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21.08.14 - In doors man – Chang Chung Yi Solo Exhibition 室內人-張中一個展

2014.8.29 – 10.12 日光大道天母藝術空間 Sonnentor Arts Tianmu Space

bar

在喧囂裡等成一室
用陌生化作對熟悉的無力掙扎
疏離無可指涉
於是在空間裡成了再現自我的療癒證據

DATE//8.29 – 10.12
OPEN//8.29 15:00
LOCATION//日光大道天母廚坊
ADDRESS//台北市士林區天玉街38巷18弄6號1樓
TEL//02-2874-0208

Statement//
在高速發展的城市中,不難發現某些情感狀態已經變質,我從小就是山上孩子,對城市的衝擊,感觸最直接的是人與人之間的變化,社會僵化、都市化的結果產生各種新類型人種,以「御宅族」一詞為例,說明了一些傾向於長期待在室內的人,泛指熱衷於次文化,並對該文化有極深入了解的人,在這個被稱為「映像資訊全數爆發」的21世紀中,為了適應這個映像資訊的世界而產生的新類型人種。其中不少人對於人際關係與社交能力相對於一般人而言較為不善及不活躍。在臺灣,認為「宅」是指具備:經常足不出戶、流連網路、穿著不修邊幅、不擅言詞、缺乏對異性的魅力。另外還有草莓族、低頭族等詞彙出現,封閉、隔閡、疏離的狀態在這種冷眼旁觀、物質虛擬化,日復一日循環著。
由習慣待在室內這件事情來延伸,「室內」一詞不單指涉在一個建築物、方盒子空間,更是在說明一種與外界隔閡的自我封閉狀態。

啟發來自於自己常身處的環境,傾向於待在室內不自覺進入了某種精神狀態,想探索自己跟這個疏離的關係,會待在同一個環境不想要變動,不全然是因為舒適、安逸現狀,是因為習慣、熟悉某個空間等因素而與人群脫軌。人與人之間的隔閡,大部分是社會化的產物,對未知的陌生人畏懼、保持距離,在交談中蒙上一層保護膜,因為我們無法確定是否因此有危險。

讓觀者也進入某種我所認知的封閉狀態,在我的繪畫圖像作品中,試圖利用人物的神情、構圖的安排、以及詭異的氣氛營造達到效果,「憂鬱使人思索晦暗的問題,而晦暗使人痛苦」。疏離指涉的是人身體對於環境敏感度的降低、陌生、不親近,對人群互動關係的薄弱,在言語或支體溝通上有障礙,藉由再現圖像達到自我療癒。

TEXT / 張中一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