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23.08.13 - Article – Somewhere of nowhere – CHEN Kuei-Yen 某處無名地・陳奎延

一個家境優渥剛從法學院畢業的年輕人克里斯,完成了家人對他的期望後,將車子、和全部的家當捐出去,從此隱姓埋名,生活在社會邊緣,在美國中西的農場換工,搭便車流浪於幾個邊陲之地,最後入冬以前搭車到阿拉斯加邊境後徒步深入森林中,要在森林裡度過一整個冬季,雖然他詳加計劃了一整年,但最終卻因誤食有毒的野洋芋籽,在森林中死亡。在搭便車進入野地的四個月後,被獵人發現他腐爛的遺體。

以上,不是小說家杜撰的情節,而是出自報導文學《阿拉斯加之死》的真人真事。 每次看到陳奎延的作品,總會讓人想起《阿拉斯加之死》的內容,一個人不顧一切對自然環境嚮往,聽奎延說起他這次展覽名稱【某處無名地】,是想表達一個旅人熱切的想要離開,前往他鄉,但這個目的地,卻是一個無名之地。

奎延的畫作,一直讓我想起小時候片段的記憶,一個人突然不知道為什麼在某個角落出現,好像已經待了很久很久,久到自己跟環境慢慢的好像沒有什麼區別,好像手的知覺也是靠著的牆的知覺,好像腳的知覺也慢慢被腳踩著的地板吃掉…. 這種環境與自己的邊界慢慢消失,自己的知覺慢慢淪陷的感覺,自己慢慢被環境同化,是被保護了,也是被吞噬了,心中既沒有討厭的感覺,更沒有喜歡的感覺,反而有種安全感。好像只是,就這樣吧。奎延的畫作,隱藏在大面積的粗曠肌理之下的,其實是對自我情緒細膩的描繪,將情緒擬化而描繪成的人與自然物的同質化與模糊化,其邊緣的曖昧不明,是最引人入勝之處。你能從其中看到什麼樣的自己呢?

補充一下,這次現場除了奎延2012-13的新作以外,還有一個小小的展中展的系列,裡面陳列了2010-11的作品,觀者可以對比出奎延作品的風格轉換,從只是小面積的強化肌理,到最近的作品每一幅都是全篇幅的厚重肌理處理,有明顯很大的差別,更從物件的投射,進行到環境與人之間的關係,在這次展覽中,觀者都可以明顯對比出奎延作品的風格變化,更能夠理解藝術家的創作脈絡。

文/吳思薇

陳奎延 CHEN Kuei-Yen / 逗留 Linger
陳奎延 CHEN Kuei-Yen / 逗留 Linger
100×65cm / 2013 / 壓克力彩、畫布 Acrylic on Canvas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