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21.02.14 - Article – Subtext – LIU Yao-Chung 潛台詞・劉耀中

在英文版的維基百科中是這樣解釋的:潛台詞或者Undertone是一本書,戲劇,音樂作品,電影,電玩遊戲或電視連續劇的隱藏劇情,而不是由角色(或作者)明確發佈的台詞或字句,但隱含或變成的事情可以被觀察者理解為作品的延伸。潛台詞可以指那些僅涵蓋旁白人物的思想和動機。潛台詞也在小說中往往使用隱喻並透過邊陲的腳色,暗示有爭議的議題。

於此,我們可以知道潛台詞假使是在電影中,就是劇情發生那一刻非戲中主角對白,而是旁白先生說出的台詞。在這層理解下,我們可以理解藝術家劉耀中的思考方式,其實是一個後設的角度,他的每一件作品在命名上或是在畫面中,經常出現像是字幕的物件。有時候字幕直指的是藝術家希望觀者能夠順著閱讀即可會意的訊息,有時候像是字樣的顛倒或是反轉,需要以形式和語意加以解讀。而這樣的對應關係,讓人想起一些後設小說中會出現的敘事內鏡。比如在《在我們走了多遠?》這件作品中,在平常我們常在電影中看到HOLLYWOOD看板的山丘的那個場景,而觀者的視角是從看板的後方看去,呈現出倒反的"Modern Art"的字眼。就這個形式和字樣的解讀,畫面上觀者在現代藝術的後面,也就意旨後現代藝術了。觀看這件作品時,我們感覺好像有一名觀者,我們暫時稱呼他為強尼好了,好的在一天晴朗的白日,強尼來到疑似是在加州的好萊塢山丘之上,但定睛一看卻發現看板的字樣被置換成了現代藝術,而此時強尼便發現自己已經置身於後現代藝術之中了。而這個故事的名字則是叫做我們走了多遠?這個故事又暗指著,觀者離現代藝術多遠了呢?或句話說也就是,有多後現代藝術了呢?

所以不得不說,藝術家劉耀中的作品,真的需要以閱讀的方式進行觀看,甚至有許多時候,唯有像在看電影字幕般的方法,才能讀到作品的趣味,比如在《Wall lamp》裡面,裡面有六位西裝筆挺的人物在往右方看著什麼,其實那些人是美國甘迺迪總統及其幕僚,在觀看第一艘升空的載人太空梭,但是因為這樣的構圖讓藝術家發現了什麼,於是他裁切了原始的歷史照片,將構圖剛好是線性的呈現這六位重要人士,和一盞壁燈(Lamp)。而作品中的字幕也就寫上了,這六位的名字、和壁燈。看這幅作品的時候,不由得令人想到一些電影中,在一個高級的社交場合中,主人一一介紹語彙來賓,在現在時空下可能會是:「關中、江宜樺、馬英九、沈世宏、朱敬一、龍應台和—壁燈」。

我們可以發現,藝術家劉耀中的作品獨具一種知識份子的氣息,喜歡藉由挪用某一種眾人熟悉的形式,好比好萊塢、裝置藝術或是電影海報,然後在當中偷動點手腳以製造出該類型的矛盾、與諷刺之處。這時候再拿來與導演伍迪艾倫作為比較,我想大家就能夠理解,這種類型作品的趣味。而我們閱讀劉耀中作品時,引觀眾發笑的無厘頭、幽默、或是文字遊戲更甚者像是冷笑話,其實對應著的是劉耀中閱讀相當大量的小說與電影,累積出來的文化深度,得以信手捻來的反諷、不合作、或是叛逆的元素。讓觀者強尼(或我們)得以一邊在閱讀耀中作品的同時也開始了我們的潛台詞之旅。

文/wei

劉耀中 LIU Yao-Chung / 我們走了多遠?
劉耀中 LIU Yao-Chung / 我們走了多遠?
150×90cm / 2012 / 壓克力彩、畫布 Acrylic on Canvas

劉耀中 LIU Yao-Chung / Wall lamp
劉耀中 LIU Yao-Chung / Wall lamp
200×80cm / 2012 / 壓克力彩、畫布 Acrylic on Canvas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