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0.03.15 - The theater of the absurd / 《荒謬劇》十一人聯展

bar

參展藝術家│
李瀚卿、林思瑩、袁志傑、島田奏、時永駿
陳敬元、黃海欣、劉耀中、賴威宇、羅天妤
Naufus Ramirez-Figueroa

展期│3/14 – 4/12
開幕│3/14 15:00
地點│伊日美學駁二藝術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庫群C9倉庫
電話│07-5215-783
營業│13:00 – 19:00│三月份起週一、二休館

文字│吳思薇

「消防隊長:我也不能去滅火。他不是英國人。他只是入了英國籍。入英國籍的人有權擁有房子,但如果房子燃燒起來,他們無權滅火。— 《禿頭女高音》Eugène Ionesco」

場景A
鏡頭定格在某處校園的司令台廣場上。從日出開始快轉到約莫八點鐘,高中晨會升旗,全校都穿戴整齊,以班級為單位大概有三四十個班,用整個排面10人為一個排面整齊前進,這時候教官站在司令台上,眼尖地發現有一個人,似乎不太一樣,擾亂了他一致的視覺畫面。等到全校的學生終於站定位,他總算才看清楚了。原來是有一個人沒穿上制服外套,只有白的襯衫被風吹出些皺褶。教官看著看著突然感到怒急攻心,命令他身邊兩個糾察隊員,把這位同學請上台。

畫面就停在這一刻,16歲的高中生一個人站在司令台上,身旁有一個約莫45歲的教官,底下是一片黑壓壓的高中生,他突然覺得想到課本上的黃帝;天朝的文武百官全都在他一人之下,君臨天下就是這個場面吧,心裡就突然偷偷的笑出聲來。

場景B
最近住家附近原來一些荒廢的空地,忽然間被打理的整整齊齊,看起來就像一夜之間被改裝好的小公園。裏頭有新的發亮的公園椅,剛鋪好的草皮,還看得出方形拼貼的痕跡;一些一夜被移植的小草小樹,那一切都新的那麼詭異,那麼令人措手不及。過了幾個月,附近居民好不容易適應了這塊綠地,大人開始帶上狗和小孩子到裡面玩,大家開開心心的玩了幾個月。有天,小公園卻又被粉綠色的柵欄團團圍住,怪手再次開入,只是這次,這塊綠地就要被蓋成房子、公園變大樓。

暫時性出現的小公園,原來一開始,也只是為了能夠蓋更高的大樓而臨時出現的,當這個城市的居民習慣了這些放羊的小公園,就每天開始為植物們的大限倒數了。可以想像的到,當18個月的期限到了,建商的獎勵容積到手了,那些嶄新的小椅子小植物小草皮,都將被怪手剷成廢棄物。

上面兩個畫面我們或許不太陌生,那是在台灣的社會下,很容易遭遇到的荒謬情境,這些不知道是過去的權威政治餘緒、或是自由經濟無形的手,還是看不見的集體意識。他們化身為不可預期的荒謬事件,偷偷入侵到日常生活中。有時我們親身遭遇,不免苦笑以對;有時則在電視新聞、網路媒體片面接觸,作為茶餘飯後的談笑材料。

荒謬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所產生的一種戲劇類型,和存在主義誕生於同一個時期。因二戰後,人們不再相信上帝對世界具有影響,甚至認為人的生存失去了其終極意義。而荒謬劇即是用一種自嘲、嘲諷的喜劇態度,來面對世界。在這樣的劇場裡,連悲劇英雄的模樣都引人發笑。

本次聯展援引《荒謬劇》之名,將目光聚焦在當代社會之中,雖然台灣離解嚴已過了將近三十載,但是國家體制仍未明朗;中國的經濟、國際地位於近年崛起,形成某種社會上的壓力;而大多數的台灣雇主則認為年輕人的競爭力明顯下滑;但同時那些八零後出生的年輕人,追求個人主義開始抬頭;綜觀以上的條件挾以複雜的社會氛圍之下。我們從日常的新聞事件、人們的交談內容中,常常感受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矛盾及好笑。而伊日美學駁二藝術空間,在本次的聯展《荒謬劇》,便是要討論在當前社會時空背景下,當代藝術面對集體或是強權底下的「日常荒謬」,所做的表述與詮釋。本次展覽將透過11位當代藝術家不同型式與主題的作品,就創作者自身經歷或當代社會事件之荒謬性為題,讓觀眾得以透過藝術揭露原本藏於日常之中的荒謬;看見那些明明是不正常,卻又化身成為日常的荒謬戲碼。本次展出包含繪畫、錄像、雕塑等各種媒材之作品,盼能以多元的藝術形式、語言上演一齣齣屬這個時代、這座島嶼的荒謬劇。

伊日美學│YIRIARTS.COM.TW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