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24.11.14 - My dear Unicorn – Chou Chin-Ting-我親愛的獨角獸-邱君婷

「當現實比我們預期的還要脆弱,童年記憶便成為一座山谷隱匿卻隨時敞開。那是第一座山谷,我在其中來回走動,像穿著過大的洋裝似的挺著身子,時而墊腳時而俯身地搜集山壁上零散易解的想像碎屑,我花好幾天做重複的事,並試圖把包覆羊水的薄膜縫補起來,好記起自己如何吸進第一口氣,如何在最初的恩典中得到信仰的力量。」-邱君婷

過去站在君婷鏡頭般圓型作品前,如同站立在某個高處持著望遠鏡的視窗裡,將遙遠的事物對焦,彼方的畫面看似遙遠而遺世獨立,但若將視角拉得更遠一些,會發現觀看的景窗中的現實與身處的位在同一個空間中,而這段被壓縮的凝視距離存在的是時間。時間開展成記憶,從中汲取所要告訴觀者的寓言,在每個場景中特定存在的動物與物件,皆作為召喚物,去喚起她所經歷的故事與信仰與你我之間的共同故事,像是童話的情境,裡面的動物安好,風景如錦緞,敘事如睡前的呢喃,引領我們進入夢鄉。她比喻創作為白日夢,是讓我們暫時脫離現實的一個路口,而自己是夢遊者,將這些片段用畫筆給記錄下來,放置在觀者的眼前。
若我們將其繪畫作為寓言文本閱讀,則可援引沃爾夫岡·伊瑟爾(Wolfgang Iser)所提到的作品中隱含部分,引發讀者的思維行動,這一行動又受顯露部分的控制。隱含部分揭示以後,外顯部分也隨之得到改造。一旦讀者彌合了空隙,交流便即刻發生。其中很具表徵性的使用了壓克力作為傳導故事的介質時,其透明性與刻意留白,產生了空隙,而空隙的功能就像一個樞軸,整個文本—讀者關係都圍繞著它轉動。而文本喚起讀者既有的視野期待是為了打破它,使讀者獲得新的視野。
進而在這一次的作品裡,她將作品裡的縫隙從留白中釋放,成為搭建場景的元素,使的故事結構出走到如劇場關係之中,將故事呈現得更加立體,但同時也降低了原本顯而易見的文本主角(主體),反之提供更多的情境與細節,增加了作品的縱深。讓視角的運鏡從原本作為閱讀捷徑的「特寫鏡頭」轉為「長鏡頭」,改變了故事佈局的相對位置,在延續作品細膩氛圍的同時,也邀請觀者一同回到夢遊者的童年,站在同樣的高台上,向著記憶回望。

文/李茗哲

_DSC4902

_DSC4896

_DSC3881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