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8.10.13 - Article – The model of the universe – CHEN Li-Ying 宇宙曼陀羅・陳立穎

中國山水圖,是古代中國人對於宇宙觀的想像,頂天立地的構圖之下,想像地面是凡人的世界,而直達天聽的山脈,是通往天神的地方。

這是中國古代信仰的一部份,而近代的我們,慢慢的在全球化與殖民地化之下,漸漸的宇宙觀也變化了。藝術家陳立穎反思他自身在藝術培養的過程中。西方美學架構下的學習光影、透視等西方藝術的技巧與思考,與他自身的關係,這當中有巧妙的呼應,一個在這個世代台灣成長的藝術家,在東西方資訊文化爆炸的時間點下,藝術家開始反思,回應自己的文化區域定位。

藝術家陳立穎維持中國山水畫構圖形式,將內容轉譯成他其實較為熟悉的西式語彙。
將媒材從水墨轉換成壓克力與畫布。
將墨筆勾勒出太湖山石的走勢,轉換成稜角分明,色彩層層疊疊的山脈。
將山水畫中似乎有仙人盤據的煙霧嬝繞,轉換成一個個冒著煙的蒸氣煙囪。

這是藝術家陳立穎在這個時代對於古代中國宇宙觀的重新詮釋,其實有點像把中國唐詩翻譯成英文,再把英文翻譯好的唐詩直譯騰寫成中文,這一層一層的輾轉相譯,重製出全新的風味和趣味。 另外,在陳立穎的作品中,常常出現一些造型古典的撥放器、留聲機般聲音機械,像是擺飾一樣放置在空間當中。他解釋,在工業革命前的時代裡,這些產品的造型其實並沒有太機能性的原因,有時只是因為美而已。但在工業化之後,所有產品裡多餘的線條都因為大量生產的條件而消失了,非必要就捨棄。但他就覺得可惜,所以將這些聲音機械重現在他的畫作中。

藝術家陳立穎這兩個舉動,其實都是一種在後現代化的時代裡,對於過去、現在和東西文化交互混亂後美學的回應,我們可以發現,藝術家自身對於時代性的敏銳,而他所做的藝術,也好像這個時代的我們。

我們一邊看用iphone看黃曆選日子,一邊用網路算紫微斗數。另一邊在家裡擺電子魚缸迷信風水,科學家同時在基因排序重新創造動物。這是這個時代的獨特的錯亂,我們每一個人也已經難說清楚我們的文化故鄉在哪裡了,我們可能看好萊塢的電影,閱讀金庸的小說,穿來自巴西的拖鞋,這種全球化的現象導致儘管我們同在一個小島上,但每個人的文化有可能是橫跨七大洲、超越種族和語言。
我們確實是身處在其中,而我們每天面對的資訊,處理回應的方法,也因為時代性而複雜化了許多。藝術家陳立穎也觀察並且重新省視了這個時代,並在揉合了原生文化與殖民全球文化後,所作了這一系列的宇宙曼陀羅。或許閱讀他的作品,也能讓我們想起,每個人已經獨特了的文化鄉愁。

文/吳思薇

陳立穎 CHEN Li-Ying / 金山 Golden Mountain
陳立穎 CHEN Li-Ying / 金山 Golden Mountain
116×90cm / 2013 / 壓克力彩、畫布 Acrylic on Canvas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