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21.03.18 - Machines under the Similitude of Men

圖片 1
⼈與機器悖論的殊途同歸 Machines under the Similitude of Men|
張碩尹個展 Ting Tong Chang Solo Exhibition

撰文.編輯 / 張碩尹 張云瀚

「吞下藍色藥丸,起床後,故事都將結束;吃下紅色藥丸,我就帶你去見識見識。」而相信自己可以掌握自身命運的尼歐Neo,選擇吃下紅藥丸好看清「真實」。被眾人當成救世主看待,最後卻得面臨無限迴圈,無法避免毀滅的悖論,這是科幻電影的新里程碑【駭客任務 The Matrix】的核心主軸。對照張碩尹第一次的台灣個展,從17、18世紀風靡歐洲的自鳴鐘(Automata)帶入,與英國知名學者⻄蒙·謝弗(Simon Schaffer)合作,從對理性秩序、科學的推崇嚮往,再者反方對機械的非理性恐懼,在這兩股思想激辯下,藝術家與不同學門跨域合作,打造當代自鳴鐘,試圖用這樣的藝術生產關係理清無解的悖論。」

哲學的玩具|
在中世紀前工業化時期,齒輪、水磨、煉鐵技術的精進,和鐘錶業的助益下,開啟了自鳴鐘的輝煌時代。歐洲一線大城如巴黎、倫敦、阿姆斯特丹開始出現做工精緻的鐘錶,除了基本的報時功能,表面還擁有華麗的飾物,設計機械系統表現複雜擬真的動作,如彈琴宮女或振翅的機械鳥,甚至玻璃噴水池等浮誇的功能。如實的反映了啟蒙運動以來的哲學企圖,證明人類能夠運用理性思維克服原有的缺陷,好達到更完美的理想社會。因此自鳴鐘背後擁有了更多精神面的正面意義,代表著發揚科學、教育大眾的用途。

人工的智慧|
但也因為「模仿人類的機器」技術日益精進,相對的反而帶來更多的焦慮。如沃爾夫岡·馮·肯佩倫(Wolfgang von Kempelen)所製的⼟⽿其魁儡(the Turk, 1770)。是一座可報時又可自動對奕的自鳴鐘,還在當時打敗了拿破崙、富蘭克林等名人和無數挑戰者,轟動了歐洲社會。如此超人的智慧反而引起恐懼,開啟了思辨,成為日後人們反思科技進步帶來負面效果的理論基礎。從【銀翼殺手】、【魔鬼終結者】等經典電影都可看出機械終將取代甚至毀滅人類的反烏托邦思考。而這兩方爭辯已久的悖論也將是藝術家對我們當代現今社會的一個提問。嘗試在這無解的命題下,用藝術的手段引領觀者找到自己的答案。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