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15.11.17 - Planeta

白雨

Planeta|白雨個展

撰文 / 白雨
編輯 / 郭書殷

白雨:「我始終是個有科幻精神的山水迷。」

2006年於故宮觀賞了宋畫大展「大觀」後,北宋山水繪畫便為我心中之典範。經長期閱讀,由雜食而博而專之後,深知山水畫乃是一種描寫理想性世界的藝術手法。但,世界之大、素絹之小,如何在世界與內心這芥子須彌的極端中取得平衡?古典大師們已經紛紛的用極為優秀的視野做了多元而經典的詮釋。然而,在時代的推進之下,山水畫從藝術家對世界的體會與描寫,漸漸轉變成個人抒情式的表現,又於鴉片戰爭後,隨著不平等條約而來的強勢文化衝擊東亞文化圈;又經過二次世界大戰民族意識的抬頭,水墨(山水)畫似乎漸漸已不純粹是對於理想世界的闡述,而是被賦予更深厚複雜的文化責任。

也許是該重新思考山水繪畫的原意了
It’s Time to Rethink of the Original Meaning of the Chinese Landscape Ink Painting.
六朝宗柄是這樣形容山水畫的:「……且夫崑崙之大。瞳子之小。迫目以寸。則其形莫睹。迴以數里。則可圍於寸眸。則其見之彌小。」

自古以來,山水畫便是描寫世界的一種方法。我熱愛的北宋山水更是自成一格的宇宙系統。在古典大師的作畫視野中,世界大多是以「中原」的概念運行。然而,現今世界因資訊的發達而讓我們知道世界已經並非某一塊土地,而是除了地球之外,有更多數不清的隕石、衛星、行星。人類有認識世界的渴望,就如同彼時的巨幅山水是畫家體悟世界後再藉由繪畫抒發主觀情致的表現。也許是侷於現實困境的逃避、也許是純粹的醉情於大自然、也許是呼應著文學意境……等等,山水畫始終承載著既空幻又實際、既詩意又剛強的多元面向。

Planeta[1]
我的兒時夢想便是可以飛出地球到其他行星遊歷、居住。所閱讀之著作與電影也多是如星際大戰、鋼彈…等這類描寫關於地球之外生活樣態的作品。另一層面,我認為水墨畫發展至此承載了太多責任與期待,若將時間拉回至宋朝或其他時間點來看,水墨其實就如同現代人於日常生活中擅長且唾手可得的媒材般輕鬆而自然地使用著。也許民族與文化的責任也許在我有生之年都不會有解答,但若跳脫出地球觀點的框架來思考,現有的地域、民族、文化將不再有意義,屆時剩下的就是單純的體會和詮釋。
經多次思考與碰撞,試著將山水繪畫變成具有宇宙世界觀的作品便是我一貫追尋的脈絡,因此將本次個展取名為【Planeta】,期待以宇宙、藝術、水墨之碰撞激發觀者更多不一樣的思考與想像,並不斷自我提問以古典技巧放置到當下的生活想像中,這相互刺激的結果為何?不停想像著在未來時空中,若人類的生活已經跨出了地球圈,而我將會是一位悠遊於那時空中旅行的畫師,盡情體驗能力所及可到之處,並將這份描寫世界的欲望情懷付諸行動。

[1]Planeta為西班牙語,有星球、行星之意。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