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6.05.15 - Every Day Museum | 日常美術館

撰文/李茗哲

作為常民美術館的第一步 //
走進台南的街區,也許走馬看花是最好的態度,記得決定在台南作為走出臺北的第一個根據地時,許多人不禁好奇,為什麼會以此作為據點,而不是其他的城市?

說起這樣的決定,回溯初次與台南空間相遇那時,一個傍晚的午後,下了交流道車速漸緩,緩慢的幾乎如同被定在影格裡一般,這一切很平常,在台灣各個城市的下班時間裡,總會遇上,無奈的看著週邊的街景,卻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這才發現在這個慢到不行的車河裡,沒有任何不耐的喇叭被鳴起,得以提醒我們已來到了這座百年的老城市,時間的觀念應該重新被建構,交通與路程不該是點對點的移動,而是在這中間經歷了什麼。這是一個沒辦法直行的城市,因為總會被那微光閃爍的入口給召喚過去,只要方向沒錯,就會讓自己冒險穿行於那被時間篩過的的小巷弄,有時候可能是窗花是老頹的牆或是一陣料理的香氣,總有百種理由,讓你我繞道而行。

在伊日美學的每一個空間裡,有一個「連鎖不複製」的堅持,因為在一處的開展對於當地而言都是「客人」,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個性,希望是融入原處的樣貌,別且延續與加成讓其他的人與該處站在同個視角,去發現空間值得停留之處。然而有些部分是空間裡共同的特色,一是地點皆不是在交通便利之處,甚至需要特別前往,因為希望能夠為此有更充裕的時間停留,好好的與環境共處,也多一個機會讓一同前往的人彼此好好相處,再者是總能在空間裡看見許多綠色的植物,更有幾個空間是因為大樹而將地點選擇在那的。

重疊的時光//
這裡過去為末廣町是曾被譽為台南銀座,是台南第一條經整體規劃的市街,由日本設計師梅澤捨次郎設計,伴隨著當時運河的經過,這裡是當時最繁榮的商業區。最廣為人所知的是街口的「林百貨」南台灣第一座配有電梯與現代化設備的百貨公司,沿著其外牆延伸,可見相同的圓窗與建築材料,除了被列為古蹟的林百貨外,這一整排得建物也隨著時間漸漸的被人淡忘,沈入歷史裡。於是想起,若將時代推回1932年,從那裡作為起點,台南空間應該有什麼要被喚起?

在這過去商業繁榮的區域裡,往其上游走去即想起被稱作府城的台南,興盛的原因是來自海上貿易,由沿岸的安平港隨著運河往市區移動,在岸邊沈積下來的是洋行的歷史,所載運的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舶來品,然後慢慢的開始有了街道與庶民文化,從港口一路來到內陸,商業聚集到居住聚落慢慢成行,所以一當走進台南空間時,彷彿走進隧道的白色空間,其實是穿越了一個貨櫃,如同載運了一段過去的歷史,試著從「奇珍異寶收藏室」尋找靈感,一座超過四公尺的大型書櫃在眼前開展,彷彿一本攤開的藝術百科全書,也攤開了對於台南這時空交錯的地圖,其中放置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時期的古董物件與藝術品,就像在府城這座有歷史的城市,可以在散步15分鐘的路程裡經歷了最現代化的空間與百年古蹟兼容並蓄那般,也從這裡開始實踐「日常美術館」的夢。

日常美術館//
就像卡爾維諾在《看不見的城市》裡寫道「城市不會泄露自己的過去,只會把它像手紋一樣藏起來,它被寫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護欄,樓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線和旗桿上…」,在府城散步的過程中,走在蜿蜒錯綜的街道上,不時的出現驚喜,然後看到過去與現代的交匯,無論是舊時代的美好記憶與味道,或者是奪胎於歷史的新冒綠椏,明白了關於這個城市的樣貌與美學是盤根錯節並處處充滿驚喜的,更重要的是已然成為府城生活的一部份。然而這些發現的總和就像是一直夢想著的「讓藝術走進生活,讓生活充滿藝術」,所以將這樣的城市經驗化作藍圖,構築起伊日美學台南空間的骨架,一座日常美術館。

日常是需要貼近於生活的,所以有別於一般的美術館,台南空間將作品與空間動線併置思考,讓觀看的角度如同遊走再府城的巷弄裡一般,藏匿在各個角落中,讓每一處的轉角都有驚喜,並且試圖展開對於藝術的不同詮釋,也將過去堅持並且在意的延續下來,如一樓角落可以看見的黑色長頸鹿,即是延續在臺北空間的概念。同時因為三層樓不同的空間,有了更多的可能性,從上至下,在三樓的美學生活提案區域,則規劃出以植物與環境作為主題的創作區域,試圖讓觀者借由對於植物的熟悉,進一步認識以自然作為創作題材的藝術家作品,也在同一區裡有藝術家團體小山怪以藝術創作思考的商品,讓觀者與藝術品間有更不一樣的接觸經驗。

在二三樓之間,有隻若隱若現的白色大鯨魚,是由藝術家王柏霖與胡俊傑所共同為台南空間所創作名為「花」的空間作品,映照著由落地窗撒進的陽光,輕盈的游於空中,運用了單純的幾何圖形組合而成一隻巨大的鯨魚,單就每一個節點所看到的,其實就是這個城市的一部份,他必須像是手心裡的紋路隨之蔓延,並且牽起更多不同人的手組合而成一個更大的視角,呼應著關於海洋的故事,並借由白鯨的意象,訴說白鯨記裡莫比迪克與船長的故事,那種毫無畏懼的精神並且堅持夢想的態度,貫串著這個空間日常美術館的精神。此外從牆面到樑柱上都充斥著來自世界各地藝術家的作品,其中藝術家陳幼而細膩結合動物與人類的雕塑作品,藉著與動物共有身體的直觀感受在感性的縫隙之中,穿引出人類對於環境與其他物種並存而更應該理性去設想彼此關係的議題,溫暖而纖細的表達也常常連結起了造訪的人許多無法用言說的生命經驗。然而一樓藝術家吳權倫的《標本博物館》系列作品,取材則是來自於台南當地一座已經塵封于過去的早期標本博物館,利用創作將過去封存,討論著自然/人造、虛擬/真實之間的模糊關係,並以不同的姿態,回到空間裡被如博物館般展示著,重啟了在被看見的機會,也許是上一代已經模糊童年的記憶,跨越了時間又成了這一代的記憶,就像遊走在這個城市那般充滿驚喜。

打造一座日常美術館,讓生活與藝術之間不再是不同路徑,而是在向前的過程中共有的風景,藝術和生活應該是走在一起的,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裡會有不同的故事將被記錄下來,當你走近了這個城市,時間的刻度會緩慢下來,並且讓自己與任何巧遇,成為一段美好微型歷史。

伊日美學生活台南空間 2F (6) 伊日美學生活台南空間 2F (3)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