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15.11.17 - In the Forest

|陳文立|庭園造景-2|95×162cm(framed)|2016|水墨紙本設色,礦岩

林中深處 In the Forest|陳文立個展 Chen Wen-Li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陳文立

編輯 / 賴柏衡

 

從自然來到人造花園裡,再逃出人造花園干擾自然。

如同衣櫃總是缺少一件衣服的收集癖,我花園的植物似乎總是缺少那麼一種,拜全球化與網路便利之賜,想要的東西總是按按點選鍵超商到件取貨,連宅急便都可以活體運送 ; 在溼熱海島氣候的台灣只要你願意購買,不管是沙漠裡、寒帶地區、雨林中生長的通通可以收進你的祕密花園裡,任其那些動、植物們與自己的花園適應、磨合,或是走向死亡、衰敗。

候鳥遷徙的季節時,總能看見很多燕子在空中盤旋覓食,這時就會撿到一些不知何故飛不動的小雨燕,我怕家犬會去啃咬於是就幫牠做了保暖,但往往還是會慢慢地虛弱死去,看掌中的鳥最終還是難以抵擋大自然的淘汰,感受牠們溫度的消逝,總令我對生命無常感到不安。

我認為世界上沒有不對的生物,向來只有不對的時空、位置,就像是流浪貓狗的問題,人類馴養他們好幾百年培養出不同品系與種類,嚴格來說他們已經是屬於人造花園的一部分,不全然屬於自然,流浪狗在人跡稀少的公園繁衍下一代,然後在野外捕捉原生動物為食,放任貓狗在野外獵捕是對自然生態的傷害,即使他們傷害的是一條人所畏懼的毒蛇,但毒蛇的利牙是為了生存的演化,牠們在食物鏈中扮演抑制齧齒類的數量,而不是人類腦補出來如大蟒蛇般恐怖電影情節。

工作室旁的小空地有很多空間可以綠化,裡面種了很多空氣鳳梨(Tillandsia),那是一種不需要土壤附生在樹上可以懸掛種植的植物,讓人困擾的就是容易被風吹落,圈養在院子裡為了除草還會生蛋的寵物雞、鴨會去啄食掉落在地上的植物,每當發現植物少了的時候,通常不是屍骨無存就是殘留幾片葉脈,這時只有哭笑不得的心情,我的動、植物天地一直都維持著這種和諧卻也緊張的關係。院子圍欄裡除了鴨之外,圍欄外還有一群想跳進去獵殺牠們的家犬,狗兒每天放風時間一定要來巡一巡雞鴨有沒有乖乖待在圈養範圍內,如果沒有就會上演雞飛狗跳的混亂場面;每次看見這場景都讓我聯想到爭議已久的流浪狗問題,貓狗會在外面流浪起因人類的不負責,很多愛心人士又會在野外餵養流浪貓狗使他們壯大,如果沒有結紮就會大量繁殖變成外來族群獵殺在地野生動物。餵養流浪動物的人我相信是出於善意想幫助牠們,就像我想挽救墜落的羽燕,只是當我們去介入某些事情時,卻往往沒有考慮到是不是有其它的後果會發生如同「蝴蝶效應」。

人類總是想收集各種稀奇百怪的東西放在自己的眼前,但有時候就會忽略他們本身可能是會互相干擾的,為了除草的鴨子會吃掉原本拿來觀賞用的植物,當成人類最忠誠的伴侶「狗」養在家裡可能是為了警戒、防衛,但牠就是會去獵殺飼養的禽類或是野生動物,我們總是想挑戰、控制大自然的生存規則,只有我們重新讓自己意識到作為生態系的一員,用生態倫理學的角度重新看待這個世界似乎才是最好的辦法。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