術其實就是收藏自己,慢慢的累積到一個量,是透過收藏品來看自己是怎樣的人。而眼光是需要練習的,有時候甚至會選擇不去看,最近是我跳出來的時候,覺得一切都是要發自內心,不求表象,一切都要真,在思維脈絡裡面。當一個東西你有感覺時,誰也拉不住你,有時候沈浸在裡頭久了,想法會迷失,會沒這麼清晰。跳出來一陣子再回去,感覺會不一樣。

Q:怎麼會收藏年輕藝術家沈思坦的作品?
A:回歸印證,藝術家的背景是不會影響我的。對我來說她的作品類型是過去是沒看過的,不論大眾對他的好感度到哪裡。是在飯博時看到的,那時有幾件她的作品,對於某些人來說背景有格子是更有細節的,但這件的畫面乾淨,很純粹直率,其實我不太喜歡收藏人為主角的作品,但第一眼看到覺得很有記憶點。

Q:那這次收藏是跟你的生活經驗有關係嗎?
A:在我的收藏裡,這件作品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哀愁感是很重的。
後來一直在想這個問題,發現跟那陣子的我蠻像的,蠻悶的,像是一個心情的折射。

Q:提到你對於空間與作品的搭配是有很複雜的考量的,談談這件作品的擺放很有趣。
A:好(笑),這件作品是活動式,我會將他在空間裡移動,隨著心情放在不同角落。有點像是陪伴的樣子,可能是空間的關係,在每個不同的地方,就有不一樣的感覺。

Q:每件作品對你而言都反應了一個狀態,那麼這件作品呢?
A:一切都有起頭,收它是我收藏裡的另一個起頭,更純粹更直接,過去需要符合三個條件。而到了這個新的階段反而是很純粹的,更接近自己內心的喜歡,它可以帶來給予一些新的體驗,像是他的可移動性。

Q:你怎麼看待年台灣輕藝術家的?
A:一定支持的,看自己的能力到哪,因為年輕藝術家很辛苦,聽到很多故事。
(比起對岸)藝文絕對是台灣最後的優勢與能量,這塊需要繼續讓他走下去,拿歐美經驗來看,歐洲的歷史優勢是美國怎麼樣都敵不過的。台灣的環境相對辛苦,需要給他們多一些的機會,我常說對他們說對台灣來說是很重要的文化資產,要堅持下去。

Q:希望有一天要從文化資產變文化遺產。
A:(笑)對,撐下去才能成功。

Q:以藝術作為興趣,帶給你的是?
A:我的工作大多數面對的是很理性現實的問題,接觸藝術我是很珍惜的,那讓我能脫離既有的環境與工作狀態,透過跟藝術家的聊天,會因為如此他們讓自己的某部分跑出來,讓自己可以更好。

Q:對於藝術家建議與期待?
A:我覺得依我的程度,不夠格回答這個問題(笑)
換個方式說,依你現在做〈桃拾〉為背景,作為經驗分享的建議?
這樣說的話,處境很像(笑)。清楚自己的擅長與別人沒有的,就像文化是不能夠速成的,需要慢慢的累積,與不停嘗試。就像藝術家如何被看見,創作只是基本盤,能做的事情有很多。而藝術家要花時間在想自己該如何經營自己,了解短中長期的目標,當公司在經營。記得有人訪問我父親時關於經營公司的必要條件時,他總回答啊:「認真。」,但換個角度,誰不說自己認真呢?而是切入的點,怎樣讓人看出你好在哪裡,沒有自己的點,是沒辦法被記得的。

Q:以自己的經驗會鼓勵身邊的人收藏藝術品嗎?
A:我會鼓勵,但推廣的方法很重要。
跟業務一樣,強迫推銷是沒有效果的,藝術這東西喜不喜歡你一講,看對方表情就會知道。
我會從小地方開始,分享作品的故事開始,像是工頭的故事,用不同的方法,或者是透過像是我們正在做的〈Tao’s桃拾〉將文化與美學的間接地傳播開來,而不是直接的,不然有時候搞得好像我要介紹他作品好像要賺他錢一樣(笑)。當然以自身經驗來說,很幸運的這兩年來,若以投資來看有些成功的例子,但更重要的是看到自己喜歡的作品,要把握機會,在能力許可的範圍,一定有方法的。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