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4.03.14 - Article – Blacked the head – SHEN Si-Tan 烏頭人・沈思坦

我們在小時候常常自己設計各種娛樂,或是被稱為一些怪僻、遊戲,總之是使用某些原始的、單純的方式娛樂自己,比如說用白膠塗滿掌心然後等到膠都乾掉後,再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把掌紋完整的剝下來,光是這樣重複五六次就可以打發掉一個晚上。而藝術家沈思坦小時候上課不專心時,就常常閉起眼睛,偷偷在紙上畫畫。他有時會在腦海裡想像他認識的一個人,然後閉上眼睛用盡意識的氣力,在看不見的狀態下,用手的感知、腦的想像,歪歪斜斜的繪製出那個人的容顏。往往,那個人的神韻或是輪廓會完全單純了,或是歪斜了。但是仍與真實的他產生某個對應與連結。後來一路科班長大讀到北藝美術系的沈思坦,雖然還是一直都很著迷肖像的題材,但是就來到了瓶頸處,好像遺失了原來畫畫帶來那種單純的喜悅。所以就在這時,突然想起小時候的她是如何單純的獲得創作的愉悅感的,她又開始試著閉上眼睛創作。她利用攝影捕捉她身旁的人的肢體形象,然後將臉部塗黑,然後閉上眼睛用潛意識繪製在心中的模樣。

黑白人物被放置在一叢一叢看似禁閉的空間、即便是室外卻還是感覺閉塞的天井中,而背景處時而出現在畫面中的直線、大量的躁點、或是無限延伸的空間格線,人物臉上似笑非笑、看上去悲傷卻好像只是疏離。那些令人感到悲傷的身影,好像是另一個光譜濾鏡下的現代人,無論走過多少擾嚷的通勤管線,無論使用多少種類平台的通訊交友軟體,還不都是一個人,帶著自己的煩惱,留在自己的世界的烏頭人。

文/wei

沈思坦 SHEN Si-Tan / 無所事事的青年之二
沈思坦 SHEN Si-Tan / 無所事事的青年之二
111X75cm / 2013 / 攝影輸出、墨汁、蠟筆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2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