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15.11.17 - Happy Together

伊瓜蘇_

Column:Happy Together|不如我們重頭來過? 在阿根廷重遇春光乍洩

撰文 / 王若鈞

小時候看電影〈春光乍洩〉,哪裡懂得什麼是「流浪」,什麼又是有家可以回才可以肆無忌憚的流浪,更加不會明白兩個相愛的人之間,存在著多?糾結的牽絆,還有那無法擺脫的愛恨眷戀,與隨之而來的猜忌、束縛,甚至是無法避免、無以為繼的悲傷。

恰逢電影問世的20週年,我踏上阿根廷,旅程中沒有想要致意或追尋什麼的意思,甚至連出發前都未曾想起這部經典之作。只是恣意地在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意思是美好的空氣)流連忘返,住在舊城區San Telmo,前往龍蛇混雜卻又人文薈萃的La Boca,每天看著繾綣交纏、濃烈炙熱的tango在街邊上演 ; 然後前往烏蘇華亞(Ushuaia,看著太陽落下的城市),出海看看那個虛假冒名世界盡頭的燈塔 ; 最後前往伊瓜蘇(Iguazu,大水),體會那傳說中的惡魔的咽喉(Devil’s Throat),享受一頓暢快淋漓。

當我瞬間意識到自己跟隨電影中何寶榮、黎耀輝、小張等幾位主角的移動步伐時,已是在阿根廷國境的最後一晚。像是命中注定一樣,〈春光乍洩〉就這樣在20週年的現在,直直地往我心中撞了進來!

然而,我並沒有不開心的事情要去南境的燈塔留下,也沒有要等的人一起站在絢麗的藍色瀑布之下,只是再看一次〈春光乍洩〉,迎來的卻是久違的泣不成聲。

何寶榮總是問著「不如我們重頭來過」,像是賣弄小聰明喊著狼來了的孩子,看似不羈地在重頭來過的雙重涵義裡玩著捉迷藏的遊戲,完全不明白簡單的幾個字卻足以毀掉黎耀輝好不容易建構的安全堡壘,而最終最痛的,仍是失根的自身。而我也在離開16年後,終於體悟到自己還有一個不斷想逃離、卻明白回去總是安全的,一個名為「家」的地方,也了解所謂說走就走、想留就留,根本稱不上是隨心所欲的自由,若無法掙脫心靈的束縛,充其量只是失落與失重的人生。2017年,我終於來到世界的盡頭,不知為何如同小張一般,突然之間很想回家。

來不及去BAR SUR朝聖,但也無所謂了,如果沒有遺憾反而是種遺憾吧!更何況我想我會重返這多彩的國度,重返這妖嬈的城市。

如果智利的聖地亞哥是一瓶霸氣外露的Pisco(註),那麼,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就是一支極度黏著的Tango,令人興奮,卻也令人窒息。

註:皮斯可酒是一種由葡萄發酵蒸餾而成的烈酒,多年來智利與秘魯兩國就皮斯科酒的發明源流爭論不休,然兩國製作手法和流程也不盡相同。

-

後記:

很多人問我,如果要去布宜諾斯艾利斯,要待幾天才夠?我總是笑著說,不管幾天都不夠。一般光觀景點如方尖碑、總統府(Pink House)、五月廣場、七九大道等,不會花上太多時間,也不需要在這裡贅述。然而,好些個值得參訪的場館,以及城市新舊交融、流動變遷的氛圍,卻需要時間慢慢體會,推薦給有機會前往阿根廷的朋友:

● Kirchner Cultural Centre (CCK)
● Recoleta Cultural Centre
● The Fundacion Proa
●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in Buenos Aires (MACBA)
● Museum of Latin American Art of Buenos Aires (MALBA)
● Teatro Colon
● El Ateneo Grand Splendid
● Tango Porteno
● Recoleta Cemetery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